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預感(連載中,5/18 樓底更新小劇場w)

如今回想起來,那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像是在開關門窗或外出通車時弄傷了指甲,仍然匆忙地趕往目的地。晨起時連鏡中的自己都沒看清,更不可能看清身邊的人。是屬於會被五條悟迅速遺忘的小事。

不知從何時起,五條悟每次望向夏油傑,就覺得那細長的黑眸中藏著很多秘密。他想再靠近一些,仔細看清那雙眼裡的一切。每每在這一刻,他的好友便會適當地挪出距離,轉移話題,找事情一起忙等等。

然而,這次夏油卻動也不動地盯著五條,淡淡地說了句:「悟,太近了。快要親到了。」

「傑想親我?敢做就來啊。」他閉上了雙眼。

對於五條如此自然地問出口,沒說無聊或是噁心,夏油有點意外,也有點不知該如何反應。若是平時,他們早該互相吐槽「好噁」或是「誰要親你的嘴啊」這類話,然後拳腳相向,滾在宿舍裡打成一團。

鬼使神差地,夏由也沒開口吐槽。他端詳著好友精緻的輪廓,雪白柔軟的睫毛忽閃忽閃,微微噘起的粉潤雙唇堪比果凍。夏油默默地想著眼前的人是個男的,卻比他倆經常關注的少女偶像更可愛。

夏油捧住好友的雙頰吻了上去。藉著以往的經驗,他像在親吻交往中的戀人一般,輕輕含住對方的下唇,以舌尖輕舔薄而敏感的上唇。

「嗯?傑……」沒料到會被舔,五條的身子輕顫了下,他禁不住睜眼望著對方,藍眸中閃爍著期待與驚嚇,像一隻既期待又膽怯的波斯貓。

夏油忍著笑,尚能找到說話的空檔:「悟,張開嘴。」

「呼、唔……嗯、」五條感到雙頰發熱,甚至不知該如何回應,但是夏油叫他張嘴,他就本能地張嘴了。

好友溫熱的舌尖探進五條的口內,帶著一點早餐茶的香氣,靈巧地纏繞住他的舌頭。他有點茫然地想著這就是夏油傑的吻,同時意識到對方仍然捧著自己的臉,腦中一下「轟」地一聲炸開了。

五條想擁有這溫柔指尖的主人,不再讓他這樣碰觸任何人。這點試探性的吻根本就不足夠。是什麼原因?是什麼原因不重要。比起這個,他也想親吻對方。一直以來皆是如此,只要這麼做就對了。

白皙的指尖陷進漆黑的髮絲中,五條只想把夏油按向自己,他一時沒能控制好力道,就把夏油整個人擠進了自己懷裡。

「呃、悟……你的胸……」夏油的嘴唇碰上了五條的胸部,只覺得柔韌結實的胸肌上細小的乳頭逐漸挺立,磨蹭著他的雙唇,「要遲到了。你別玩得太過頭!」

夏油猛地撐起身子,用力將比他高些的五條壓在身下,朝著對方的心口咬了下去,在那柔嫩的乳頭上留下齒痕。

「啊!傑、傑……啊嗯、」五條想反唇相譏,但是一開口就會化作呻吟。於是他有點半收棄地攀住夏油的後背,嗔道:「還不是傑、啊嗯、先想親我、還想要……」

「……好,是我不好。」夏油匆匆地瞥了眼時鐘,人還伏在五條身上,隨手抄起了一旁的外衣,「悟,你快點換制服。我去整理儀容。」

「沒──關──係──」五條揪住對方那撮長瀏海擰了擰,笑瞇瞇地答道:「這樣超好看,好性感。」他差點脫口而出好喜歡。

幾乎是披五條弄到披頭散髮的夏油怔了怔,好氣又好笑地在對方頰邊親了下,「別鬧,這樣不能見人了。只能給悟一個人看。」

「你是認真的?」五條臉紅心跳地向心繫之人伸手,想確認對方的心意。

「嗯,不然是騙你的?」夏油像隻狐狸般瞇起雙眼,他的瀏海落在了五條的面頰上。

「傑……我把你的瀏海弄捲,用髮夾別住喔。」

「哦,你哪來的髮夾?」

「硝子給我的啦!」

黑髮少年把高專制服塞進搭檔的懷裡,看著對方噘嘴的模樣,不禁微微地抿嘴。

如此這般稀鬆平常的日子裡,早上兩人在校內發生了一點小口角。放學後夏油傑來到五條悟的桌前,看到對方趴著沒起來。他覺得五條在裝睡,於是伸手碰碰那亂翹的髮尾,低聲笑了。

