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夏油老师x五条家主:五条家主想要被(夏油老师)求婚

,

前情见:夏油老师的老婆本清零计划 【夏五】夏油老师x五条家主:夏油老师的老婆本清零计划

*家主悟是275清冷大猫性格,没有去高专上学,一直深闺养大

*教师杰是二年生班主任,也就是说忧太是他的学生

*四大特级术师设定不变

*不出意料的,杰仍然是个穷鬼

58 Likes

夏油杰和五条悟互相挑明身份后的第一次相遇过得并不怎么顺利,起因是两人就一盒点心的说法起了分歧,夏油杰也是做梦都没想到这种天大的误会是怎么产生的。

“简单来说,这是我为了感谢你免除了赔款账单而准备的谢礼,感谢你的高抬贵手不予计较,是单纯的感激,没有其他的呃非分之想,我这样解释你清楚了吗?”

夏油杰抓抓脑后的丸子,搜肠刮肚给出一段陈情之词。

五条悟没有答话,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不以言表的尴尬。

夏油杰无地自容,就当他准备把礼盒往五条悟的怀里一塞后逃之夭夭时,对方才终于屈尊纡贵的开了口,“所以你来给我送礼……并不是在向我示好?”

“也算是示好的一种吧,”夏油杰又抓抓丸子头,他看出来了,五条悟这样大家贵族的家主大人是那种典型的被封建余孽荼毒出来的乖乖贵公子,因为从小就没接触过外在社会,阅历的缺失导致一些基本的常识他都不具备,夏油杰想了想,看如何才能不余遗力的既让贵公子意识到自己在讨好他,又能不过于谄媚,“这盒糕点确实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但为的是感激五条家主的不拘小节,而不是对你本人有企图,当的是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没有馋你身子啊不对和你攀关系的痴心妄想。”

五条悟总算是听明白了夏油杰送他礼物并不是示爱的举动,他耷拉下来了嘴角,莫名的有些不爽的情绪涌上心头。

他都对这个冒然出现的怪刘海有兴趣了,这满嘴絮絮叨叨的家伙凭什么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而且,就算今天送的糕点是单纯为了谢意,那么上次他们初见面、还一点交道都没打的时候他送的另一件礼物又是怎么回事?

五条悟抬起手招了招,候在一侧的家仆立刻呈上一个精美的小盒子,当着夏油杰的面郑重其事的将盒子打开,柔软的锦缎绒面之上,静静的放在一枚满大街便利店里随处可见的打火机。

正是夏油杰随手送给他的那枚。

夏油杰还以为五条悟这么隆重的是要展示什么稀世之宝给他看,结果没想到那精雕玉琢的盒子里居然放的是50日元就能买到的打火机,他看着五条悟这宝贝的样子不由觉得好笑又可爱,这全无生活阅历的大家家主,竟是把廉价的打火机都当成宝藏了。

“这就是个不值钱的小玩意儿,不用特意装起来的,实在要是加个由头的话……就当是个见面礼?跟你们平时用的那些高档货完全不能比的。”

于是说着就下意识想把那枚打火机从盒子里取出来,毕竟这个盒子单看起来本身的价值就够买一箱的打火机了。

五条悟则抿着嘴巴把盒子连带着里面的打火机一起收了起来,忿忿的冲着夏油杰的方向生了会儿气,最后索性一甩袖子转身走了。

夏油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拎着没送出去的点心在原地没反应过来,不一会儿,那跟着五条悟的小仆突然折返回来把他手上的礼品一起拿走了。

行色匆匆的走在回自己寝屋的小路上,五条悟郁闷的不行,却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怎么去排解。

……可是他明明是把那枚打火机当成定情信物一样珍贵着保管的。

后来夏油杰以高专对接人的立场来五条本家沟通过几次有关两面宿傩手指面世一事,先前误吞了宿傩手指的高中生虎杖悠仁已经入学,对该学生今后的处置、手指被回收后要如何处理都需要五条家这边的意见,做为领导者的五条悟却再没和夏油杰有过单独接触的时候,每次都和之前一样用屏风隔开,一句话也不说,仅通过下人转述的方法来发表看法。

夏油杰公事公办,也不好在大厅上直接问询五条悟为什么不干脆和自己面对面的讲话,即使他早就感受到气氛的不对劲——自从他上次送礼物的意图和五条悟有了偏差,这微妙的尴尬气氛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缓解。

