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想要喝牛奶 by 夜梦姻人

猫入狼口 后续

兼职轮班今天刚好给夏油杰排到了夜班,虽然已经提前给家里的雪豹发过消息,告诉五条悟别等他早点睡,回家一开门,果然后者又趁无人看管偷偷熬夜打游戏。自从怀孕之后五条悟被夏油杰迫着改掉了很多生活上的坏习惯,缺乏营养的甜食要限量摄入,下班后的游戏时间也严格限制。

 

但孕期的身体确实没能允许他玩太久,手柄掉到地毯上,电视屏幕早就卡在死亡界面不动了。猫扒着抱枕蜷在宽大的沙发里睡得正熟,喉咙里发出猫科动物特有的细小的呼噜声,夏油杰轻轻走过去关掉电视,把睡得软绵绵成一团的大猫抱起。

 

从查出意外怀孕到结婚不过是两个月前的事情,夏油杰高考结束后两个人就开始同居生活,做的频率也水涨船高。尽管每次都有安全措施,也不知哪次黑狼发情时涨大的结戳破了安全套,让五条悟揣上了崽子。

 

大学校园里犬科动物都是很受欢迎的,作为一只强壮高大性格却很温和的黑狼,夏油杰在雌性和雄性那里都吸引了不少目光。正是应该享受丰富校园生活的时候,没想到刚入学不久,他拒绝别人追求的理由就从“我有男朋友”变成了“我已经结婚了”。

 

最开始五条悟没想留着意外收获的崽子,觉得夏油杰的年纪做父亲还太早,孕前期他没什么反应,等到感觉生理期过分推迟去看医生时才得知自己怀孕。五条悟在医院里给正在上课的男朋友发消息,流产需要上麻醉得有亲人来签字,夏油杰当场逃课赶到医院,一路忐忑不安生怕到医院时五条悟已经进了手术室。

 

五条悟很少能见到夏油杰这么慌张的样子,比他小好几岁的男朋友总是平和冷静,倒显得五条悟更不靠谱。连拉带拽将不明所以的雪豹带离了医院,夏油杰嘴唇张开又合上,最终放弃了思考,直接选择跪地求婚。

 

“我想和悟一起照顾这个孩子,可以留下它吗?”

 

换作别人可能缺乏说服力,但五条悟相信夏油杰确实可以照顾好未来的孩子。黑狼恳切的看着他,五条悟沉默了一会儿,伸手把夏油杰从地上拽了起来。

 

他们什么都没准备,未婚先孕来的太突然,夏油杰连戒指也没有。五条悟后来反思应当是孕期荷尔蒙失衡,让他脑子一热晕晕乎乎的就答应了夏油杰,从医院直接转到区役所领了结婚证。

 

放到床上的全程动作尽可能轻缓,给五条悟盖好被子的时候他还是醒了,朦着一双蓝眼睛看夏油杰,让夏油杰责备的话全咽了回去。“今天身体感觉怎么样,孩子闹你了吗?”说着就蹲下来,俯身把脸颊隔着被子贴到五条悟的腹部。

 

怀孕后猫科动物脾气变得柔软,坐起来把自己瘫进夏油杰怀里,尾巴也缠上恋人的大腿。沉甸甸的黏着他不愿撒手,“杰,我饿了。”夏油杰熟稔的撸着猫,问五条悟想吃什么,后者没答话,缠在他大腿的尾巴又往腿心绕了绕,“想喝牛奶。”五条悟闪着亮晶晶的眼睛朝他要,盯得夏油杰裤裆发紧。

 

他当然知道五条悟想喝的是什么,从五条悟查出怀孕到现在他们做过的大部分都是边缘性行为,每次浅尝辄止的互相抚慰反而将情欲压抑的愈来愈多,有几回夏油杰险些就在男朋友的诱哄下真的插进去。并不算美好的初夜给当时还是未成年的夏油杰留下了阴影,他不愿意再做出伤害五条悟的事情,又在对方的引诱下往往难以自持,干脆在他怀孕后对亲热行为能躲则躲。

 

“我先去洗澡。”残忍的把猫又塞回被窝,转身正要走,五条悟眼疾手快先攥住了他的尾巴,“我也还没洗,和杰一起洗吧。”边说边摸着隆起的腹部,状似苦恼的抱怨道现在弯腰都不方便。

