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回归线(校长夏x家主五/abo/破镜重圆)更18

老师这篇会出本吗…:pleading_face::tulip:太好看了想要收藏

1 Like

真好奇后来悟是怎么提高了和杰的匹配度的,蹲蹲

1 Like

!很高兴收获你的喜欢~但是目前暂时没有出本打算:confounded::confounded:

2 Likes

~(>_<)感谢回复!特别特别喜欢老师这篇文,期待后续!

期待杰知道真相后的反应……
写的太好了呜呜呜

chapter17

“你的意思是……”夏油杰有些费力地消化,“因为之前的发情期,我射在里面,误打误撞把信息素通过精液留在你的身体了?”

“是啊,之前的每个发情期不都这么过来的,谁知道还有这回事。”

发情期时的omega对于信息素会更加敏感,对任何信息素的记忆都会更加深刻,所以已经进行标记过的alpha信息素才能有效抚慰omega度过发情期。

“我上次能够临时标记你不是因为匹配度变化,是因为你连着打了几年我的信息素,你的身体早已习惯了我的信息素味道,对么?”

怎么能让两种不相合的东西顺利交融呢?就像做糕点时的蛋黄液和打发好的蛋清液,只有先放入少量使两者能够相存,而后才能大量相融。

“嗯,可以这么说吧。”

夏油杰沉默良久。

骤然安静的气氛让五条悟眼皮跳了两下,他戳戳夏油杰的肩膀,试图将他的注意唤回:“喂——”

“你不会在介意我偷偷用你的信息素吧?抽信息素又不疼,而且事出有……”

话没落地,夏油杰将他拥入怀中,用了十足的力道,勒得他胸口发闷。其手中的黑瓶子和注射器随着这个动作咕噜噜地滚落在地,五条悟不经意一看,竟看见瓶子上面碎出几道裂纹。

想必是拿在手中时太过用力,无意掐裂。装信息素的瓶子是由特殊材质制成的,即使有了裂痕,从高处摔落的时候也不会轻易破碎,很是坚固。但反过来看,这么坚固的瓶子竟会被人的气力生生掰出好几处碎缝来。

“喂喂喂?虽然你力气很大,但这样也勒不死我啊,有点难受就是了。”五条悟摸了摸他的紧绷的背,故意玩笑道。

夏油杰悄悄松了劲,一点点放松下来,往五条悟颈窝贴去。五条悟带的是抑制手环,不是隔离贴,因此近距离下能闻见一点薄荷味,很淡。夏油杰闷声道:“排异反应一直都很严重吗?”

“最近还好了吧。”五条悟含糊道。

言下之意就是前几年还是很严重。

夏油杰的手控制不住轻微颤抖,不由自主道:“抱歉,没有想到你的发情期……如果知道这些,当时就标记会不会好一点。”

和五条悟之间的情感在分手几年中压抑居多,刻意回避是为了不让多余的情感汹涌。他不嗟悔自己做的任何决定,可现在脑海里难免想着,如果哪怕有一次五条悟没有战胜身体的排异反应呢。

“如果知道这些不分手会不会好一点?”五条悟没好气道。

怀里的人不吭声了,只余呼吸喷洒在颈侧。夏油杰无法给出关于这个假设的答案,从结婚这个消息传来至今,他总是徘徊在当局者迷的困境中。要思考的东西有很多,成了夏油校长之后,他与这个身份逐渐熔于一炉,和五条悟分手之后,属于夏油杰的私情也都被割舍了。于是夏油杰的比重在他身上被剥落得所剩无几,他在那一瞬间真正成为了夏油校长。

因为夏油杰太稚嫩了,太青涩了,太无能了。所以他说服自己接受这蜕变。把旧的都褪去,才能套上新的。两个尚且天真的年轻人要怎么对抗老成狡猾者有意的利用。

他是被风一吹适值落在咒术界的孤草,他无依无靠地来,就无所谓孑然一身地走。可五条悟根生土长在咒术界,他肩负最强,又斡旋御三家之中。他不该再有多余的负担,不该被当枪使。

头脑一热答应五条悟结婚以后,他常常惧怕旧事卷土重来,又庆幸于好在他已经落地生根,能遮出一片荫庇。新的枝丫抽条,属于夏油杰的部分终于重新活络在他的躯体里。

重逢在这个时候是一件极幸运的事。在他们有续写故事的能力的时候。

五条悟久等不到他的回答,忿忿道:“什么意思啊?!杰真不会说话,我要去把老头找的那两个人叫回来……唔!”