因此在又一个例行的会议散场后,夏油杰秉着主动和解的态度厚着脸皮去找长老帮忙通传一下,五条悟毕竟是五条家说一不二的领袖,他要是一直连见自己都不见的话,那可就麻烦大了。

不出意外的又被拒绝了,怕是还闹着别扭呢,夏油杰摸摸鼻子,灰溜溜的走了人。

而五条悟则端坐在后室里左等右等,才在家仆那里得知高专的夏油老师就这么直接走了,给他又好一顿生闷气。

都来找他了,再多坚持一会儿又能怎么样!

两人就这么不清不楚的别别扭扭(虽然是五条悟单方面在不爽),然而在外人眼里夏油杰这三天两头的往五条家跑,还以为他和五条家主的关系处的很好,就连学生们也对此感到好奇。

“五条悟是什么样的人?”一次体术课的休息时间,熊猫开口问了个问题,“总感觉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呢,并且高层的领导们还得仰仗着他来重新封印两面宿傩。”

“鲑鱼。”狗卷附和道。

“哼,那种糟粕世家里出来的迂腐贵族,还不都是一个样!”同样出身于御三门之一禅院家的真希对自家并没有多少好感,也就连同着一起鄙视着其余大家们。

“别这么说嘛真希,五条家主的地位多高啊,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人物。”熊猫一脸的向往,它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转头去问另一边安安静静坐着的乙骨,“对了忧太,上次杰有带着你一起去过五条本家吧,你有见到五条悟本人吗?”

乙骨刚刚才跟夏油杰过了几招,现在肩酸腿疼的,他在听到熊猫的询问后就跟着回想到了上次去赔罪时被免除了赔偿的经历,“虽然没有直接见到五条家主本人,但他很慷慨大方,我想他一定是个豁达开明的长辈,和夏油老师一样。”

“我可不觉得那个天天想着涨工资的怪刘海笨蛋有什么豁达的地方!”

“真希啊……”

此时被学生们念叨着的五条家主不在其他地方,正好就在高专,两面宿傩的手指被盗,除了追查其余的咒物下落之外,还遗留在高专的手指们也需要增加封印的力度,高层们便特意将五条悟请了过来,帮忙将原有的结界进行加固。

做好热身运动的夏油杰重新回到了操场上,他一心一意的继续着教学任务,因为里香的频频失控,他还是决定坚持自己最初的念想——使用咒灵操术将她与乙骨分离,摆脱目前两人寄生的现状。

“过来,忧太。”

夏油杰远远的向着忧太唤了一声,乙骨其实也很想让里香得到安抚,她的情绪实在太不稳定了,而且时常爆发的毫无理由,让他根本连一丝应对的方法都没有。

“我们再来试一下,只要能成功让里香从你的身上分离即可。”这已经是夏油杰做过的不知道多少次尝试了,乙骨配合的点点头,两人便在操场中央开始准备释放咒术。

熊猫真希和狗卷三人遥遥看着,但也都对即将要面见的失败局势见怪不怪。

烈日炙烤下的高温蒸腾而起,把操场地平面的那头都烤的变了形,咒术高专坐落在深山老林之中,环绕的密林里此起彼伏的蝉鸣令本就因炎热而躁动的人们更加不耐;高专的教职工及学生们所使用的咒术都不尽相同,其中也不乏是催生物质力量为己用的类型,像是火焰、水源雷电这种,也因此学校里设有露天的水塘和风机,就是为了方便大家随时随地都能练习咒术。

夏油杰将立领的教师制服脱掉了,上身仅有一件紧身的黑色t恤,鼓胀的肌肉在行动间彰显着力量的优势,下身是延续了从学生时代里就钟爱的阔腿裤,方便在格斗中做出各种大幅度的腿技动作,长发仍然是半扎半散的,刚做完了简单的热身运动,晶莹的汗水顺着光洁的额头滑下,最终没入了脖颈,而那条神奇的长刘海仍然随风飘扬着,散发着汗液也无法塌湿的倔强感。

与他的健壮相对的就是对面那细长的堪比豆芽菜的乙骨,可谁又能想到,这一场场的咒灵剥离试验中,次次都落下风的反而是咒灵操使夏油杰呢。

“开始吧,忧太。”

