猫入狼口 by 夜梦姻人

14狼夏×28雪豹五

人兽(兽+兽)/排卵期/发情期/野战/强奸变和奸/失禁/假孕流奶




五条悟掀起衬衫下摆擦拭溅上血的墨镜,轻柔的白色布料看起来价值不菲,它的主人显然不在乎沾染血污后高昂的清洗费,只是显得有些烦躁,尾巴在身后频繁地上下摆动拍打空气。

冬末春初,最麻烦的季节,单身兽人们在这几个月随地发情,治安不稳定到连体型庞大如五条悟深夜加班回家路上也会被骚扰。他刚揍扁四五只抱团堵他的狗,满身血腥气拦不到出租车,好在离住处不远,他将墨镜推上鼻梁,选择步行回去。

倒也不是他性格贞烈,成年雪豹的发情期也在困扰着五条悟,他已经连续几周食欲不振,可阴茎后面额外的生殖器官让他不得不谨慎。体温升高,胸部和乳头胀痛得像有乳夹无时无刻在揪扯他,以及阴部潮湿,种种征兆都在提醒五条悟他已进入排卵期,随便跟人无套打炮大概率揣上一窝崽子。

今天临时通知加班,兜里的糖早就吃光了,五条悟搜刮两个空空的裤袋无果,只好憋着火忍耐低血糖的阵阵头晕继续走。

熬夜缺糖和打架消耗的体力让排卵期的雪豹放松了警惕,五条悟被一道黑影勒住腰拖进草坪时走了神。偷袭他的那个人掐着他的后颈,姿态强硬地将五条悟脸朝下按在草地上,刚冒出点尖芽的草叶刮得五条悟发痒,两条胳膊都被对方反别在身后,力气大得就连他都一时难以挣脱。

又一个乱发情的强奸犯?五条悟心中纳闷今天他怎么如此倒霉。男人从后面压过来在他头发和脖子里闻闻嗅嗅,犬科的特征,五条悟艰难地拧过头往后看一眼,尾巴下垂,是黑狼。

“请帮帮我。”黑狼贴在他耳边边说边吸,声音意外的年轻,可能是刚迎来第一次发情期的小崽子,不懂怎么处理情急之下出来猎艳。五条悟思考着等会儿报警会不会被反咬自己诱奸未成年的可能性,锋利犬齿突然叼住大动脉惊得他立起了耳朵。

“我不会伤害你——如果你配合的话。”压迫感稍微松了一些,黑狼又开始亲密地蹭他,用很喜爱似的语气称赞道,“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猫。”

发情期时没有配偶的狼族大多选择随便去抢只母猫,炫耀般的对夏油杰描述猫科动物是多么柔软。夏油杰无动于衷,他先天发育的早,十四岁长到一米八几,阴茎也装不进贴身牛仔裤的裤裆,被迫把裤子全换成了阔腿的款式。

以他的体型,一般的猫根本装不下,到了发情期时更有直接被弄死在床上的风险。所以夏油杰虽然喜欢猫,长到现在也没谈到合适的猫科朋友,大型猫科动物在城市里极为稀有,因此他看见五条悟时压根没往豹子那方面想。骨盆宽阔,身材高大,看起来还是只不会怀孕的公猫,是再合适不过的对象,情欲上头的黑狼顾不得他的举动正在违法的边缘徘徊,急于把五条悟的裤子扯掉插进去。

他的髋骨真的很宽,夏油杰在对方不配合的状态下单手艰难地把他拉链解开,只能扯到大腿根就卡住。五条悟在他下面扭动得像条倔强的鱼,嘴里冒出的骂骂咧咧从老子才不是猫到别他妈脱我裤子。他内裤湿得透出水渍,夜风一吹里面裹着的肉花直哆嗦,夏油杰抽了抽鼻子,感觉味道不对,湿的位置也太靠后。想摸的手刚伸过去猫就挣得愈发用力,夏油杰不得不两只手都去按住他,压着五条悟的腰迫使他抬起屁股,弓腰拿鼻梁拱开湿润的布料边缘。

“…原来是母猫?”夏油杰脸还贴着他后面,说话时热气都扑在会阴处的女阴,猫猛地抖了一下。

又不像是完全的母猫,能看到垂着的囊袋和阴茎。器官一应俱全,意料之外的画面让夏油杰短暂地冷静了一下,“你会怀孕吗?”