「別再賭氣了,悟。我請你吃漢堡。」

話音方落,幾乎同一時間五條抬起頭來,「好啊,我要吃個夠。」

「嗯,走吧。晚了店裡會很擠。」

夏油準備從教室門口出去時已是四下無人,五條從後方拉住了他的手。

「又怎麼啦?」夏油轉過身來,突然看到好友精緻的輪廓在眼前逐漸放大──然後是嘴唇柔軟的觸感。他愣了下,笑意浮上了嘴角,「悟,四個漢堡、炸雞塊加薯條夠麼?」

「四個太少了。我要吃七個!」五條勾住對方的頸子咧嘴笑著,露出了一口白牙。接著又往夏油的臉上親了下,「好開心,傑要請客耶。」

「呵,吃飽之後,做點更開心的事吧。」

黑髮少年湊近好友耳邊說著,並不意外地發現對方的耳輪泛起了一片粉紅色。

速食店內的背景音樂很輕快,卻沒什麼氣氛。五條並不在意氣氛問題,他一面把第五個起司牛肉堡往嘴裡塞,睜大眼盯著坐在對面的夏油。也許是天氣太熱,夏油只點了沙拉與紅茶。

「只吃沙拉而已?吃這麼少。」

「沒關係。七個漢堡不夠?要加點幾個?」夏油說著,就要起身。

「不是,你吃雞塊嘛!」五條把沒等他回答,就把三塊雞塊往沙拉裡放,弄得生菜有點油油的。

「我沒什麼食慾。」看到那點油漬,夏油微微蹙眉。儘管如此,他還是用叉子插起雞塊咬了一口,「有起司的味道。不,是有點悟的味道吧。」

「什麼,我哪是那種味道?」

白髮少年按著桌面起身,湊近對方身邊,天藍色的眼眸看來有點委屈。這種小貓沮喪的模樣把他的好友逗笑了。

「悟的身上有陽光曬過的衣物、炸物、甜點等等,像是野餐的香味。」夏油以較為輕鬆的語氣說著,撫上了對方的面頰。

「哦……聽起來很美味。」五條的眼中映出了好友微笑的面容,他紅著臉脫口而出:「傑會不會想吃掉我?」

「會啊,但不是現在。」夏油揉了揉對方的髮絲,又慢條斯理地吃起了雞塊與沙拉。

「可惡……臉都發熱了。熱死了啦,你的紅茶給我喝一點。」

室內冷氣充足,白髮少年的臉頰卻顯得紅撲撲的,他大口地喝著好友的紅茶,忍不住偷瞄對方進食的模樣,當他們的視線對上時,兩人都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

頭上是混濁的夜空,看不清一顆星子。霓虹燈造成的光害讓夜晚顯得朦朧。夏油瞥了眼走在身邊的人,只見五條雙手插在褲子口袋,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他走著走著,突然挨近夏油身邊,小聲說了句:「傑,巷子裡不對勁。」

「噓。」夏油比了個安靜的手勢,精瘦的軀體微微前傾,「在巷口等我。」

「幹嘛啊,神秘兮兮的。裡面有什麼也嚇不倒我。」

按五條的性格來說,他覺得沒什麼好等的,甚至想擰一把夏油的長瀏海,吐槽對方才該等。但是他看到了那張臉上嚴肅的神情,以及有些發青的膚色讓黑眼圈更顯眼了。他有點愣愣地想著在速食店裡看起來只是沒睡好,怎麼在街燈下顯得毫無血色。

「傑?等等!」五條伸出了手,不知為何他只覺得不伸手,夏油就不會再回頭。

事實上夏油的確沒有回頭。那是條死巷子,從巷內溢出了一灘鮮紅的液體,在五條的手能觸及夏油之前,兩人背後的街燈「滋」地閃爍了下。他的眼前閃過了一些陌生的畫面,戴著眼罩的白髮男子背負著一名黑髮披肩的傷者,對他搖了搖頭。

僅是短短數秒,卻像無盡的虛無那麼漫長。白髮少年揮去了幻影,又一次喊出了心繫之人的名字:「傑,回答我!」

「別那麼大聲,我來了。」夏油摸著嘴角苦笑,像是方才吞下了什麼令人厭惡的東西似的,「悟,走吧。先離我遠一點,嘴裡很……!」

下一秒,五條已經勾住夏油的腦袋,吻了上去。他把小巧柔滑的舌尖探進對方口內,狠狠地吻著。他嘗到了盛夏的苦澀,停滯的空氣帶著水果發酵腐敗的氣味,以及比想像中溫熱,還帶著一點炸物的油味。

就像自己一樣,嘴裡有炸物的油味。

「傑的嘴裡還有我的味道呢。唔?嗯、傑……」五條有點天真地對著心繫之人微笑。

五條的話沒能講完,夏油就取下對方的墨鏡,側首去含近在咫尺的薄唇。前者清楚地在後者眼中看到了一絲冰涼,卻又帶著情慾的審視。

對於夏油的反應,五條既開心又激動。他不在乎在充滿血腥味的暗巷裡接吻,他喜歡夏油這麼渴望他。

「悟,可以麼?」夏油的氣息搔癢了五條的耳朵,他將手探進對方的衣物內,摸著了早上咬過的位置,手指微微捏合著,「從前的你將會死去。」

「什麼啦,」五條微微扭動著身子,跨部貼近對方磨蹭了幾下,露齒笑道:「來吧,你弄不死我。我們會痛快地活下去。」

「若是這樣,真好。」

或許是被好友的直率觸動,夏油把腦袋埋在五條的頸窩裡,深呼吸了下。依然有著在太陽下野餐的暖香,他解開了好友的鈕釦,貪婪地吮吻在纖白側頸上,跨部朝對方斷續地頂弄了幾下。

「唔哇,傑居然、這麼大?」實際感受到對方的尺寸,作死的藍眼波斯貓背脊靠著水泥牆,好半天才擠出一句:「我、我要做些凖備……」

「呵,不好意思。」黑髮少勾起唇角,吻了下太陽眼鏡的鏡角。

「沒人在誇你!」氣鼓鼓的波斯貓忿忿地往前頂了頂,望進那對帶著笑意的黑眸,佯裝嗔怒地說道:「傑,你太大,這樣我會很累耶。」

「悟還沒開始做就累啦。」

黑髮少年吻了下對方的臉頰,語氣中依然忍不住笑。

(TBC)

9 Likes

02

不誇張地說,在這漆黑的小巷子裡,五條的雙手正掌握著他的「青春」。說掌握好像不太正確,應該是與他的青春僵持不下。只見他面紅耳赤地盯著夏油,視線在那瞇縫的狐狸眼與體積傲人的男根之間上下移動,他想說點什麼,卻又說不出口。

此時夏油看穿了好友那點心思,隨手設下了「帳」。五條雙目圓睜地盯著對方,這個總是一絲不苟地說教的人居然這麼會玩?