 

夏油杰信以为真,当然不会再拒绝,本着照顾怀孕妻子的态度兢兢业业地把五条悟剥光。猫泡在浴缸里,夏油杰坐在浴缸外给他揉搓出满头泡沫,舒服是舒服,和五条悟预想中的不太一样,夏油杰似乎铁了心不愿进来和他共浴。勾引失败索性转换攻势,捂着脸开始假哭。

 

“杰好无情,才刚怀孕五个月,连碰都不肯碰我了,年轻人变心都这么快吗…诶?”

 

手被攥着拉到夏油杰胯下,挨到一根熟悉的坚硬且滚烫的肉具。五条悟下意识握住,阴茎在他手里勃勃跳动着,耳边传来夏油杰有些低哑的警告,“别哭了,悟,再哭它就忍不住了。”

 

烫人的温度烧得五条悟双颊浮出兴奋的红晕,腿不自觉夹了起来,夏油杰将阴茎从他手里抽走,强行无视硬的难受的性器,挺着鸡巴跨进浴缸,开始专心清洗浴缸里的雪豹。硬着很难受吧,五条悟靠在夏油杰胸前,不老实地拨弄着那根迟迟无法平静垂软的肉柱,说我想喝杰的牛奶,杰给我喝好不好?夏油杰终于忍无可忍,跪立起身堵住了五条悟的嘴。

 

雄性气味浓厚的填满口腔,五条悟终于吃到心心念念的肉棒,立刻深含进喉头,舌头灵活的绕着柱身打圈。龟头顶到紧迫的咽喉,夏油杰克制着自己别挺腰往里顶,双手不自觉抓住了五条悟后脑,“唔……”口中的肉棒涨得更大,五条悟放松喉咙,尽力做了几次深喉就觉辛苦,只好吐出来一截,用手握着根部,舔雪糕一样反复舔着敏感的前端。

 

马眼溢出的清液都被舌头卷走,舌尖不断扫弄着那个小孔,试着往里戳刺,手也没闲着一并撸动着没吞进去的柱身,揉着沉重的囊袋。牙齿轻压着系带部位,适当的疼痛衬托得快感更鲜明强烈,五条悟了解夏油杰柱身上所有敏感的地方,唇舌撩拨得憋了许久的青年没过多久就坚持不住。

 

“要射了,悟。”夏油杰捏捏猫咪的后颈,往后挪了挪腰示意五条悟吐出来。后者就在等这个,自然不肯放他走,攥着阴茎催着精液出来似的着力吮吸,两腮凹陷下去更紧的压迫着口中的肉棒。增强的吸嘬感爽得夏油杰腰椎发麻,小腹上的肌肉绷紧,精孔一松就射在五条悟嘴里。

 

一股股精液浓厚的要含一会儿才能化开咽下,五条悟的喉结缓缓滑动着,喝完之后还依依不舍地继续嘬了几下逐渐疲软的阴茎,确定里面没有剩余才松口。“好喝吗。”夏油杰揉着他茸茸的耳朵,他脸皮被五条悟磨练的厚了,现在说这种程度的骚话也不会尴尬。

 

好喝,五条悟点头,孩子说他也想喝。他大言不惭的睁眼说瞎话,拉着夏油杰的手往女阴处送,“杰还没帮我洗这里呢,现在我自己看不到,交给你了。”指背蹭到私处娇嫩的肌肤,五条悟抬起一条腿挂在浴缸边缘,对夏油杰敞开下体,屄在水下看的不真切,比直接裸露更显诱惑。

 

心知肚明是想借清洗的名义指奸,夏油杰刚被爱人服务完,也温柔地抚摸着柔软的花瓣给予回应。食指和中指分开,分别没入肉缝里阴蒂两边的沟壑,夹着花蒂的根部来回滑动着为他手淫,五条悟轻哼着往后靠在浴缸壁上享受,修长的手指逗弄了一会儿花蒂,指尖按在最能产生快感的阴蒂头略微用力,抖着手腕振动反复按压。

 