说到这里,本好好靠着他的夏油杰突然一口咬在他肩上。

“现在除了我,根本没人标记得了悟吧。”五条悟肩上烙下两排浅浅的牙印,夏油杰舔了舔被自己弄出的痕迹。

五条悟气哼哼:“找人咬一口就好了,反正你根本没标记过我。”

“找人咬一口?”夏油杰退开一步,笑着看向他,目光阴晦,“你们家长老知不知道你这几年一直注射一个匹配度才二十的alpha的信息素?知不知道我的信息素早在高专就在你体内了?知不知道就算匹配度再低你也是我的omega?谁咬得动你,悟?”

“我以为是五条家替你选择的我,如果是你的信息素替你选择我……”夏油杰的笑带上了几分真心实意,“那也很好。”

只是多少有种命运弄人的荒谬感。

五条悟早已被他一连串反问问得迷糊,心脏怦怦狂跳。夏油杰从未在感情上展示出类似于工作中强势的一面,他把自己的占有欲藏得妥帖,只在偶尔露出边边角角。

他想说点什么,嘴唇嚅动,未等开口,“砰”的一声,五条悟身后的门被夏油杰用脚踹上,手上的抑制手环被拽了下来。

屋内很快漫溢起薄荷香。

“现在?”意识到了夏油杰的打算,五条悟挑了挑眉,话锋一转,“还是白天呢,好急哦杰。”

“那怎么办?”夏油杰好似真的很苦恼,“再不标记我的法定丈夫就要和别人跑了。”

既然阴差阳错之下,五条悟为他们的标记硬生生创造出了条件,那么比起注射他的信息素,永久标记是更加一劳永逸的选择。

他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呢喃道:“难怪我对你的信息素也有感觉……”

AO之间的信息素作用效果本就是相互的。

五条悟主动将自己的腺体暴露在夏油杰面前,隐含催促意味,道:“快点啦。”

他身上还穿着宽松的日常款和服,是今早作为家主出面特意换上的。随意一拉,背后的皮肤露了大片。

黏腻的湿润感在下一刻如约而至,夏油杰轻柔地舔湿了他的腺体。随着他的舔弄,五条悟突然觉得很痒,缩了缩脖子,往夏油杰身上钻了钻。

“还没咬呢。”夏油杰拍拍他的腰,安抚意味十足。

五条悟抓上夏油杰的衣角,道:“有点奇怪。”

“别怕。”夏油杰亲了亲他的腺体。

更痒了。

五条悟想说自己怎么会怕这个?又不至于虚弱成这样,正准备反驳夏油杰毫无依据的担心,下一秒他就说不出话了。

夏油杰咬进了他的腺体。

属于alpha的信息素强势地席卷而来,很快扫荡过他体内的每一处。五条悟睁大了眼睛,几乎没法聚焦。比起之前的注射和射精,这是更加纯粹的信息素交融,他清晰地感受到不属于自己的信息素在身体里鲜活地存在着,也同样清晰地感受到他的身体相当排斥信息素的进入。

五条悟腿软得支撑不起站立,往下滑去,被夏油杰一把拉住,固定在自己怀里。

永久标记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对于五条悟来说尤甚。两股信息素在他的身体里打架,又短暂地偃旗息鼓。周而复始,比发情期还要折磨人,一会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一会又如走马灯一般被送上不真实的欢愉天堂。

他该感谢近几年来不断在发情期注射夏油杰的信息素,逼迫着自己努力适应这个明明存在体内却处处和他作对的信息素。否则照当年注射时的情况,加之身体比那时差上许多,他估计能在标记中再次晕过去。太丢脸了,他可不想因为成为史上第一个标记过程中还能陷入昏迷的omega而扬名立万。

不知道过了多久,待到夏油杰的唇齿终于离开了他的腺体,五条悟放松地卸了力,彻底倒在夏油杰怀里。下唇被无意间咬出了血痕,眼角的泪滴干涸。

标记时,房间内薄荷和檀香的味道逐渐浓烈,却是方凿圆枘,界限分明。而现在它们俩竟诡异地交融在一块,透出一股奇异的香味来。

夏油杰动了动鼻子,意外觉得有些熟悉,他仿佛在记忆中的某处闻过类似的味道。檀香厚重馥郁,冲淡了薄荷的清幽,其苦涩都被醇浓的香气霸道地抢占。如此,薄荷中便糅合着一股愈演愈烈的香味,不像薄荷,倒像薄荷糖。夏油杰似乎感到不可置信。

“你……”他清了清嗓子,“这个味道你之前身上就有。”

香气丝丝缕缕交缠在薄荷味上,让人不免闻出甜腻之感。可刚刚摘下手环的时候又是单薄的薄荷味。

“怎么可能?闻错了吧,标记以后才会有这种味道啊。”五条悟嗅了嗅这股自成一派的味道,“太香了吧。”

明明是信息素在融合,可他们自身的匹配度不高,故两人对这个味道夷然自若。

可两个对标记知识有所欠缺的人似乎忘了,永久标记不同于临时标记,不仅不会安抚陷入特殊时期的alpha或omega,反而还会带来不可抑制的情热。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人性器高高抬头,一人后穴汁水淋漓。两人面面相觑,在对方眼中都望见了欲望的影子。