夏油杰集中注意力,稳住下盘后向着乙骨点头,而乙骨也深呼吸数次,随即召唤出了盘绕在自己身上的特级咒灵。

“出来吧!里香。”

盘随着黑雾的盘错缭绕,凝聚成形的诅咒逐渐攀附在了乙骨的肩头,最终变成了巨大化白色怪物的模样,“忧……太……忧太……”

夏油杰确认了目标出现,第不知道多少次的里香与乙骨的分离试验,再次展开。

此时已经将封印着两面宿傩手指的结界再次加固,五条悟又和高层们谈了些关于虎杖悠仁、即吞食了手指后的容器接下来的处置办法,便率领着势力们从薨星宫处离开,夜蛾做为高专这边的负责人,把人引着一路往校门口方向走去。

行至一半,公事已经办完后的五条悟有些欲言欲止,他在人群里并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怪刘海身影,虽然本来也不是特意为了他而过来一趟,但五条悟也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他的存在。

五条家主大人此时还并没有意识到,那个名为夏油杰的男人已经在细水流长的相处间,早已突破了他那生人勿进的气场,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他的身边。

“夜蛾校长,可否带我们参观下学校的教学设施?”一名随行的五条长老走到了夜蛾的身边,代为转达了家主的口谕,夜蛾闻言立刻应允,引荐着一堆贵族们浩浩荡荡的往学校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五条悟醉翁之意不在酒,跟在夜蛾的身后听他介绍着学校里的角角落落,明面上是了解着高专的运作模式,实则是暗暗找寻着夏油杰的踪迹,一旁的长老代他和校长高谈阔论,众人们边走边聊着,来到了户外教学的操场边缘。

“里香,听话这是为了你好……”乙骨小心翼翼的安抚着伏在他肩头流泪的咒灵,而夏油杰则看准了里香精神薄弱的瞬间,就准备运用咒灵操术把她从乙骨的身上剥离。

“乖……里香……里……咦?夏油老师,那是不是五条家主大人?”

乙骨刚好瞥到了操场边缘的一行人,领头那个和夜蛾校长站在一起的白发男人异常的眼熟,而夏油杰也被乙骨的一句话吸引了注意力,就在他走神的刹那,里香一下子从咒灵操术的桎梏中脱离,猛地又失控起来,“忧太!忧太!不要和忧太分开!!”

“里香!!”

操场这边的变故也引起了围观的二年级生们和五条族人一行人的警惕,五条悟一眼便看到了那发狂的咒灵前伫立的夏油杰背影,绢布下的瞳仁一缩,周遭的气温更是因为他的情绪低沉而急速冰冻。

乙骨手忙脚乱的去阻止暴动的里香,夏油杰见状更是亲自去镇压,而里香本就因为他的多次出手强制自己和忧太分离而抵触,这下子夏油杰又要来对抗她,里香干脆就直接爆发了,“讨厌!讨厌你!!”

夏油杰猝不及防,被发狂的里香一杵子给扇到了一边,他向一边躲开,却忘了操场的另一侧就是水塘所在,因此就biu的一声扑通下水,给围观的众人们吓了一大跳。

“里香你怎么可以对夏油老师做出这么不敬的事情!”乙骨也怒了,里香被他训斥后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而就在这时一道雪白的身影突然自空中闪现到了她的面前,里香没反应过来,整个身躯就被磅礴无边的强大咒力给压迫的站不起身来。

乙骨被这突然的变故给惊到了,手下的动作倒是快过了大脑思考,出拳向对方挥去,然而实力的悬殊注定了他的顽抗是无用功,乙骨对自己的实力原本还算是有信心,除了在面对夏油老师之外,他和同级们每次对抗时都是碾压式的胜利,但此时此刻和眼前的敌人对比,他才惊觉自己是何等的渺小。

五条悟明显是动了怒,神子的威压又怎么是常人能承受的程度,他目睹了夏油杰被里香袭击的全程,当下就要不管不顾的把这个危险分子给除掉,而且还是人挡杀人的那种执着。

“等……等下!”乙骨因为硬抗着五条悟的咒力场压给憋得脸都青了,近距离的观察后他认出了这人正是上次拜见过的五条家主,搞不清楚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高专、还要对里香下死手,他现在只能出于本能的央求他住手。

五条悟单手轻松的压制住乙骨,也认出了他是上次闯了祸后跟夏油杰一起来他家求情的小子,明明是自己犯的错却硬要靠他的老师来负责任,这次也是他的咒灵妄想伤害老师,这样的祸害留着有什么用!