「想忍耐到回宿舍?……也可以。」夏油從那纖白的頸項吻至凹凸有致的鎖骨,硬挺下身斷續地磨蹭對方,「但是悟忍不住吧?你硬了。」

「我才沒……唔、別捏……嗯啊、」

夏油的雙手輕掐著五條的乳頭搓揉,一股酥麻感傳了過來,五條有點茫然地想著原來男人的胸部也會有感覺?

那是因為撫摸他的人是夏油傑,不是傑就不行的。他感到身子有點發軟,就更加貼近擺弄著他的夏油。

「說謊,乳頭都立起來了。吶,在這裡……把悟變成我的。」夏油解開了五條的褲頭,鬆鬆地握住對方的陰莖。

「唔、傑,摸我……」五條的濕潤的藍眼瞅著對方,小聲說著:「我本來、就屬於傑,呼啊、傑也、屬於我。」

「真可愛啊,我的悟。」夏油呢喃著,用掌心去包覆對方的陰莖,另一手則輕撫著對方的翹臀,搔刮著臀肉間的縫隙。

「傑,不要、前後一起弄……」五條的身子微微顫抖著,已經不知道自己嘴上在說什麼,只是央求著:「我都還沒、碰到傑!」

「要求真多啊……吶,你摸。」夏油停下了動作,有點困擾地瞇著眼笑,讓五條的手去握住他,「悟,別怕。跟著我的動作。」

五條想抗議自己並不害怕,只是有點被嚇到而已。他有樣學樣地用掌心包覆住夏油的陰莖套弄著,那略顯稚拙的動作,讓對方抿起了嘴。

夏油用四指套弄磨擦著五條的陰莖,略顯粗糙的姆指指腹撫過包皮繫帶的位置,一再逗弄著被前液濡濕的鈴口。

「啊!傑、那裡……啊、嗯啊啊!!呼啊、要射、唔……」

「呼、悟、悟……去吧!」

五條斷續地呻吟著,又被夏油吻住了。後者把他倆的莖身握在一起擼動,動作變得粗魯了些,然而這種粗魯卻讓前者感到很受用。

已經不再是擁抱女孩般的小心翼翼,而是真正與身為男性的自己一同達到高潮。他要射在好友的手中,濕淋淋又黏稠地糊了對方一手一身。同時也讓對方射出來,兩人只有彼此,只聽到對方的心跳聲。

這麼一想,五條覺得開心極了。就好像童話中的星星都墜落下來,包圍住他們,星星穿過大氣層,可能是冰涼的,但是夏油的呼吸與雙手都如此炙熱,他又湊上去親吻對方,磨蹭著好友的胸膛。

「悟,別太亢奮了。」夏油用墨鏡的鏡架輕輕碰了下對方顫抖的肩膀,「拿好。我得去買點東西,你在這裡等我。」

「咦?要買什麼!?傑才是吧,那麼大……」

就在五條為了掩飾羞怯,撓了撓腦袋,邊抱怨邊戴上墨鏡的片刻,背後的牆上出現了黑泥劃線般的格子,逐漸化作了異空間般的裂縫。他早已看慣夏油的咒靈操術,卻不理解此時為何放出咒靈。

那是隻眼生的圓形咒靈,通體透亮,又閃著淡藍的光芒。五條心想這傢伙看來不怎麼強,自己也沒感受到異狀,看來並非為了戰鬥。

「藍色的,你的主人總是讓我等。」五條聳了聳肩,忍著下身的濕黏與不適感,朝淡藍色咒靈腦袋上彈了下手指。

一瞬間一陣電流通過五條的手指,他又看見了戴眼罩的白髮男子。這回對方獨自一人,對著他扯下了眼罩。

「不想未來更加痛苦,就別再親近夏油傑。」那是與五條如出一轍的面容,但看上去冷靜許多,成人的輪廓也多了些風霜。

「你這傢伙……難道是我?」十七歲的五條驚訝到墨鏡都滑了下來。他知道這句話很蠢,但他的六眼在訴說著這個男人就是如假包換的自己。

「我是『最初的五條悟』。悟,這是為了你好,也是為了他好。」二十八歲的五條語氣平穩,將手筋明顯的右手擱在咒靈渾圓的腦袋上,說著:「阿藍(あお)在這裡的話,表示現在的傑已經察覺了。」

「察覺什麼?你那邊的傑又如何?」十七歲的五條緊盯著年長的自己,覺得火氣都上來了,怒道:「說呀,將來的傑怎麼了?」

「傑離開了我的世界,再也不會讓我等了。」

「這……怎麼會這樣?慢著!我還有事要問你……!!」

二十八歲的男人對十七歲的男孩淺淺一笑,把眼罩戴了回去。他的身子浮了起來,對著伸出手的男孩說道:「話雖如此,你肯定不想離開他。我有預感,再怎麼難以觸及,每個世界的五條悟都不願離開夏油傑。」

五條盯著二十八歲的自己,隱藏在眼罩下的面容看不出哀傷,唇角還帶著有些安撫感的笑容。但那並不是滿足於現況的笑容,而是與自己的世界妥協了,身為一名成年人在安撫孩子的表情。

「悟,你的眼睛……不,該說是我的眼睛。」飄浮在空中的白髮男子雙手插在口袋裡,輕鬆地屈著雙腿,「閃閃發光,像盛滿了星子一般。這希望的星子不會從指縫間滑落的。這跟每個世界的我們都不同。」