五条悟情绪波动,低血糖反应得更厉害,昏昏沉沉的浑身无力。感觉自己恐怕在劫难逃,不如趁这人理智尚存争取把损失降到最小。“别碰它,你可以插我后面。”不敢说真的会怀孕唯恐让强奸犯更兴奋,雪豹粗绒绒的长尾讨好的攀附上夏油杰的手臂蹭动,拉着他往花穴上的后穴去。

那里褶皱陷在臀肉凹陷的阴影里,在狼族良好的夜视能力注视下无处遁形,指腹按压时紧紧的缩起来手感柔韧,它闷在内裤里一整天,此时也是潮湿的。手指叩门似的敲了几下五条悟就咬牙切齿地放松了括约肌,接纳异物入侵柔软的内部,紧窒高热的肠腔吸得夏油杰手指发麻,鸡巴烫得快要在裤裆里引燃一团火,把它掏出来吹冷风也没什么作用。

随着时间推移,发情期里的黑狼每分每秒欲望都在水涨船高,没耐心搞前戏,一心只想快点钻进温暖的肉洞。散发着惊人热度的坚硬龟头挤开臀缝,抵住褶皱中心的小孔烫得它痉挛般不停翕合。直接插穴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五条悟恐惧地用尾巴往身后男人的胯间扫,试图将他推开却反倒让狼人爽出了一声颤抖的喘息,随即亢奋地抓着五条悟的屁股就狠狠往里撞。

“啊!”很大一团猫被顶得硬是回光返照,往前挣扎着爬了一步,紧接着又被捉回来。湿润度和扩张都做得远远不够吞纳这个规模的阴茎,五条悟穴口被顶得生疼,直接破开大概率会撕裂,费力地拧转着脖子试图劝哄发情的狼冷静点。

墨镜早不知道掉哪里去了,五条悟迅速蓄积起两汪泪水,期望靠脸卖惨能得到怜惜,他喘着气侧转过脸,终于是看清了想肏他那人长什么模样。除开令人出戏的刘海,他长得不错,很符合五条悟的审美,脸和身材都早熟,耳朵和尾巴的毛发又确实显示他还是青少年。颇有魅力的雄性应该不至于当街抢猫,五条悟正发散思维,后穴口的鸡巴涨大的趋势立刻提示他原因——肉刃找不到合适的刀鞘,难怪他刚刚夸自己体型大。

那也不代表他能无需润滑就吞进去啊,五条悟额前冷汗直冒,说不定比他年纪小一轮的狼人双眼通红,他埋头又硬塞了几下无果,抬眼看向五条悟时神情几乎可以说是委屈了。五条悟在可怜巴巴的眼神攻势里败下阵来,没想到被强暴还要教对方怎么肏自己,他问夏油杰的名字,亲切的叫他杰,尾巴安抚地围绕着肉棒撸动,像是哄一条囿于情潮躁动不安的狗狗。

“还不够湿…”他对夏油杰解释,本意是想让后者再给自己做些扩张,黑狼只听懂了字面意思,撤开鸡巴埋头去舔他瑟缩的褶皱。

排卵期的雪豹私处味道刺激着狼族灵敏的嗅觉神经,他的舌头同样灵活,五条悟从没被人口得这么爽过。热情填满了技巧不足的空缺,恨不得整个钻进去似的,几乎要将他从下往上的吃掉。舌尖顶开褶皱探进里头时五条悟垮了腰,鉴于他此刻跪趴的姿势,臀部就翘的更高,两瓣丰盈的软肉禁锢在卡着大腿根的裤腰里,勒的它们满溢出来,像穿了塑形衣的女人胸部那样沟壑幽深。

