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夏油老师x五条家主:夏油老师的旺夫脸老婆在哪里

,

前情见:

夏油老师的老婆本清零计划

五条家主想要被(夏油老师)求婚

*家主悟是275清冷大猫性格,没有去高专上学,一直深闺养大

*教师杰是二年生班主任,也就是说忧太是他的学生

*四大特级术师设定不变

*不出意料的,杰仍然是个穷鬼

33 Likes

夏油老师喜好男色的劲爆秘闻好歹没有在学校里传播下去,得亏他在九十九由基的大嘴巴发威之前直接追上了她的步伐,把人家的嘴巴牢牢捂住后防止了他在宿舍里破屋藏娇的绯闻流出,虽然好不容易堵住了九十九由基的嘴,可他这副衣冠不整的德性还是被夜蛾逮了个正着,以身为教师公然赤身裸体成何体统为由惨遭爆头重击。

等到郁闷的夏油杰回到宿舍之后,才意识到这边还有个更大的麻烦在等着他。

五条悟坐在他的床上,再见到夏油杰回来之后脸色却不是很好看,他像是在压抑着什么负面的情绪,一直等到夏油杰走近了之后才忿忿开口,“你喜欢女人?”

“?”

夏油杰一度以为夜蛾把自己打的耳鸣了。

“算了你别回答我。”五条悟看起来极为烦躁,他从夏油杰的床上站了起来,也不管对方的一头雾水就继续输出,“我不想知道,我也不想听。”

“你真讨厌。”

夏油杰目瞪口呆,家主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不明白,还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就被讨厌了的原因,五条悟就气呼呼的从他的宿舍离开了,一句解释的时间也没给夏油杰留。

“……生哪门子的气啊。”

良久后,对着空无一人的宿舍夏油杰哭笑不得。

那天五条悟虽然离开的时候情绪不佳,但也没影响后续高专和五条家合作共同抗敌一事,而且他走之前自己的和服还在夏油杰宿舍的阳台晾着,没有来得及带走,夏油杰后面借着还衣服的由头去他家里找他,五条悟倒也没再给他使脸色,只是他顺走的夏油杰T恤和短裤一直没有再归还过。

夏油杰很清楚自己这些廉价衣服有多么上不得台面,怕是被人家直接扔了也说不定——所以他早就认清了自己衣服有去无回的事实,丝毫没有猜到五条家主大人竟夜夜穿着T恤短裤不离身,俨然成了最喜爱的睡衣。

两人的关系随着夏油杰进出五条府邸的次数变得更多后开始突飞猛进,夏油杰除了教学任务之外并没有太多和同龄朋友相处的机会,高专的教职工们都太忙了,曾经上学时的同窗们一部分去了另一家高专京都高校任职,一部分去了非术师的社会打工、或者索性脱离了咒术界的管控,自己的同班同学家入硝子是学校里唯一的校医,整天忙的团团转,他之前闲得无聊去她的办公室骚扰了几次,硝子忙得ddl赶报告被他烦得要死,最后还是阴测测的一边举着手术刀一边威胁让他下次再无缘无故的来找打她就把这刀戳他屁股上,夏油杰才鬼哭狼嚎的跑了出来。

说到底还是夏油杰的评级太高了,作为难得的特级术师,一般只有高难度的任务才会落在他的头上,再加上特有的指名,夏油杰出场的机会并不多,正所谓物以稀为贵,他做一次任务的酬金可不是一般的高——但即使是这样夏油杰也没见得有多富有,这还是因为付给他的报酬大多都被高专的高层干部们给搜刮走了,到他手里只有可怜的零头。

都说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呢,这是逮着一只羊毛使劲薅是吧,因此早早看清高层嘴脸的夏油杰才会把希望都放在高级教师的职称考评上,一直到最近和五条悟相识,他的课余时间才算是有了其他的乐子。

“忧太!这里这里!”