十七歲的五條攤開雙手,伸出舌頭,做了一個「有病要醫」的表情,二十八歲的五條樂得呵呵大笑,留下一句:「如此可愛,現在的傑會對你說出真心話吧。」

「悟、悟?你沒事吧?」

當十七歲的五條悟睜開雙眼,他枕在夏油傑的大腿上,屬於他的傑很當心地攬著他,嘴裡絮絮叨叨著:「抱歉,剛才沒能向你解釋。我在巷子裡面看見了這隻淡藍色咒靈,雖然它沒有主動擊,為了周遭的安全,還是處理了下。」

「……我沒事。」五條花了點時間找回自己的聲音。他沒有起身,直接抓著對方的胸口的衣物,「傑,你吞下阿藍時有沒有看到什麼?」

「會看到什麼?阿藍只是普通的三級咒靈。」夏油的表情顯得柔和了些,他伸手順了順對方亂翹的毛髮。

「騙人,那還留它幹嘛?」五條的藍眸閃過一絲光亮,戳著好友的臉頰,「我剛才只碰了它一下,就看到了未來。傑也很感興趣吧?」

「我沒騙你。」夏油很快地戳回去,他的指尖觸及五條紅潤的臉龐,輕聲解釋:「接觸這隻咒靈時感到一股沉靜的悲傷,有一股既陌生又懷念的感覺,像是步入中年後的悟吧。」

「中年?……你還把它一口吞了。」五條有點為二十八歲的自己叫屈。

「畢竟是咒靈。」夏油的黑眸裡帶著薄涼的笑意,靈巧的指尖觸及了五條的雙唇,「但是比平時容易入口一些。」

「什麼跟什麼啊!?你不是還說嘴裡很……!!」

晚風輕輕拂過兩人的髮絲,五條敏銳地感受到夏油解除了帳,然後俯首吻住了他。蜻蜓點水的一吻,甚至比吹拂著髮梢的風兒更柔軟。

「苦澀而柔軟,還有著悟的香氣。」夏油挪出一點距離,兀自說著,盯著那對閃現點點星光的藍眸,「即使我看不見他,也能吃了他。」

「……傑好色。」五條的手像貓掌似的推開好友的臉,小聲抱怨:「還把帳解除了,想幹嘛?」

「我在想悟的事。」夏油注視著躺在膝上的人,迎上對方的視線,「我要在我們的世界吻你。」

兩人雙唇重疊的片刻,白髮少年忘了某些事。比如來自未來的警告,以及他們怎會不約而同地知道「阿藍」這個名字。但是他至少還記得問問對方到底去買了什麼。

「等等,傑剛才去買什麼?」五條的貓掌又一次抵上了夏油的下巴。

「給你補充一下水分。」夏油又露出了狐狸似的表情,「來,白葡萄加味加味水。」他用加味水的瓶子碰了下好友白裡透紅的臉頰,「還有這個跟這個。」

「橄欖油?傑想做料理啊。我要第一個吃。」五條抓著加味水的瓶子,一骨碌地爬了起來,「還有另一個是、是套子……?」

「嗯,是套子啊。」夏油態若自然地說著,「悟知道的吧?男性之間也需要使用套子。」

「傑,你要用這個……」五條一不注意,差點把手上的加味水給捏爆了。

「悟是不戴套派的?好大膽呢。」夏油把東西放回了購物袋。

「不是啦!你、你就這樣買回來!?」

「我穿著制服,是託在藥妝店打工的朋友買的。」

「還託人買……傑居然這麼想跟我做?」五條幾乎是呆住了,只能愣愣地望著對方。

「悟今晚不想與我更進一步?」夏油將好友被風吹亂的髮絲順到耳後,「無妨,那就以備不時之需。」

「啊?到底怎樣……好氣人。」五條說著,把腦袋靠在夏油的肩上,「傑,你不肯說,那我來說。我想要傑。」

「悟……別氣了。我先問你,就是因為我想抱你。」

聽了夏油的告白,五條像隻波斯貓似的,用腦袋磨蹭著對方。

兩人在回宿舍的電車上相依相偎,五條手裡那瓶白葡萄加味水都被掌心的溫度捂熱了。他還沒有喝上一口。

(TBC)

9 Likes

03

回到宿舍之後,五條沒有去淋浴。他只穿著白襯衫,連門也不敲,理所當然地晃進夏油的房間。房內的夏油正脫上衣脫到一半,淺灰色圓領T恤纏繞在精壯的右臂上,屬於習武者的堅實腹肌一覽無遺。

「外套裡面沒穿襯衫?」五條隨手把門帶上,毫不猶豫地往對方懷裡鑽,手也往腹肌上摸去,「你說過儀容不整就是生活頹廢。」

「洗了。早上還沒乾。」夏油隨手把腦後的髮繩拉開,讓半長不短的黑髮披散在肩上,他由著五條摸他的腹肌,繼續把T恤從手上拉下來,放在一旁的椅背上。

「你的身上總有著清爽的皂香,有點冷冷的感覺。」

「嗯,悟,到床上去吧。」夏油攬著人就往自己床上坐,以他的支撐力,不怕五條直接往他身上坐。

聽到夏油那種有點敷衍,又帶著慵懶的蠱惑,五條歪著腦袋湊近他耳邊,使了一點力,把他按倒在床上磨蹭,「把我的氣味留在傑身上。」

「很有男人味呢。」帶點調笑的語氣,夏油雙手摸向對方窄小的臀部,隔著制服褲掐了一把,「悟不喜歡我……」

「你在說什麼鬼?」五條像隻炸毛的波斯貓,打斷對方的話,白皙的指尖觸摸著夏油驚訝的臉龐,像在確認對方的心意,「告訴我,傑會跟不喜歡的人做嗎?」

「咦?我只是想說悟不喜歡我前後一起弄吧。」夏油有點訝異地回答,他看到五條一臉貓咪吃到酸梅的表情,連鼻尖都皺起來,忍不住湊上去吻那噘起的雙唇,笑道:「喜歡你,你的表情總讓人看不膩。」