五条本家的教育模式是一贯的独立,且五条悟本身孤傲的性格使然也让他一直奉行一人做事一人当的准则,因此“闯祸精”忧太给他的印象不是一般的差,甚至直接起了帮夏油杰清理门户的念头。

“住手!”

身后传来了一声急促的呵止,五条悟人未动,直到一具温热的肉体突然凑到了自己的身后,那湿漉漉的水汽都扑洒在了他的脖颈上,“别伤害他。”

从水塘里爬出来的夏油杰入目就是乙骨和里香被五条悟挟持的一幕,当即就不顾落汤鸡的状态冲了过来,五条悟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夏油杰几乎是贴着他的耳畔在讲话,他现在整个人已经僵住了,屈起二指即将发动攻击的手势也停在了半空中——直到一只大手包住了他的手,并慢慢的放了下来。

五条悟拥有着一切物质都不能近身的“无下限”术式,可以自动将试图碰触自己肉体的事物给牢牢的隔绝在外——一直到此时的现状,他能感受到男人在说话间热气喷洒在自己耳畔的温度,紧贴着自己的背部能感受到的对方胸腔的振动,以及那水珠从对方长发发尾处滴落在自己身体上的凉凉触感。

无下限居然就这么被破除了。

方才剑拔弩张的氛围仿佛是场幻觉,夜蛾和五条族人们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五条悟刚才是直接原地瞬移,把一干人丢在了原地,夜蛾看着此时气氛略显微妙的一刻,便尴尬的干咳两声,吩咐乙骨回去自行上课,而不慎掉入水塘的夏油杰则回宿舍换衣服去。

“杰,太松懈了!我都说了多少次在和学生训练的时候要时时刻刻保持警惕,你看你现在如此轻易就遇袭掉水里是何等的无能!”

这也要骂我啊。

夏油杰郁闷的嗯啊着直点头,夜蛾在骂了他一顿后对上五条悟时又换上了笑脸,“实在是失礼家主大人,让你见笑了,我送你出校门吧?”

夜蛾的视线下滑后惊觉夏油杰此时竟还握着五条悟的手腕,立刻大呼小叫的呵斥,“杰!还不快把家主大人的手松开,瞅你这不济的样子,还不赶紧回宿舍收拾自己去。”

“哦。”

夏油杰闻言才意识到了自己还攥着五条悟的手,便想都没想就把手松开,当然大家贵族少爷的手就是跟他们这些平民的爪子不一样,又细腻又软滑的,让他不禁想起了上次一年级的野蔷薇给真希涂上护手霜后双手湿润嫩滑的状态。

五条悟的手被人骤然松开,一股莫名的空虚却不知为何袭来,他婉拒了夜蛾送他走的建议,反而向着夏油杰的方向挪了一小步,“我想参观下教职工宿舍的样子,他陪我就好。”

于是这下子除了低眉顺眼的五条族人们外,夜蛾和夏油杰都一脸诧异起来。

在夜蛾的再三叮咛之下,夏油杰领着五条悟向着自己所住的宿舍走了过来,一路上还给他说着学校的各种趣事等,不同于在夜蛾那边的心不在焉,五条悟在听夏油杰介绍时显得格外认真,夏油杰想起了这段时间他的各种闭门不见,以及刚才看他遇险后的第一时间冲上来营救,就觉得心里一阵暖流划过,“刚才谢谢你,我没什么事。你现在还在生气吗?”

五条悟一板一眼的脱口而出,“我没有生你的气,但是你在学生面前还是要树立威严的,今天以下犯上就是很不好的局面,要及时纠正。”

夏油杰顿觉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刚被校长给骂完,又被和自己同龄的家主给教育了一顿。

“好好好,我平时教学过程中会注意尺度的,但他们毕竟是我可爱的学生们,太过严厉并不利于管教的。”

这回五条悟没有反驳他,只是沉默的继续跟着他走。

“我说的并不是这件事,之前去了你家好多次汇报工作,但每次都不见你理我……所以你现在消气了吗?”