乙骨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他下意识回头一看,就见到了人群中的熊猫正朝着他挥手,身边的路人们则在惊叹是不是有人穿了布偶装,狗卷默默的盯着他,乙骨连忙向着两人快步跑了过来。

“抱歉,这次的任务有些棘手,而且我还要牵制住里香,让你们久等了。”

“没有关系啦,而且我们就当是游玩散心了,难得有一次校外活动不是为了出任务。”

“鲑鱼。”

“哈哈……”

“但还是好奇怪呢,”熊猫慢吞吞的开口,并托住了下巴,“一般来说忧太出任务的话杰都会陪同的吧?怎么感觉最近他都不怎么出现了,就这么放心忧太每次都可以成功约束住里香吗?”

“啊不好意思,我没有说忧太没用的意思哦。”

你的潜台词已经暴露出来了吧……乙骨尴尬的挠挠头,“没有啦,夏油老师是有正事要忙,高层把和两面宿傩手指封印一事的责任人划分给他了,所以夏油老师这段时间要经常出入五条家,我上次一起去过。”虽然是为了就毁了人家店铺一事谢罪来着。

“哦哦怪不得,杰还真是辛苦呢,毕竟五条家主大人真的很不好相处……”熊猫想起了上次在学校里五条悟磅礴咒力爆发的一幕,有些后怕的抱紧了双臂,“你也要当心啊忧太,他很不好惹的!”

“你说的没错,所以我根本不敢再去他家里……”

而被二年级生们视为洪水猛兽所恐怖的五条家主大人,此时却也正满脸认真,杀气腾腾的……坐在案桌前,紧紧的盯着桌上的画盘,他将覆在脸上的白绫去掉了,一双蓝瞳毫无遮拦的暴露在空气之中,对面的夏油杰注意到了他这如临大敌的模样,就有些暗暗好笑。

“好了,研究的时间也够久了,下一步要怎么走?”

五条悟手下的动作顿了顿,抬起眼皮默默的看了夏油杰一眼,明明是面无表情的冷脸,可夏油杰还是从那天空般的清澈瞳孔中看到了不服输的倔强,五条悟抿起嘴巴,方才执起跳子,往画盘上走了一步。

夏油杰盯着他的手上动作,一直到跳子最终停下来后,再一观察此时画盘上的局势不由乐开了,“吃到死角了,看来这局是我赢了,承让啦五条大人。”

五条悟闻言有些讶然的瞪大了眼眸,他又低下头仔仔细细的审视了遍画盘,才注意到自己真的犯了个很低级的疏忽,想都没想就要将下错了的跳子给拿回去。

“哎,落子无悔,不能悔棋啊。”夏油杰眼疾手快,抢在五条悟拿回跳子之前伸手挡住了画盘,五条悟不甘心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落败,他看到夏油杰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就颇为困惑的问他,“你为什么不让着我?”

“……啊?”

“要让着我的。”五条悟仿佛意识不到自己在说什么怪话,还很是认真的重复,“棋子我是下错了,所以要纠正过来,你不能阻止我的。”

夏油杰逐渐从五条悟毫无道理可言的胡话中醒过味来,但他并没有急着去反驳他,而是顺着他的心意看他还能说出什么更为惊世骇俗的话来,毕竟五条悟此时正经的表情太有趣了。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无理取闹。

“不让着你的话……会怎么样?”

“那当然会有非常严重的后果。”五条悟眯起了双眸,语气也变得颇为危险,“我会不高兴。”

“……哈哈哈哈哈!”夏油杰实在是忍俊不禁,当着一脸疑惑的五条悟面前笑了出来,他其实不想这么不给面子的,只不过五条悟想当然的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怎么会有人真的会如此的不谙世事,“哈哈哈……惹到五条大人生气了真的很抱歉,那么家主大人不要跟小人计较好吗?”

夏油杰权当是五条悟贵族家主的公子哥少爷病,也很配合的要给他三跪九叩,五条悟看出了对方的有意为之,还以为他在嘲笑自己,就很是不爽的生闷气,像个气鼓鼓的河豚。

“但是呢……就当是我高攀好了,我们平时的相处期间其实不要划分的这么刻意,”笑也笑够了,夏油杰想起了长老们让他开导自家家主的基础社交的请求,就借着眼下这个机会和他讲解,“我和你是朋友,虽然我们阶级不同,但是交往过程中就不必忌讳这些繁文缛节了,朋友之间是不分上下的,你能明白吗?”