夏油杰吃得不方便,撕他裤子的动作急的堪称粗暴,五条悟大腿后侧被刮得生疼,因为被这样对待而兴奋得双膝发软,夏油杰在他内部翻弄的舌头尝到酸涩的湿意。现在够湿了,他抿了抿嘴唇,无视肠肉拼命的挽留抬起脸。后穴没寂寞多久,五条悟听见身后草坪受摩擦发出的一阵窸窸窣窣,他知道夏油杰要进来了,认命的低头咬住折腾得松垮堆积在下巴的衬衫领。

肉刃破开身体时五条悟还是痛得从齿缝里挤出哀鸣,双肩剧烈的颤抖,草叶被手指攥碎,清新的植物气息也掩盖不了交合处淫靡的味道。性器甫一插入就火急火燎地肏干起来,发情的狼每回都往最深的地方捅,贪馋那里少有开发的更紧实的肉壁,夏油杰跪立在他身后,挺腰的频率让五条悟怀疑操自己的其实是只兔子,臀尖都给拍撞得火辣辣的刺痛。

得益于他生猛的干法,和五条悟良好的适应能力,穴里畏缩箍紧的嫩肉挨了几十下粗鲁的压迫鞭笞就纷纷敞开,乖顺的在它进来时为它让路。后穴操开了捅软了之后疼痛消退,五条悟肚子里装着不合尺寸的一根肉棒,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被捣碎,未曾有过的体验让他感到害怕,尾巴蜷到嘴边咬住舒压。

“里面…好舒服…”黑狼抓揉着两瓣细腻软滑,无师自通地将它们往中间挤压,制造抽插时更多的一段紧致包裹感。五条悟听他感叹忽然想起自己可以努力让他早点射,屁股就可以少遭些罪,穴口的褶皱被撑得平整,酸麻得无力夹紧,他只好深深吸气收缩小腹,甬道蠕动着吸嘬里面作乱的阴茎。

头一次开荤的年轻狼人耐不住诱惑,柱身和冠头细密的吮吸感爽得他腰和老二都快化掉,跪立不稳上身趴到了五条悟后背。往前下压的体位改变使他的鸡巴戳到了另一个角度的深处,坚硬的龟头似乎撞上一团更紧更湿热的柔嫩,猫耳朵上的绒毛都炸开立起,夏油杰听到他崩溃的哭腔,“不行!不要顶…呜…”

夏油杰没有结肠口的概念,但他猜到这里是五条悟的敏感点。猫既然没喊痛,那就是爽,所以他对五条悟的哀求和挣扎充耳不闻,下身继续怼着那处碾磨戳刺。顶一下五条悟就哆嗦着叫一声,尾巴也咬不住无力地垂在地上。

阴茎铃口流的前液和五条悟后穴里出的水随着抽送的节奏溢出,流淌至下面的女阴,夏油杰操他后穴时两颗沉甸甸的囊袋一直反复拍着他的花穴,两片阴唇都涨红了鼓鼓的微张,露出一丝水红的内里。肚子深处隐蔽脆弱的秘地不堪其扰,终于在执著的叩击下门户大开迎接了夏油杰的鸡巴,火热地紧紧拥抱闯入撑开自己的粗大。结肠口之后的甬道简直比之前肏的部分还要美妙,夏油杰舍不得拨出,就整根抵在深处小幅度快速抖腰,胯骨挤压着五条悟的屁股推出层层肉浪。

猫埋着头,被肏进结肠的刺激让他短暂的昏迷了一会儿,前后穴里都涌出蜜水来。夏油杰还在他里面动,他涨得很虚弱,即使爽得想尖叫最终喉咙里也只能发出绵软的哼声。打桩似的捣弄持续到五条悟头晕眼花也没有要射精的征兆,作为处男夏油杰久的离谱,软嫩的肠壁磨得肿痛,猫累得彻底瘫在草地里撅着屁股挨操,连他的鸡巴都颤抖着被插射了一次,腰累得快断掉,实在没力气继续应付身后似乎永无止境的打桩,艰难的反手去够夏油杰的脖子抚摸,给黑狼顺毛。