「……傑有時會突然說出肉麻話呢。」

「是真的啊。」夏油骨節分明的手扣住對方的手腕,將那隻猶疑的手移向自己的左胸,「感覺得到吧?你讓我心跳加速。」

「真是老派。」五條感到好友的心臟就在掌心下跳動,他在那結實的胸膛上搔弄著、輕捏著,試圖掌握對方的心,「噗通噗通,傑的心跳屬於我。嘿嘿,我說出來了。」

「很癢啊……悟,那麼,你的心上哪兒去了?」

柔和中帶著撩撥的口吻,使五條不由自主地偎向對方懷裡,輕聲回應:「我的心?現在在傑的手中跳著。」

「咦,悟也很會說肉麻話嘛。」夏油年輕觸著對方白皙光滑的面頰,撫弄著一撮雪白柔軟的髮絲,那點炸毛的感覺慢慢地消了下來。

「我是認真的。」伴隨這句答覆,白到近乎透明的指尖在對方胸前滑動著,有點淘氣地在乳頭上打圈,「想要傑的一切。」

「說這種話好麼?要當心一點。」夏油撫弄的動作停了下來。

「如果是傑的話,我什麼都能做。」五條吻在對方的心口,俏皮地以舌尖輕舔了下,「全都想試試看,一起變得舒服。」

「是麼?悟還沒做就累了吧。」夏油的指尖撫上白皙的頸項,溫柔地磨擦著有點發燙的吻痕,輕輕呼氣,「別亂來,你會起不了床。」

「自信度破表啊。傑,給我會讓我很累的東西。」

夏油以為按照五條的性子會說累也是你害的。他完全沒想到對方會往他的褲檔揉捏幾下,然後一個個解開高腰褲上的五顆釦子,把他的性器直接從褲子裡掏出來。

「傑,」五條溫熱的掌心包覆在柱身上,挪近嘴邊輕舔了下。「有點舊硬幣的酸味,還有點下過雨後的茶香……是傑的味道。」

「你怎麼直接舔……」夏油的身體震了下,這幾個月都在用茶樹皂,以及常喝紅茶的瑣事被對方注意到,他感到臉上有點發熱。

「啊?那要戴套口交?那樣不會爽吧,而且我不想吃套子。」

好友柔軟掌心的熱度,清澈的藍眸透著疑問,讓夏油一時之間難以回答。他想說你就不能換個講法?但是對男性而言,被口得不爽倒也是個問題。他想到早上被舔了嘴唇就有點瑟縮的貓兒,吸了一口氣,決定看看淘氣的貓兒的打算,暫時由著對方去了。

「欸,傑太色了吧。怎麼比在街上時更大?」五條湊過去像舔霜淇淋似地,以小巧粉嫩的舌尖舔弄著外型猙獰的性器。他的舌尖延著傘緣、繫帶與柱身輕撫,含精不清地說著:「所以常穿、燈籠褲……唔姆、啾。」

(這隻色貓真是的,到底是誰色啊。)

大飽眼福的當兒,夏油已不再出聲阻止。他原本以為對方很生澀很胡來,會像自慰般隨意擼動,沒想到眼前的人居然邊抱怨邊用嘴去含,還能一面含一面吸,又吸又吻。

夏油打量著五條為他口交的側臉,心想真是意外的光景。自己的陰莖就像某種赤紅中混著黑褐色的邪靈,即將侵犯柔嫩窄小的口腔。他不是初次被人抱怨那話兒很大,但是聽到五條一次次地說,總覺得有點難以平靜。

「呼……悟,再吞深一點。」夏油瞇起眼撫上了對方的後腦,把那張還帶點稚氣的臉孔壓向自己的胯間。

「傑、唔……呼、嗯唔……」

坦白說五條不太清楚夏油的開關在哪裡,但是同為男性,他能用自己的身體去想像。這麼做的話,自己會感到舒服,傑應該也會舒服。

配合著吞吐的動作,他以柔軟濕潤的口腔去包覆陰莖頸的部分,將那根巨物送入口內深處滑動,微微轉動腦袋,溫熱的口腔內側摩擦著侵入口內的性器,模擬著交合的動作,讓他覺得自己的嘴就像一個穴口。

是能吞噬夏油傑的苦夏與慾望的柔軟穴口,無所不能。這麼想著,五條迷迷糊糊地笑了。他嘴裡含著夏油的性器,鼻腔與口腔裡充斥著對方的氣味,只覺得渾身發熱,腹部一陣悶脹感,褲檔前面漸漸隆起一個包。

(吸傑吸到自己勃起了……總之,先把他吸出來。)

五條這麼想著,呼出一口氣,把勃起的性器從口中挪出來,舌尖沾黏著透明的前液在青節浮凸的性器上舔弄,沒注意到夏油的眼神變得銳利起來。既然夏油要他吞深一點,他就這麼做,他想做到對方希望的一切。

「趴著吸傑……不好吸。」五條噘著嘴,粉潤的嘴唇上還染著一絲白濁,他並未試圖隱藏下身的小山丘,大大咧咧地下了床,伏在了夏油的身前,再次用手扶著柱身,張口含住硬挺的龜頭,像在吸甜筒底部的霜淇淋那樣,發出了明顯的「滋滋」聲。