五条悟这才听出来原来夏油杰以为让着自己这点,是因为他觉得被僭越了,或者说自己享受惯了上位者的殊荣,所以事事也要占的便宜,夏油杰还在滔滔不绝的讲着大道理,五条悟则暗暗又拧上了袖子。

……谁跟你讲这些阶级主义了,你是下人吗?

夏油杰估计是平时上课上习惯了,跟五条悟讲道理的时候也不由得带入了教师的角色,五条悟虽然喜欢跟他聊天,但一涉及这些絮絮叨叨的内容他就烦了,因此就当夏油杰准备歇口气继续滔滔不绝之际,一颗蜜饯杏干适时的塞进了他的嘴里。

都在追求我了,哄哄我又能怎么样。

五条悟还意识不到自己的举动像极了把脑袋拼命往饲主手里蹭的猫。

“明天起我有任务要外出,预计要过几天才能回来,这段时间如果需要商榷两面宿傩封印一事的话,会由校长夜蛾接替我过来。”夏油杰嚼着塞进嘴里的果干,想起了自己接下来的行程,便跟五条悟随口说道,“要去北海道一片的海域,听说那边的鱿鱼丝不错,等我回来的时候会给你带些特产的。”

“什么时候回来?”

出乎夏油杰意料的,五条悟竟是直接询问起他的归期。

“三到五天吧,也要看看实际的情况,那处的渔村最近饱受诅咒的肆虐,都已经影响到捕鱼作业了,没出这档子事之前,他们那的夜市还蛮出名的,有时候还会在海边放烟火,我一直蛮想去的。”

可惜剩下的话五条悟都没听进去,在得知夏油杰要离开之后他恍然不已,总觉得闷闷不乐,他之前没被人陪过,因此在熟悉了夏油杰的存在之后,对方却突然要舍他而去,孤单的深闺家主大小姐冷不丁的无从适应起来。

夏油杰权当他是闹别扭,“你想去夜市吗?其实东京这边也经常有夏日祭的,等我回来之后我们可以去逛逛。”

五条悟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气氛就这么冷了下来,夏油杰摸摸头,此时天色也不早了,他就随便找了个由头从五条家离开了,而五条悟在他离开之后就吩咐家仆去准备外出的礼服,他确实没去过夜市,平时出门的机会也少,因此对于夏油杰承诺的回来之后带他出去玩的热情很高,早早的就开始期盼起逛夜市的情景。

五条家的长老们只当是一贯喜欢阿宅的家主大人终于有了外出的念头,便喜不胜收的抓紧时间给他置办外出的行头了,五条悟对这次逛夜市很是看重,他还没和别人约会过呢,一定要隆重对待才行。

此番夏油杰外出的任务很顺利,并且还收获了意外之喜,收复了一只自带领域的特级咒灵,他在高兴之余没忘给学生们买了伴手礼,以及特意承诺给五条悟带的特产鱿鱼丝。

而留在府邸的五条悟也没有闲着,再定制好了外出的礼服之后,他又马不停蹄的去找嬷嬷们去学集市上会出现的各种商品知识,家主大人做事严谨,为了防止自己和夏油杰逛街时没有话题可聊,他可是提前从各个维度做足了功课,现在估计时是带他出去杀价他都能有模有样的给砍几刀。

长老们欣慰的老泪纵横,愈发觉得委托高专的夏油老师来和自家家主交朋友的举动是何等的明智,各种价值不菲的谢礼接连送到夏油杰的住处,甚至顺便把他所住的教职工宿舍大楼的空调都给装上了。

于是等夏油杰结束任务回来后,一到宿舍里就看到了堆积如山的各种礼物,而且墙上还安上了崭新的空调,从夜蛾那边得知这些都是五条家的谢礼后赶紧马不停蹄的拎着特产登门回礼,五条悟对他的造访似乎早有准备,见人来了就歪着脑袋等他走过来。