“很累…嗯…里面不是很舒服吗,射给我好不好?”手指来回爱抚着颈侧的皮肤,渐渐感觉不对,夏油杰没回应他,而且手里肌肤的触感似乎变得毛绒绒,不会吧?五条悟瞳仁惊恐地抖动着抬头望向夜空。今晚是月圆,夏油杰要变成彻底的黑狼了,被人强奸是一回事,再被狼强奸他真的怕被弄死,五条悟趁夏油化形的那几秒从他的鸡巴上挣脱开,绝望的发现自己腿软得一时站不起来。

彻底化形的黑狼双眼幽幽的闪着光,刚才穿着衣服看得不够直观,狼形态的夏油杰皮毛光亮且身材强壮,他一面牢牢盯着五条悟一面靠近,空气里充满危险的压迫感。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原地不动,贸然起身逃跑也许会直接被咬断喉咙,五条悟也不清楚夏油杰现在还剩多少自我意识。黑狼凑过来嗅他的小腿,伸出粗糙湿热的舌头舔了一下,这是犬科的示好行为,五条悟尝试着递过手去,黑狼重复了这套亲昵的动作,五条悟松了口气。

发情期仍在持续,通红的狼屌从下腹的毛发里挺立而出。黑狼蠢蠢欲动的拿湿润的鼻尖拱五条悟没合拢的腿心,吭哧吭哧地喘出白气,撩拨的五条悟穴里骚动发痒,挠着他的耳根轻声引导,“别用牙齿,用舌头舔是可以的。”

“啊——”高于自身体温的柔韧烫着私处的花瓣,五条悟爽得身子后仰,双手撑在身后的地面对夏油杰张开腿。逼里因为其他物种的舔舐兴奋得抽搐,排卵期更粘稠的宫颈粘液从小小的阴道口流出,黑狼的舌头悉数卷走,他舌面很宽,整个女穴和周围那圈皮肤都被翻卷的湿漉漉的。

愈发浓郁的猫味是对黑狼的鼓励,舌头舔弄的更卖力,五条悟眯着眼昂着头哼唧了几声,犹嫌不够,抬起腿环着狼的脖颈难耐的在那一身略刺的皮毛里磨蹭。“好热…杰的舌头好棒…咿…!水要流出来了…”面对听不懂话的动物完全抛弃廉耻的呻吟着,手伸到下面去自己分开阴唇好让包着的阴蒂得到更多刺激,仅靠一边手臂难以维持平衡,五条悟歪倒在草地里满脸潮红。

小腹急促的起伏着,在一声高亢的喘叫里慢慢趋于平稳,花穴深处蓄积的爱液从阴道口里急促的涌出。高潮期间黑狼的舔舐仍在继续,五条悟爽得阴道内里痉挛不止,一股股喷在狼的嘴边和舌面上,黑狼渴水般舔着吞着,喉咙里发出兴奋的呜咽,“乖孩子。”五条悟喷完最后一次水,无力的软倒大口吸气,抬手摸了摸还没喝够急切地舔着花穴小口的黑狼,享受潮吹后余韵蔓延周身的酥麻快感。

“诶、里面没有水了。”推推狼埋在腿间乱拱的脑袋,五条悟高潮完很好说话,看夏油杰憋得难受心就软了,“插进来吧,但是要轻一点。”

他拨开阴茎将湿红成熟的女穴展示给夏油杰,黑狼看红了眼激动地扑在他身上,两只前爪扒着他的肩膀。怒涨的巨大性器直挺挺地戳着女穴的小洞,五条悟慌了一下,双手握住冒进的肉棒,变成狼之后那根玩意更大了,里面还有阴茎骨所以硬度也很恐怖,五条悟握着它缓缓放到洞口贴住,一人一狼都为接触的感受低声叫了出来,“慢慢进…你可真长。”五条悟从根部撸到顶端估量着狼屌,毫不怀疑他捅穿自己子宫的可能。