夏油杰偏过头看向略有些怔讼的五条悟,慵懒的语气中带着盈盈笑意。

五条悟不自然的绞了绞袖子。

“……谁有那个闲心计较这些小事。”

“哈哈哈那就好,还要感谢五条家主的大人不记小人过,不然被你记恨了的话,我还真是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夏油杰边笑着说着,拉开了宿舍的大门,“到啦,我住在靠南的那侧。”

“你不想被我讨厌吗?”五条悟跟着夏油杰走进教职工宿舍的大楼后,盯着他脑后的丸子头小声的询问。

“当然不想啦,非但不想被你讨厌,还想给你留个好点的印象。”

毕竟是御三门的五条家家主嘛,他这样的小平民怎么得罪得起。

夏油杰摇头晃脑。

他这无心的一说,在听者有意的五条悟耳中又自动变了味。

分明就还是在想着办法向我示爱,真是诡计多端。

“这是我的宿舍,没那么讲究,我一直是自己一个人住的,你随便坐就好。”

五条悟还在思想开着小差,夏油杰已经引着他来到了自己的单人宿舍。

简洁的单人床,床边摆着堆满教材的书桌,空间虽然不大,却仍被收拾的井井有条,对于夏油杰这么一个单身男人的定位,他的住所能这么干净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夏油杰径直走到冰箱前拿了两瓶饮料出来,拧开后自己先仰脖灌了一口,另一瓶没开封的就塞到了五条悟的手里,“你先随便看看,我去把湿了的衣服换掉顺便冲个澡,一会儿我带你参观宿舍楼里的其他位置。”

五条悟接过他递来的弹珠汽水后点点头,目送着夏油杰拿了换洗的衣服和干毛巾走进了那间小小的浴室。

不一会儿浴室里传来了淅沥沥的水声,而五条悟则观察起夏油杰的宿舍来,他走到了对方的书桌前,入眼就是成山的教师职称备考资料,随手拿起一本笔记,上面用红笔标记着段落重点,以及一些在困倦状态下鬼画符的潦草笔迹。

五条悟抿起了嘴角,将笔记放回原处后又踱步到了房间的另一侧,职工宿舍都配备着独立卫浴和一个小小的阳台,此时阳台上正挂着各种男人衣物,如今正值盛夏,经常外出任务以及教导学生实操体术课的缘故,夏油杰每天回到宿舍都是大汗淋漓的状态。

视线不受控制的游离到了那挂在阳台上的衣物,夏油杰一直在勤勤恳恳的攒钱,给自己添置的衣服也不追求什么档次,衣角处甚至都起了毛边,五条悟一一看去,最终停在了一条灰色的平角裤上,意识到了这是何等隐秘的布料后,隐在绫布下的睫毛颤了颤,欲盖弥彰的转过了头。

刚好与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夏油杰遥遥相对。

“你怎么还站着,过来坐吧!”夏油杰一边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长发,一边招呼五条悟来坐,他平时都是大喇喇的席地而坐,考虑到五条悟贵族少爷的身份,夏油杰索性直接邀请人家坐他床上。

而五条悟却被夏油杰此时的“放荡”给震到了,他没穿上衣,胸前健硕的胸肌毫无遮拦的暴露着,还没干透的水珠一滴滴的顺着肌肤的纹路流下,长发半湿不干的披散着,比起平时利落的半丸子头更是多了些许痞气,下身就更不得了,夏油杰平时单身汉的日子过习惯了,这大热天的冲完凉后直接穿了个肥硕的大裤衩子,百货商店清仓处理的那种,五条悟的六眼自带穿透力,一眼就看穿了他那若隐若现的耻毛下庞然大物的阴影——这男人居然连内裤都不穿!