“啊——!”五条悟猛地拱起腰,下身的肌肉都爽得紧绷,夹住大腿又敞开,“好爽…再用力点……嗯!”话还没说完阴蒂就被掐了一下,只是刺激外阴就舒服得五条悟几乎高潮,但身体阈值被开发高了,不插入花穴就难以真正得到满足,五条悟急切的将腿张的更大,哀求着夏油杰摸摸里面。

 

小穴里面也要洗吗?夏油杰的中指顶在洞口,故意问五条悟,雪豹焦急的翕合着穴口嘬他的指尖,“要洗,杰帮我洗干净好不好。”

 

好啊,夏油杰答应他的请求,却没有直接给他想要的进入,而是拿过一边的淋浴花洒,将水流调到细而强,直接对准花穴按上。“唔嗯!呀——”雪豹的瞳孔立时缩紧颤抖,温热有力的水柱直直的冲进逼穴里打到深处,那种冲刷感仿佛一直被接连不断的灌精,小穴里满是温水,一拿开花洒就呼噜呼噜的汩汩挤出阴道,在水里吐出一串气泡。

 

“小穴这么骚,洗一次应该洗不干净吧。”在五条悟大口喘气时夏油杰又将花洒按到洞口,激得大猫又嗯嗯啊啊的叫唤着扭动,这一动水流冲刷阴道内壁的角度也发生变化,阴差阳错喷到g点区域,过载的激烈快感让五条悟摇着头尖叫,“不能碰那里啊啊啊!要去了…!”身体在孕期尤为敏感,直接刺激g点爽得五条悟眼前发白,从深处积蓄而出的淫水因为冲刷不能痛快的排出来,第一次尝到被花洒肏到高潮的体验。

 

见猫高潮了,夏油杰拿开花洒关掉,继续轻轻撩拨着穴口周围延长他的余韵,等五条悟眼睛恢复了焦距,再故意探入穴内一根手指旋转刮擦了几下。抽出来拿到面前看了看,“现在洗干净了。”五条悟还敏感着,轻轻推了他一把,他有点累,又想继续做,要夏油杰带他回床上继续。

 

“真能进去?我还是查一下看看五个月能不能行房…”夏油杰给五条悟腰下垫了枕头,掰开腿之后又开始忧心忡忡的要去找手机,被五条悟拽了回来,“我早都查过了,能做。”他攀着夏油杰的脖子,手摸到他胯间肉棒往自己腿心抵住,在他耳边继续吹气,“而且孕中期的性生活对妈妈和宝宝都有好处。”

 

'妈妈'两个字从五条悟嘴里说出来的杀伤性远超想象,夏油杰双手放在爱人孕育着他们结晶的腰腹两侧,缓慢地将五条悟放倒平躺,珍视的在隆起的弧度上落下一个亲吻。突然纯情的氛围反而让五条悟有些无措,他看着夏油杰沿着弧度慢慢往下吻,头顶几乎被自己的肚子挡住看不到了,之后湿润细腻的吻渐渐移到雌花。

 

“啊……”阴唇被整个包裹进口腔,舔批的快感温柔和缓,五条悟尚有余裕去顺夏油杰的头发,“杰,已经够湿了,你可以直接进来的。”

 

这话不假,五条悟流出来的水已经洇湿一片床单,怀孕让他更爱出水了,仿佛成熟过头的果实,捏一捏表皮就会渗出甜蜜的汁液。夏油杰含着他的花蒂,含糊不清的回答时阴部传来的振动酥麻得他又是一阵呻吟,“可我想吃悟这里。”说着舌尖勾住阴道口吸了吸,五条悟惊叫着又泄了股淫水。

 

屄穴里情动的抽搐着,舒爽过后开始渴望怀念夹着肉棒的滋味,五条悟急切地求着杰放进来,说穴里好痒,杰来给我通一通嘛。好几个月没有真正纳入行为,夏油杰不放心的用三根手指试了试柔韧度,才挺着腰收敛着力道捅开肉穴。

 

太长时间没有吃过肉棒,真喂进来时五条悟难得感觉到撑涨,有点痛,但他不敢说,生怕夏油杰退出去。下面变得更紧了,夏油杰也被层层叠叠的媚肉绞的发疼,他不敢插太深,进到一半就停住,五条悟感觉到穴里的鸡巴不动了,边喘着气边疑惑的看向夏油杰。