冠头挤开花苞深入紧迫的阴道,腹腔里的酸软感越来越重,攥着黑狼阴茎控制深度的手也握不牢松懈下去。发情的黑狼没了限制,粗长的兽根霎时长驱直入,甚至靠着阴茎骨顶开了花道末端的宫颈口,被狭窄的宫颈夹裹得嘶鸣一声,继而在里面狠狠冲撞开拓更多空间容纳未进入的柱身。

五条悟紧紧薅着黑狼的毛发,他被顶得几乎背过气去,两眼翻白了好半天才从穴里激烈的翻涌肏弄里找回一丝神志,这事夏油杰已经插进他子宫里去了。全捅开了身子之后猫逐渐享受起前所未有的性交体验,黑狼的鸡巴那么长,无时无刻都在彻底贯穿侵占着内里。龟头的边缘刮着花宫内壁,搅得他脑子都空了只剩情欲乱晃,肉柱上盘错的筋络进出时磨得他失声尖叫,骚浪的真像叫春的母猫。

他们动静太大,有路人闻声来看热闹,五条悟被操得迷迷糊糊眼睛都睁不开,忽然感觉夏油杰扑到他身上死死压住,头转向旁侧发出威胁的低吼。猫被黑狼胸腹的软毛闷住脸,扭动着冒出头想看看怎么回事,路边一只灰熊朝他打了个手势,“要帮你报警吗?”

五条悟迟钝的反应了一下,最后摇摇头搂住身上的狼以示他们关系亲密,“不用了。”

不速之客当他们是发情期野战的小情侣,转身走远后夏油杰按着他动得更激烈,鼻头撒娇似的在五条悟脸上蹭,舌头舔得他痒得笑着躲,捧住他毛茸茸的脑袋揉搓。爪子下移到五条悟胸前轻轻按压,肿痛发涨的乳肉被厚实的肉垫踩奶般按摩,五条悟挠着他的后背的毛,边喘边说我看你才是猫。

花穴撑得完全绽开,大小阴唇都被操成熟烂的艳色,包裹着狼屌根部随着进出的节奏一鼓一鼓,欲求不满的滴着花露。阴茎催熟了青涩的花心,淫水冲出穴口将黑狼下腹的毛发湿得打绺。这次高潮后那种电击般的快慰盘旋在小腹迟迟不退,随着夏油杰粗暴的抽插还有愈演愈烈的架势,他穴里热得不停流水,子宫长期含着乱撞的鸡巴,恍惚中竟有种近似胎动的错觉。

夏油杰挺动的顺利,幅度就越来越大,每次抽出半根再狠狠全数捣回子宫里,拍出大片装不下的淫水。子宫口在狂风骤雨的侵入里瑟瑟发抖,每次含进粗烫肉棒都十分辛苦,五条悟肚子里涨,那酸涨又逐渐转移到胸口,一直疼痛的乳头在衬衫下耸立起两粒小尖。

黑狼好奇的舔着奶尖,隔着濡湿的布料触感更觉粗糙的受不了,痛和痒混杂着折磨他红肿的胸乳,五条悟索性解开黏在胸部的衬衫自己揉捏。原本结实的胸肌变得绵软饱满,上面颤巍巍的奶尖被夏油杰当成美味的食物叼在口中,避开锋利的牙齿用舌头来回拨弄,舒缓了里头的涨意。五条悟呻吟着托着乳肉小心的抓揉,忽然乳孔一股愉悦的通顺解压的异样感,爽得他叹息着挺胸,之后他就感觉到什么东西从乳头里流了出来。

子宫被操得生理假孕,居然还喷奶了,五条悟顾不上羞耻,急着一下下挤着乳肉让涨得他疼痛的奶水排干净。甜腥的奶水顺理成章进了夏油杰嘴里,黑狼边颠得他两颗奶尖上下抖动边舔净挂在嫣红乳头上的乳白液体,呼哧呼哧的喘息透露着他有多亢奋,五条悟舒服得哼哼唧唧夹紧花道回报他,又甜又浪的咬着他耳尖夸他是好狗狗。