「悟,繼續、吃啊。別像吃冰那樣,只吸……一點點。」

夏油的氣息有點不穩,他雙手扣住五條的腦袋,毫無預警地挺進。他已經在控制力道,但這一下挺進還是讓對方發出了嗆咳聲,他像是沒聽到一般,直接操進了那張嘴裡,幾乎把那粉嫩的小嘴邊緣撐得發白。

在這迷亂的一刻,五條已是連夏油的名字都叫不出了。他依舊吞吃著嘴裡的凶器,壓抑著喉嚨深處的作嘔感,被對方那根巨物不斷地深掘著,他只覺得連腦袋都快要被操暈了,口水與精液沿著小巧的下巴滑落,染濕了透出膚色的襯衫,看來好不淫蕩。

「你硬了?不好受呢,讓我來幫你。」夏油的語氣就像在說你餓不餓?我幫你帶點甜的。他退了出來,一把捏住五條的下顎,「……話說悟是吸男人的屌,自己就會硬的類型?」

「咳、咳咳……只有、吸傑。」五條眼中含著生理性的淚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來,他幾乎是抽噎著問道:「傑在……生什麼氣啊!?明明是你操我的嘴、把我操到硬了啦!」

「別再說了。先閉上眼睛……!」夏油帶著淺笑的輪廓扭曲了下。

在這個節骨眼上,白髮藍眸的少年怔了怔。僅僅數秒的猶豫,噴濺而出的白濁佔據了視線,甚至有一些跑進他的眼裡。在感到臉部一陣濕滑的片刻,他的第一個念頭不是被顏射,而是成功地讓對方產生性衝動。

於是他天真地舔了下染白唇角的精液,渾然不覺桃紅的舌尖沾上白濁的模樣多麼誘人。然後對著額角與手腕浮出青筋的好友說道:「傑,你射了。你對著我……!?」

他想說你對著我射了。甚至講幾句得意的話,眼前的人卻湊近過來,狠狠地吻了上去。

這是幾乎奪去呼吸的熱吻,五條在夏油的黑眸中瞥見了執著的火光,他感到心跳漏了一拍,有點茫然地想著這張總是說著正論的嘴真色情,正在吸吮著自己的舌頭。嘴裡已經全是對方的味道與痕跡了。

「呼……悟,你知道、被操是怎麼回事?」夏油的聲音帶著熱吻後的喘息,聽上去有些沉,充滿夏季的倦怠與慵懶。

「呼啊、呼啊……」五條喘著喘著,就微笑了。他愉快地想著對方對話語如此敏感,其實內心是很溫柔的。「傑……照你喜歡的、方式來吧。用力地擺弄我,我沒那麼柔弱。」

夏油以姆指指腹拭去黏附在五條臉上的精液,有些頭疼地想著自己該溫柔一點,是要抱他,不是讓他覺得被操嘴巴操到硬了。

自己的腥味揉合好友的體溫,對夏油而言,這並非理所當然之事。這不是個令人愉快的吻,但是至少很真實。而且如他所想,五條靜了下來。於是他一面吻著,一面去碰對方跨間的小丘,隔著制服褲握了下去。

(TBC)

7 Likes

唉呀,第03回停在這裡會不會有人想暴走XDD…
想看後續,歡迎留言。近期三次元忙碌,血條已空x

一發完短篇《 Little☆Date》也請食用XDD 週末愉快~

2 Likes

老师的描写好涩哦: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suki

1 Like

謝謝喜歡=w=////…

希望我擁有週更的力量!

好香好香好香,不会虐吧大大 :sob:

1 Like

謝謝支持>w< 週末想多寫點互相依偎小情侶~

結果04真的都在貼貼跟肉,05要讓劇情有所進展啊XDD"…

04

被夏油的手握住下身隔著褲檔推揉著,五條扭動了下,粉紅的唇瓣微張,發出貓叫似的呻吟,忘記了親吻。濕潤的星眸直瞅著他,就像央求著情人的少女一般。比任何小說與影劇中描寫的戀人都溫柔可人。

不,哪有這種眼眸能呈現碧海藍天,褲檔中央的小山丘在自己手中微微顫動著,細喘的紅唇上染著白濁,還能笑出一口白牙的女友啊?

只有每天滾在一起,幾乎是臉貼著臉一起生活,連對方的汗水、血液、唾液與精液都嘗過的好友,想嘗嘗比擁抱更接近的距離,一再靠近,才會走到了這一步。

夏油在心裡吐槽自己被好友的美貌迷惑,把視線移至那被精液染濕的胸口,粉紅的突起若隱若現。他吸了一口氣,解開對方的襯衫,露出了白得通透的肌膚,以及似乎在勾人嚙咬的乳尖。

他輕推著五條的肩膀,在對方會意躺下時覆了上去,靈巧的指尖撫過純白的碎髮,彷彿觸及融化在掌心的雪。在這個瞬間,似乎有什麼附著在他的心上,是那麼脆弱,卻又清明地滲透到心底,需要他去呵護與珍愛。少年尚未明白,這將是他終其一生試圖釐清的感情。

敏感的耳廓連同髮絲被夏油撫弄著,五條笑著說:「會癢啦,傑……」

五條想湊上去親吻對方,想圈住那黑髮的腦袋,想說出心裡的話。但是他一對上那雙滿溢柔情的棕眸,心裡就像變得透明一般,只能默默凝望著對方的雙眼,感到面頰一陣燙紅,卻又捨不得閉上眼睛。

然而夏油卻瞇著眼與五條鼻尖輕觸,在耳鬢廝磨之際,沿著白裡透紅的肌膚吻至有如初雪般的睫毛,滑順地剝下深色的長褲,露出了白皙勻稱的雙腿。他將那色素淡薄的性器包覆在掌心中,以指腹摩擦著繫帶的部分,感到那根性器在手裡微微脈動。