 

青年被他的逼夹得额头渗出汗水,撑在五条悟身上避免压到他的肚子,“再进去会不会太深了,别伤到你和宝宝。”

 

五条悟在下腹笔画了一下,指着一处皮肤,“你得插到这里才能碰到宫颈,没事的,继续肏,到了我会喊停的。”

 

于是体内的阴茎试探着继续推进,顶开敏感的嫩肉和褶皱,一点点顶到了宫口前。五条悟呻吟着说到了,夏油杰就在那里停下,他按照这个深度的位置轻轻在阴道里抽送,“哼嗯……好大,杰是不是…啊啊!又长大了…”大猫舒服得半阖着眼,仿佛浸泡在温水里,快感像柔和的海浪一样有节奏的从结合处冲刷发散到全身,四肢都绵软的抬不起来。

 

悟的里面也变得更紧了,一直在吸着我,好舒服,夏油杰小幅度的在肉穴里快速进出,也直白的称赞爱人的身体。五条悟听了睁开眼,嘴角很得意的弯着继续追问,“杰喜不喜欢?”说着用力缩了缩阴道,满意的看见小男友皱眉喘了一声。

 

当然喜欢,夏油杰也回敬他顶在最酸软的一块褶皱,坚硬的龟头戳着敏感带转着磨,玩的猫丢盔弃甲的塌下耳朵,浪叫着求饶才放过他。换回温和的节奏肏逼,宫颈口因为怀孕而紧闭,水不是从子宫里流出来而全是花道里分泌的,徐徐淌个不停,滑得夏油杰都忍不住感慨悟真的好湿,不渴吗,要不要喝水?五条悟哼唧着说现在想喝牛奶,要杰给我牛奶。

 

理直气壮的发骚,夏油杰毫无办法,操了十几分钟,怕太长时间的性爱对五条悟身体造成负担,阴茎在花道里有了射精前兆的抖动。本来爽的昏昏欲睡的雪豹敏锐的感受到了,撒娇磨着夏油杰要他射深点,孩子也想喝牛奶,肉穴使劲嘬着肉棒往里吸。黑狼无可奈何,鸡巴顶在闭合的宫颈口处蹭了蹭,在五条悟爽得浪叫的同时射在宫口上,算是喂给了他和宝宝牛奶。

 

此时肚子里的小家伙有所感应似的,在五条悟宫腔里动了几下,肚子的颤动让两个人皆是一惊,五条悟先反应过来,开玩笑道,“你看,他真的喜欢牛奶。”

 

“别胡说。”夏油杰耳垂发红,从五条悟身子里抽出,又俯身掰开他的穴,捞过手机打开手电检查里面。

 

媚肉的颜色很健康,除了被肏得略红一点,并没有肿,里面的精水流出了大部分,剩下的夏油杰用手指伸进花道里抠挖,也都弄了出来。他做这些时低声的自言自语,“穴这么小,到时候真的能生出孩子吗。”

 

五条悟听见了,“所以剩下几个月杰要好好帮我扩张哦,为生下宝宝做准备。”他随口扯的,没想到夏油杰竟信以为真,边认真的搅着他的穴清理边承诺道我会努力的。

 

雪豹一时语塞,对之后的几个月忍不住产生期待,但面上又不能显露出来,把头扭到一边掩饰,岔开话题,“杰,好了吗,我感觉快维持不住形态了。”

 

夏油杰俯身再仔细检查一遍花道,拍拍他的臀肉说可以了,悟辛苦了。雪豹翻着肚皮躺在乱七八糟的床单里,被夏油杰抱到隔壁的卧室,后者也恢复了黑狼的原型。犬科形态的夏油杰要比平常热情的多,亲密地蹭着雪豹的脸舔舐,互相轻轻咬着,两只毛茸茸窝在一起陷入睡眠。

 

【fin】

151 Likes

:kissing_heart:好喜欢好可爱

11 Likes

好甜好甜,超负责任的小爸爸和可爱甜美的大妈妈,年下好文明 :heart_eyes:

20 Likes

好香

好香啊,怀孕的悟宝好会撒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