也是,毕竟新的内裤此时正晾在阳台上,他得走过来先把内裤拿走才行……

可是……怎么能那么大……

五条悟杂七杂八的想着些有的没的,直到夏油杰又唤住了他。

“怎么了家主大人频频走神的?”夏油杰在自己的床上给五条悟还特意放了个竹席垫子,生怕自己的硬板床咯到这尊贵的客人的屁股,见五条悟还僵在原地没动,就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五条悟闻言果断走了过来,就是步伐有些不自在,他期期艾艾的走到夏油杰身边,因为眼睛覆着白绫的缘故所以不好看出他的表情,夏油杰没意识到人家的不对劲,把他引着坐在了自己的床铺上。

五条悟从小就是被念叨着各种礼仪啊、尊卑啊、羞耻心啊什么什么的,从他有记忆以来就不会再让家仆们看到自己身体的隐秘部分,哪怕是沐浴的时候也都在下体围着毛巾遮羞,而夏油杰这睡觉干脆直接裸睡的糙汉子哪能想到这点,见五条悟僵坐着一动不动,就连耳朵尖跟脸畔都憋红了,就误以为他是单纯被热的没有精神。

“高专的经费比较紧张,所以教职工宿舍里没有配备空调,热坏了吧?我把风扇扛过来给你吹吹。”

夏油杰殷勤的将电风扇推到了五条悟的面前,把来回摇头的风扇固定在了他的方向直吹,五条悟对于他的示好之举很是受用,就是对方不穿上衣打赤膊的样子实在是过于引人注目,他的眼神太好使,总是不受控制的往他的身上瞥。

不过好在是还有一层绢布挡着。

夏油杰依然是乐呵呵的伺候着他,风扇调好后又马不停蹄的去洗水果,五条悟看着他忙里忙外的身影,目光又不受控制的往他健壮的体魄上来回游离,就脸颊忽的红的更厉害了。

为了转移注意力,五条悟欲盖弥彰的干咳两声,“……喂,你过来一下。”

“就来。”

夏油杰将洗好的水果端了过来,而由于他是站着的姿势,坐在床上的五条悟刚好面冲着他的下体,薄薄的布料下那东西的轮廓若隐若现,五条悟蹭的一下差点没炸起来,倒是把夏油杰给吓了一跳。

“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面对着夏油杰关切的询问,羞赧的五条悟简直快要熟了,他一把将男人拽了下来,使其被迫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夏油杰暗暗揉了揉被摔疼的腰椎,搞不清楚自己又是在哪一点得罪了这矜贵的少爷。

“把你的手给我。”五条悟向夏油杰提出了要求,而夏油杰也乖乖照做,就像是为了印证自己某个想法似的,五条悟开启了无下限术式,而这次也成功的将夏油杰的手隔绝在了肌肤之外,没有再像水塘边那样的术式失效。

五条悟悄悄松了口气。

而夏油杰对这神奇的一幕起了兴趣,“这就是将一切物质排除在外的无下限吗?还真的碰不到你了。”

夏油杰说着还碰了碰五条悟的衣摆,一层天然的空气屏障自动将夏油杰的手指挡在了外边,五条悟抿着嘴巴没有回复,而夏油杰却偷偷升起来一点坏心眼子,借着将水果递过来的空挡,趁着五条悟伸手之际一把握住了他的手。

“哈哈!还真是无时无刻都存在的结界,你看我都摸不到……欸?这……”

夏油杰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看着自己和人家十指相扣的爪子有些没回过神。

细腻光滑的皮肤,温凉的触感,这明显就不是空气屏障,而是五条悟真真切切的双手。

夏油杰蹭的一下子收回了自己的手,五条悟也惊得微张着嘴唇,自己的无下限术式,竟然在一天之内两次被同一个人给破了。

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尴尬着,还是夏油杰率先打断了这种微妙的气氛,他看到自己拿给五条悟的弹珠汽水还是未开封的状态,就拿过来干巴巴的递了过去,“那个……五条先生,水……水喝点吧。”

五条悟嗯了一声,接过饮料后却无从下手,夏油杰看他窘迫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又犯了错,五条悟估计是从来都没喝过这种平民汽水。

“我来吧。”夏油杰将汽水重新拿了回来,在按下弹珠时却刚好因为此时的氛围不对而没掌握好力道,随着弹珠被超大力的按下后,沸腾的汽水激烈的喷洒而出,且不偏不倚溅了对面的五条悟一脸一身。

无下限术式不知为何又失效了的五条悟被淋了个满满当当,给夏油杰吓得差点没给他土下座。

“对不起对不起!!”