“你家送给我的礼物都太贵重了,这怎么好意思,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啦,让我觉得很是受宠若惊……”夏油杰有个爱絮叨的毛病,把一段话车轱辘一样的来回倒,这点在此时发挥的尤甚,五条悟吃着他拿回来的鱿鱼丝,鼓动的双颊来回咀嚼着,像是某种进食中的啮齿动物。

而就当五条悟正满足的吃着夏油杰给他带回来的鱿鱼丝时,他看到了盒子的底部有几块圆圆的糕点,只当那是寻常的点心,五条悟便随手拿了一块送到嘴边咬了一口。

下一秒点心的酥皮破开,随即便是饱满的馅料满满的充盈在了口腔里,不同于普通点心甜腻的咸香一股脑的爆发开来,五条悟猝不及防,被咸中带着鲜辣的馅料给刺激的连连咳嗽。

夏油杰被他吓了一跳,赶紧取来茶盏倒好茶水后喂给他喝,五条悟喝了两口清水后缓解了喉咙的不适,他喘了几口气,低头看看“辣味”的点心,又抬头不解的看向面前的夏油杰。

“抱歉,这是我经过中华街的时候买的一些特产鲜肉月饼,还有最畅销的小龙虾馅的,我不知道你不能吃辣,真不好意思……”

五条悟轻轻的点点头,他其实也未必不能吃辣,只是平时的饮食清淡惯了,家里人也不会刻意去烹饪刺激的食物,所以他只是从未吃过辣的东西不适应而已。

“那这些月饼就给其他的长老们吃吧,你吃甜点心。”夏油杰呵呵的笑,便要帮他把肉月饼都挑出来,当然这样猫口夺食的举动不出意外的又要惹人不高兴了。

“……不给,是送我的。”五条悟才不愿意让人抢走自己的食物,更何况这还是夏油杰投喂的,他把礼品盒捧起来藏到了自己的身后,见夏油杰还要伸手来拿就气鼓鼓的伸手挡住了他,“你真讨厌。”

夏油杰无缘无故的又被讨厌了,只能是哭笑不得。

没过多久后夏油杰接到了夜蛾的电话,便准备起身告辞,五条悟眼巴巴的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夏油杰好奇的问他是不是还有什么事,而对方的眼眸忽闪忽闪,却并没有言语。

夜蛾召他回去自然是为了教学任务,夏油杰出差回来后第一时间就是来五条府邸登门道谢来了,把一干学生们甩到了脑后,他现在已经把谢礼送到了,理应下一步就是回学校继续授课去。

五条悟好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夏油杰就先走了,徒留他一个人看着自己的背影拧起了袖子。

……不是要约我出去吗?怎么又没动静了!

虽然夏油杰就这么跑了,但也给他做出了第二天还来找他的承诺,五条悟面上不显实则很是憧憬,派人把特意定做的礼服都给翻了出来,就等着夏油杰来领他出去玩,然而他从晌午一直等到傍晚,才等来了夏油杰满含歉意的一通电话,“实在不好意思,我这边落下的课业太多,实在腾不出时间来,不然这次的汇报就由我同事日下部代行可以吗?”

五条悟眯着眼睛,想明白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夏油杰放了自己鸽子,第二件事则是他根本也没打算带他出去玩,过来也只是例行公事的汇报。

于是接到五条家投诉的高层仅用十分钟就把夏油杰亲自从教学楼里给拎了出来,一脸惊魂未定的出现在了五条府邸的门口,裤子都要跑掉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天崩地裂的重大事故了!”

夏油杰的脑子里还在回响着刚刚高层跟他强调的五条家特意通知横空出现了足以让日本沉没的大事件,让他务必火速赶来的警告。

“是哥斯拉咒灵出现了??”