「啊、嗯啊、怎麼只有我……傑也脫……」

「嗯,當然了。悟不用擔心。」

那些像花瓣般溫存的吻落在眼瞼上,五條瑟縮了下,但是順從地閉上眼,感受著夏油的親吻與愛撫。他知道那個吻的用意是希望他閉上眼,他想把一切交付到對方手裡,卻又忍不住開口央求,如此陌生的感情令人不安,他總覺得這樣不太像自己。

「放鬆一點,別這麼緊張。」

「傑、傑……」

夏油嘴上安慰著,伸手去構放在床頭的玻璃瓶,那頭光亮的黑髮披散下來,垂落在五條泛起紅暈的頰邊。被柔軟髮絲觸及肌膚,他感到內心泛起一陣陣的漣漪,小聲喚著對方的名字。

兩人慢慢找回了自己的步調,摸索著彼此的身體。夏油淡淡地想著這種關係有點微妙。可是他的確想與五條擁有更緊密的羈絆,而對方也允許他這麼做。如果其中有愛,那看來會好些。儘管愛在他看來是某種軟性的詛咒,他依舊喜歡那雙藍眸中閃爍的渴望。

如果這能被稱為「愛」,他想愛著懷裡的人。他們總是如此接近,關注著彼此的一舉一動,睜開眼就要看到對方。如果這不是愛,會是什麼?

「悟,希望你會喜歡特級橄欖油。」夏油淡淡地說著,從桃紅色包裝的深色玻璃瓶中倒出油液,在掌心搓揉。

「那又不甜。我更喜歡傑的味道。」五條的睫毛忽閃忽閃,他說著實話,但是更像情話,他湊過腦袋吻在心繫之人的面頰上。

「你啊……別太煽動我。」夏油把橄欖油均勻地塗在右手手指的各個指節,他一臉慣有的淡漠,眼中卻有點零星的笑意,「張開腿,或者你想自行潤滑。我看著。」

「哦,笑死……壞男人!」五條憋著笑著拉過對方的手,「還看什麼啦?我早該猜到傑想做的料理就是我。」

夏油不去考慮自己算不算壞男人,但是五條覺得他壞,卻讓他產生了一股莫名的興奮與愧疚──用己身的慾望去浸染、去覆蓋五條,兩人一同陷落的恐懼與快感,是他面對任何對象都未曾感受到的。

然而五條像是渾然不覺,少女般粉潤的雙唇觸及骨節分明手指,那點柔軟的感覺已經透過血肉深達指骨,狠狠地攫獲了夏油的心。

他俯首堵住了好友憋著笑的小貓嘴,往那白如凝脂的腿肉捏了一把,帶著油光的指尖滑向臀縫,在入口處搔弄著,輕輕撥開了緊繃的穴口,將食指指尖探了進去,擺弄著肉穴內裡的褶層,搓弄按壓著,進得更深的同時,又增加了第二根手指。

「呃、傑,你……」五條一下咬在了夏油的薄唇上,沒咬出血來,但留下了綿密的齒痕。

「別說話,悟。你會咬到舌頭。」夏油吃痛,卻不怎麼在意,往那顫抖的雙唇上輕舔了下,「感覺到了?你的內裡很熱呢,正在絞緊我的手指,就這麼想要我?」

「是傑說想要……!啊、嗯唔、」五條開口反駁,卻又覺得有點好笑。

少年們知道這沒什麼好爭。他們始終在互相較勁,彼此渴望,卻又總是忍不住地想鬥嘴。

在夏油放入第三根手指時,五條忍不住扭著腰,想要將他的手指吞得更深一些,原本緊繃的穴口也慢慢變得柔軟,能容納油滑的手指操弄著柔嫩的腸壁,夏油修長的指尖隔著綿軟的腸肉觸及前列線的位置,他按壓著細小的突起,另一手則去捏揉對方挺立的乳頭,也施予舔拭與嚙咬。

「啊嗯、傑……不行、這樣會射……」五條的身子彈了下,他攀住夏油的肩膀,帶了點哭腔小聲央求:「想要、一起射。」

「真可愛,那就照悟想要的吧。」夏油吻了吻五條,然後伸手去摸套子,卻被對方阻住了動作。

「我說過、不想吃套子。」五條的雙眼很濕潤,彷彿可以掬起的一汪蒼穹,他細細地喘息,直盯著身上有點怔住的好友,「傑的……直接進來吧。讓我吃掉你,想要、傑的全部。」

「說什麼傻話……」夏油手中的套子掉在床邊,「你會受傷的。」

「傑會、傷害我?真令人心跳。」五條輕喘著,紅舌尖舔了下對方的下巴,「來吧,你懂的……我不想被手指、插到射。」

在這個瞬間,夏油傑已經無法拒絕五條悟的誘惑。他原本就沒打算拒絕,只是想溫柔一點,多點前戲,就算是男男親熱,也稍微有點氣氛。

即使對方被自己壓在身下,依然是平時那個氣焰高漲,狂放不羈,美到不可方物的少爺。夏油在感動之餘,又有點想發笑。他想調侃對方陷得太深,殊不知自己早就跟著陷了下去。

在夏油進入五條體內的瞬間,後者覺得肺部的空氣都被對方擠壓出來了。男友擁有如此雄厚的本錢,讓他在尖叫連連的同時,不禁有點感嘆。柔軟的肉壁貪婪地吸附住侵入體內的巨物,奮力絞緊,他喘出聲來,斷續地喚著對方的名字。