夏油杰连连道歉,而五条悟这会儿也狼狈的不行,夏油杰匆匆忙忙拿来毛巾给他擦着和服上的汽水印子,但这也是无用功,那高昂又脆弱的布料已经被浇出了一片褐色的痕迹,夏油杰冥思苦想,从壁橱里翻出自己的衣物让五条悟先凑合穿一下。

本以为五条悟这样的贵族公子会勃然大怒,并且会嫌弃他的廉价衣服,夏油杰都做好挨骂的准备了,没想到五条悟却乖乖的接过了他的衣服,还顺走了他的一条短裤,夏油杰忙着清洁地上的饮料,也就没注意他拿了什么。

五条悟来到厕所后将身上的和服脱了下来,他抱着夏油杰的衣服踌躇片刻,便一件件的套在了自己的身上,他们身高相仿,日常的衣物码数都是互通的。看着镜子里换上常服后的自己,五条悟却觉得那覆住双眼的白绫很是不搭,于是片刻后当他走出厕所时,夏油杰看到的便是一个隽秀高挑的白发男子,哪怕是一身再寻常不过的t恤也遮不住他自带的矜贵气质,竖起的白发散了下来,更引人瞩目的必然是那双清澈透亮的蓝眸,鸦羽一般的白色睫毛微颤着,宛如天空灵境般的绝美。

夏油杰的下巴啪嗒一声落了地。

原来六眼居然这么好看啊。

还有——

汽水明明只溅在了上身的浴衣,你怎么把直缀也换成我的短裤了?

夏油杰盯着那双又白又细的长腿陷入沉思。

“……哎。”

一声小小的呼唤打断了夏油杰的想七想八,他抬起头看去,五条悟别过了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在褪掉白绫露出庐山真面目后,少了封建大家家主身份的束缚,他的身上可算有了一些年轻人的朝气,而此时的五条悟咬着嘴唇,双手还别扭的提着短裤。

“裤子……太松了。”

夏油杰眨巴了下眼睛,反应过来大少爷是没穿过要系带的松紧休闲裤,就强忍着笑意走过来帮他去系短裤的带子。

“这个是跟你平时穿的角带还不大一样,但是同样的都需要收紧,把绳子打上结……”

紧闭的宿舍门突然毫无征兆的被人从外面一把拉开,身材火辣的黄长发女子冲了进来。

“哟夏油老师好久不见!你现在有喜欢的女人了吗?”

……

正裸着上身的夏油杰和穿着他衣服的五条悟同时转过脸来,夏油杰的手还抓着对方的裤带,一副要把他裤子脱了准备干事(?)的架势。

“不好意思打扰了!!”

现存四大特级术师的最后一位,九十九由基砰的一声带上门后火速闪人。

“……等等回来!”

163 Likes

啊啊啊啊啊好可爱好可爱ヽ( ´¬`)ノ猫猫好纯啊受不了,太可爱了ヽ(≧ω≦)ノ九十九来的可真是时候,马上杰勾搭上了五条未来家主的新闻将传遍hhhh
感谢赐饭,老师辛苦了(ノ
゚ー゚)ノ(ノ*゚ー゚)ノ蹲蹲

5 Likes

夏油老师这个玩弄男人的家伙,夺走神子的心(目前)还不打算负责:triumph::triumph::triumph:

9 Likes

哈哈,太可爱了,傻笑合不拢嘴哈
开始脑补的淑女悟,看后面估计要慢慢恢复本来的性格吧
杰你,撩人而不自知,有罪,罚你娶猫猫好好“服侍”家主

1 Like

喜欢的喜欢的,除夕快乐呀劳斯,新的一年更爱你啦!!

没错,九十九一语中的,这就是杰的“男”友白发妹:full_moon_with_face::full_moon_with_face:

1 Like

啊啊啊酸酸甜甜夏油杰你就是个木头

马上就要八卦满天飞了【笑】

尔康手夏油杰.jpg

报告,没有喜欢的女人但是有了喜欢的男人

2 Likes

越来越期待看到夏五的初夜了。

1 Like

啊啊,好香,我吃吃吃吃吃吃吃

好愛深閨五

两个可爱的纯爱宝宝 我亲亲亲亲亲亲:kissing_heart:

啊啊啊好可爱:drooling_face:

這篇太可愛了

我要看高专教师爆炒深闺家主呜呜呜

4 Likes

啊啊啊啊啊还会有后续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师我要看后续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