阴道里的饱胀感比之前更甚,五条悟蹙眉看着夏油杰趴在他身上停了下来,穴口进去不太深的地方还有硬硬的东西在往两边撑开他,忽然明白了是黑狼要在他里面成结灌精。没戴套,他还在排卵期,成结内射,高危性行为三要素凑齐了,五条悟无力地推着纹丝不动压着他的黑狼,明知无用还是出于恐惧和甬道里的胀痛哀求他出去,“太大了…疼…不要射里面好不好,至少别在子宫里——唔嗯!”

狼屌根部的茎头球完成了最终的膨胀,宽度是原来的三倍,牢牢的锁住了五条悟,他撑到极致的边缘,连呼吸都不敢幅度太大生怕撕裂。龟头在子宫深处颤动,精孔大开,大股灼热的精液有力的打上子宫内壁。

漫长的射精仿佛没有尽头,五条悟僵硬着动弹不得,眼泪淌的满脸都是,黑狼细心的为他舔去。宫腔里已经装不下,连阴道里也满是黑狼的精水被锁住无法排出,五条悟的肚子真如怀胎三月般隆起弧度。满肚子的精液越来越沉重,附近的膀胱受到挤压隐隐有了尿意,夏油杰又从外面压着他,猫抽泣着说不行了你先起来,狼听不懂,反而以为他想逃而压得更紧。

失禁时他好像又高潮了一次,躺着的姿势阴茎尿不出来,只好从女穴的尿道里断断续续的漏出来,自己的大腿和夏油杰的下腹都是温热的液体。猫捂住脸崩溃的一抖一抖,肌肉酸麻无法自控,等它自己结束后可能是做得太过火,羞耻或是虚弱得无法维持人形,在黑狼身下变成了一只很大的雪豹。

都是兽形态就容易多了,五条悟比夏油杰大了整整一圈,装满后者绰绰有余。黑狼趴在他肚皮上愣了愣,随即欣然接受并且十分喜爱的舔起五条悟脸颊的毛,两只大型动物下身锁闭在一起,精液在雪豹的子宫里堆积,暖流涌荡着充实又温热,雪豹的声带缺乏弹性组织,只能发出沙哑又委屈的类似猫叫的尖细呜咽。

等待结消退时五条悟疲倦的打起瞌睡,他的发情期也得到缓解,如果他早点变成雪豹说不定生殖隔离还会起点作用,现在累得实在没心情纠结是否会揣一窝混血崽子。夏油杰还在他脖子里舔来舔去,吸猫吸得心情愉悦,还凑过来用嘴含住五条悟的吻部表达友好,五条悟困得眼皮发沉,龇牙恐吓也显得毫无震慑力。

算了,上都被上了,也不差让他舔几口,五条悟用爪子实在扒拉不开夏油杰的脑袋,干脆躺平选择享受。

大约二十分钟后黑狼从他身体里退出来,变回了人形,很有觉悟的跪坐在五条悟旁边等他处置。昏昏欲睡的雪豹消耗了太多体力,他还在低血糖,一时半会儿无法恢复人类外表,他瞥了情潮消退人模人样的夏油杰一眼,甩了甩尾巴翻身爬起,穴里盛不下的精液顺着臀部的毛发滴落在草地里。

“别愣着,送我回家,还是你希望我这副样子独自走路上再被谁拖去强暴?”

夏油杰小心翼翼的把大猫抱起来扛在肩上,倒让五条悟蛮意外,他其实只是想让夏油杰跟着他走就行。

“你不生气吗?”夏油杰的脖子就在五条悟嘴边,后者做了个要咬他的假动作,又懒洋洋的在他肩头趴好,“我可生气了,发情期的假本来打算和年假一起放,你和学校请过假没?”

夏油杰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那就好,五条悟说,前边路口左转,去便利店买一连避孕套,再敢内射我真的会咬你。




【fin】

183 Likes

好香好香:heart_eyes:

好香!!!我吃吃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