「悟……你好緊、這樣我沒法動啊。」夏油喘著粗氣,停下了挺進的動作,他拍拍那張疼到發白的小臉,彈了下已經被吸到帶點赤紅的乳尖,低聲說道:「沒事的,放鬆一點……會讓你更舒服的。」

「啊、啊啊!!傑、別彈……嗚、」五條幾乎是咬在那結實肩頭上,才把喉嚨裡的尖叫給壓了下去。

「抱歉呢。」夏油吻了下那佈滿淚水與唾液的面孔,「悟不喜歡我前後一起弄,所以我想想……這樣舒服麼?」他開始舔弄著對方敏感的耳廓,以舌尖弄出了一些水聲,繼續揉捏著已經有點腫脹的乳尖。

「嗚……嗯啊、傑、傑……喜歡、啊啊、很舒服……」

沒過多久,五條已是雙眼迷茫,一小截紅嫩的軟舌垂在口外,唾液瞬著小巧的下顎滑向頸部,還小幅度地擺動著臀部,看來已經不那麼疼了。夏油看在眼裡,甚至有一股衝動去吸啜那對濕潤的藍眸。

「是呢,很舒服……我也喜歡悟。」夏油把凌亂的黑髮腦後撥,顯露青筋的臂膀抬起了對方的雙腿,架在自己的肩上,在染著前液的白嫩腿肉上留下惹眼的吻痕,「好淫蕩啊……給你全部、都不足夠吧?」

「呼啊、還不夠……」五條伸手圈住對方的腦袋,細聲答道:「給我、你的一切……啊、嗚啊啊!!傑、傑!!」

在五條斷續的央求聲中,夏油沒跟他客氣,又一次長驅直入地侵入,幾乎要穿透他的腹腔,那要命的凶器在他的敏感點上磨擦著,硬挺的龜頭頂到乙狀結腸的位置,然後連根拔起,換個體位,再次狠狠地操了進去。

兩人的下身簡直像烙在一起,深深地互相嵌入。五條被插到身子往上彈,他倏地睜開眼,腦袋向後仰,無聲地張嘴,唾液與汗水都飛濺到空氣中,潮紅的面頰佈滿淚痕,已經喊到嗓子都啞了。

然而夏油有力的雙手扣住他酸軟的腰,把他給按回了身上,在他耳邊呼氣,「真是的,悟,別逃啊。就像你希望的……我還想、要你!」

「不、傑……啊!不要了、不要……嗚、」五條嘴上拒絕,在對方挺進時卻本能將臀部往下挪,油液混合著體液引起的水聲,囊袋拍打著臀肉的感觸讓他感覺痴狂又羞恥。

「說謊,貪吃的小嘴、整根都吃進去了……吶,悟其實想被……前後一起弄吧?」

對於男友如此的調戲,淚泡泡的貓兒只能發出一聲驚喘代替回答。

這陣惹人愛憐的喘息讓夏油勾起唇角,他知道五條無法拒絕。他將那根色素淡薄的性器握在手中撫弄,變換著角度頂弄柔嫩的腸壁,還沒套弄個幾下,五條就嗚咽著射在他手裡。

一晚解放了三次,五條覺得身體軟得像棉花,但是肉壁仍然斷續地收縮著,絞緊那根巨物。在迷亂之中,他感到了一股暖流流入體內。

「唔……不行了。傑,有好多、小星星……」五條感到眼前冒出幾顆星星,喃喃囈語:「感覺裡面好像、變成了……傑的形狀。」

「咳咳,太直白了。你今晚不想睡了是吧……悟。」

少年撫摸了下看見星星的貓兒,讓他在自己懷裡稍事歇息。

在夏油傑眼中,渴望肉體結合的五條簡直可愛到無法可想。明天起他們之間會變得如何?能否像平時一般自然地對話,一起出任務?或是習於互相撫慰,更加地形影不離。

這個念頭使少年感到雙頰一熱,他不禁對方懷裡的貓兒微笑,下意識地把他攬緊了些。

只因為他是夏油傑,而自己是五條悟,兩人在一起是無所不能的。貓兒的藍眸總是這麼向少年傾訴著。

(TBC)

9 Likes

好温馨,小情侣甜甜的做莫多莫多: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1 Like

【突發的小劇場① ~我的笨瀏海~】

悟:夏油傑同學,廣播尋人夏油傑同學——你的H本 & 片片還在我的抽屜……(大聲)

傑:悟,你啊……(過來捂他的嘴)

悟(竊笑):傑,你敢走,我就把你收藏的片片公開。

傑:全扔了吧。裡面有幾片明明是你的吧(狐狸瞇瞇眼)

悟(羞):對啦,是我的啦!還不是你推薦的系列////……

傑:噗……好吧,悟有什麼心得?進步呢(狐狸瞇瞇眼)

悟:可惡,走開啦你!!(差點捏出「茈」來)

傑:那我要走了喔(笑)

悟:不行qwq!!……給我回來(寬麵條淚)

傑:別哭啊……很多猴子在看了(抱住了悟)

【突發的小劇場② ~跟笨瀏海永遠在一起~】

傑:悟,你在做什麼……(忍不住笑)

悟:這部不夠色,感覺不適合,我再換一部。

傑:看這邊(撫上對方的臉頰),你已經換了五部片片了……就這麼想絆住我?

悟:沒錯啊。

傑:等會全扔了吧。悟,先坐到我腿上來。

悟:傑……好色啦(笑)

傑:好了,夠色了。夠色了www(抱抱拍拍)

悟:太敷衍我了,傑> <…www(自己也忍不住笑)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w=

《預感》本傳暫時放置中,在刷幻影。有空會更新的(你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