五条悟淡定的喝了口茶,他的云淡风轻和眼前夏油杰的惊慌失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等到一杯清茶缓缓下肚之后,他才赶在夏油杰即将再次爆发之前轻描淡写的哼了一声,“没诚信的家伙,你今天没有过来。”

“啊?那个其实我是有特殊情况的,真的很不好意思……但其实如果是形势分析的话我同事日下部其实比我更细心,他来的话……”

“闭嘴。”

五条悟从跪坐的蒲团上站起身,他身着一件素色的淡雅高定日式礼服,和服领口上绣着白铃花的图案,角带则用了团纹的工艺,颀长的身材将高定礼服更是穿出了清雅脱俗的味道,夏油杰似乎是被他惊艳到了,细长的双眸都下意识的瞪大了。

五条悟走到了夏油杰的面前,而对方仍是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五条悟轻轻的干咳两声,给他做了点小提示,“你之前说过要出去……”

“哦最近暂时还没接到外出的任务,你放心我要是去外地的话会提前给你们家打招呼,对接的工作会有其他教职工来接替。”

夏油杰老老实实的回答,而五条悟的脸色却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变得更难看了,他含嗔带怒的瞪过去一眼,而夏油杰极速下降的情商终于跟着回血,“……外出,你是指的一起出去逛街是吧?”

五条悟这才脸色好转,而夏油杰终于搞明白了自己被叫过来的原因居然是带五条家主大人出去玩,从未有过的被人需要的新奇体验在此时上演,他反而开始不知所措起来,“出……出去玩的话随时都可以吧?也不一定是今天……”

“你出任务之前就答应过说回来后带我去逛集市的,现在又说换到哪天都可以,你是在敷衍我吗?”

“啊那自然不是……”

“那就少说那些有的没的,跟我出去。”

任性又强势的五条家主大人雷厉风行,彻底断除了夏油老师给高层们写总结报告的工作量,把人正大光明的给拐出去游玩。

夏油杰又是好一番受宠若惊,鞍前马后的伺候着人出了府。

夜市上的人群熙熙攘攘,初次来逛平民市集的家主大人看什么都新鲜,也有很多没见过也不认识的东西,夏油杰惯是懂得他养在深闺里肯定有好多想问的,就一边走一边给他介绍着各种琳琅满目的商品。

虽然是恶补了不少出行的知识,但理论知识毕竟是理论知识,五条悟看中了一款狐狸面具,开口就要把人家整个摊子给买下来,后来当然还是被跟着旁边的夏油杰给及时制止了。

夏油杰领着五条悟在人来人往的夜市上穿梭着,路边的摊贩们卖力吆喝着推销自己的货品,而有家经营着人体彩绘生意的店铺正在给客人画着臂纹,五条悟没见过这种手艺,就站在一边看了起来,老板以为是又有新的客人上门了,就主动提出免费在他手臂上画个小样,喜欢的话再来挑具体的样式。

“你喜欢这个吗?”

夜市过于嘈杂,夏油杰和五条悟挤到了一起,他以为五条悟听不清自己讲话,就主动凑到了他的耳畔,而五条悟似乎是被他的突然亲近给惊到了,但也并没有把人推开,等听清了他的话语之后,却显得犹豫起来。

他是觉得在身体上画图样蛮有趣的,但是让陌生人碰自己、以及那成分不明的颜料……

对五条悟的犹豫会意错了,单纯以为客人不相信自己技术的摊主急了,就想着直接在客人手背上画个图案好证明自己,谁知道他在抓向五条悟的手时抓了个空,就好像一堵无形的屏障隔开了他和自己。

老板愣住了,五条悟的眼神却变得冰冷起来,夏油杰见状连忙上前解围,站在了五条悟和摊主中间,并且不动声色的抓住了五条悟的手腕。

“没事,我们去其他摊位看看吧。”

夏油杰拉着五条悟的手一路向前走去,等走到一处清净地时才侧首过来和他耳语,“你喜欢那个(指彩绘),但是又不想排队和其他人一起等着对不对?”

五条悟看着他,抿起了嘴巴。

他是不想被陌生人碰到罢了。

“你要是真的很想画这个的话,等回去之后或许我能帮你画点简单的图案,嗯……小花、小蝴蝶之类的可以吗?”夏油杰不好意思的抓抓丸子头,“我有在资助一对小朋友,孩子们也很喜欢这些,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嫌弃幼稚什么的。”

“那你会画小狐狸吗?”

“小狐狸……?”一般都是小猫小狗比较多吧,怎么会冒出来个小狐狸,夏油杰想了想,跟他保证,“以前没画过,可以尝试下,但不敢保证我画的会不会好看哦。”

“嗯,就要小狐狸。”

五条悟难得的执拗起来,而夏油杰只觉得他直率的可爱,而两人也不知不觉来到了神社前,夏油杰领着五条悟去请了神签,趁着神官在解读签文之际,他的余光一扫,不经意间注意到了一旁贩卖护身符的摊位。

回头看看正认真聆听神官诵读签文的五条悟,夏油杰走到了摊位前,准备给五条悟挑个御守,那看摊子的神官则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冷不丁的突然开口,“这位先生,你命中不凡啊。”

夏油杰权当他是忽悠自己捐善款的神棍,就很敷衍的点点头,继续去挑合眼缘的挂件。

神官见夏油杰没怎么理会他,就继续叨叨着补充。

“先生,你看你柳叶眉细长眼,这是典型的细水流长面相,不管是财运还是福运,都是源源不断的涌入啊!还有这天生的福耳,简直就是万中难得的好命!”

夏油杰被他逗笑了,毕竟以自己眼下艰难存钱的窘境,连老婆本都稀薄的惨状,无论哪一点都跟大富大贵之人挂不上边,“承蒙神官大人吉言,那您看看我得是活到什么时候才能发财啊,总不能是归西后葬在风水宝地让我在阴间享福吧。”

“先生你的福运靠自己一人是怎么奋斗都没用的,也可以说你命中没财。”

“……你前一秒种还说我是难得的好命。”

“是的,当然是绝世无双的好命,但你的转运来源于契机的加入,换言之你只有遇到命中的贵人才能跟着一起走运,有了贵人的相伴,你一辈子都能荣华富贵享受不尽。”

“意思是我结婚后才能转运?”

“没错,成家立业,先生你只有先成家,属于你的辉煌就会接踵而至。”

夏油杰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看来他以后一定得找个旺夫运的老婆,脸庞得是圆圆胖胖的,一看就是很喜庆的那种,性格要和善些吧,总归不能太凶,还得会管账……

“1亿日元,把那个让给我。”一旁的瓜子脸·性格强势刻薄·败家子的凶悍大少爷正勒令神官把已经卖给别人的御守给自己要回来。

“你别去为难人家了……”夏油杰苦口婆心。

而现在的夏油杰也还没意识到,他那只能通过和伴侣结合后才能转运的命中注定,已经出现在他的身边了。

【当晚の五条宅】

五条家的长老们看着家主带回来的御守上写着的“一世一双人”集体陷入沉思。

62 Likes

啊啊啊啊啊这个系列太好看了!!!

已经迫不及待要看杰哥娶上清冷猫咪的情节了:pleading_face:

1 Like

啊,爱死这个系列了,这个深闺悟可可爱爱 杰你啥时候开窍呀,哈哈哈

好可爱好可爱,猫猫真的太可爱了,世界上最恐怖最严峻最要紧的事出现了!!!悟猫猫生气了

1 Like

终于等到老师更了,深闺猫猫真的可爱死了
夏油木头什么时候能发现自己喜欢猫猫呦

家主学的砍价技巧根本没用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4 Likes

旺夫猫猫 赛高!

1 Like

【一世一双人】哈哈哈哈哈哈 不愧是你哈哈哈哈哈哈

救命!好可爱!都能想到要是确认关系杰哥亲亲大猫,猫猫都能把自己蒸红

我是卖御守的 已经开上法拉利了

夏杰你挺会想啊

太可愛的互動啦!
夏油老師恭喜你被未來老婆盯上了:rofl:
註定綁定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也太萌了!
这个系列真的怎么看都看不腻
求求求老师更新莫多莫多!

真的太爱了♪~(´ε` )

好萌。。。。。。。!!

终于等到。。。。!期待后续!这个系列的夏五太可爱了><

超爱这个系列啊啊啊啊啊!!我每天复读!!: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pleading_face:

太喜欢这个系列了,夏油老师什么时候能把这只冷清猫猫吃干抹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