夏油杰的手已然攀上五条悟腰间的带子,正欲扯开,被五条悟拦住了。

“等等,待会还要出去。”

夏油杰扭过头,不自觉蹙起眉,难掩烦躁,道:“出去?可你身上的味道很浓。”

随便来个人一闻都知道刚刚发生怎样激烈的情事,大家心照不宣信息素的融合也等同于发生过一场性爱。标记比起做爱更突显私情之深,带着这股乳水交融般的独特气味出门不亚于将私密视频四处散播。

“没办法啊,刚刚约好的,下午还要去开会。”五条悟心烦意乱,他的反应同样难忍,几乎让他回想起当时那场发情期的惨状。

不过好在此刻解药就在他身旁。

“那怎么办?”夏油杰明知故问,问话更像是一种宣泄。

还能怎么办,无非是强忍过去,等情欲消停。再不济冲一个冷水澡,彼此冷静冷静。夏油杰显然也知道,只是此刻难免有种到手的鸭子即将飞走的急躁感。

一摸兜,甚至想掏出烟来缓解内心的冲动,可惜口袋空空。夏油杰深吸一口气,道:“我去冲个澡。”

“那快点,还要出去呢。”五条悟戳戳他的肩头,道。

夏油杰敏感地捕捉到话里隐藏的意味:“嗯?不是你要出去吗?”

“我、们。我们一起去。”

夏油杰点点头,没问什么,反倒看了眼他同样反应十足的下体,说道:“悟,你不用冲一下?”

“那一起?”五条悟挑了挑眉,吹了声口哨。

“……”夏油杰忍无可忍地掐了把他的脸,“不行就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唔!”

50 Likes

呜呜呜!让他们做!大做特做!!

3 Likes

坦白啦啦啦啦

真好啊真好啊给我长长久久!!!

呜呜呜呜呜呜都天雷勾地火了什么时候再来一场(大叫)(爬行):sob::sob::sob:

1 Like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sob:

吨吨吨我大吃特吃

破案啦!!!

开会?还开什么会,直接做!(喂)
浅浅猜想下,之前就有融合的味道的话……难道因为有崽了??

2 Likes

老师写的太好吃了。。礼貌催耕 :sob:

老公饭饭:sob::sob::sob:

chapter18

“再吸一口嘛。”

玄关处,两个高大的男人黏黏糊糊地偎在一块,白头发的软了骨头,松垮着身子往另一人身上贴去。

“悟,不是说好要出门了吗?”夏油杰揉了把他的头发,遭到制止,被身上的猫抓着手瞪了一眼。头发是刚刚特意抓过的,现在也变得有些凌乱。

抑制手环被拿在手上,到底没戴上。

标记过后五条悟对他的依赖程度直线上升,何况这才完成标记不久,没把握好距离就容易擦枪走火。

五条悟对他说待会得去见总监会那帮人,这话平滑地经过他的耳朵,甚至已经引不起什么注意。

——他的注意受生理与心理驱使,都在面前这个omega身上。

冲冷水澡只能说是聊胜于无,不能做完整套,只好在信息素上寻求点慰藉。五条悟义正辞严地说着赶时间,行动却与言语违和,赖着他像上了瘾。

“之前怎么没感觉有这么香?”五条悟的头就倚在夏油杰的腺体旁,不满足地动着鼻子。

“你会发现你的身上更香。”夏油杰看了眼时间,心里估算一下,预感将要来不及,穿鞋的动作快了些。边拖着身上这个大大的人形挂件,边将抑制手环戴上,连同五条悟的。

准备走时脚步一顿,往五条悟脖子上若有所思地看去,又原路返回拿上一个隔离贴,贴上腺体才安心。

“哇,从来没贴过这玩意。”五条悟摸了摸自己的后颈,隔离贴存在感鲜明,让他有些不适应。

夏油杰:“之前也不需要。这次情况特殊,以后估计也不会贴了吧。”

他担心抑制手环的效果微薄,盖不住永久标记造成的异常浓烈的信息素。他不愿意让第三个人闻到他们彼此融合的味道,房子里现在连一个佣人都没有。

“已经没味道了吗?”五条悟好奇地确认道。

“不知道。”夏油杰笑着摇摇头,“这里味道太重了,闻不出来。”

味道是一种记忆性感受,若是当下太过突出,便会如同烙印扎根在脑海里,致使鼻子被动地接收指令出现幻闻。夏油杰此刻就是这般状态,即使到了车上,他的鼻间仍萦绕着他们俩的信息素味道。

“好难受——”五条悟贴在车窗上,嘟囔着。

夏油杰笑了一声,才想起来似的问道:“早上出去不是去开会吗?”

回来时不见人影,想必是在处理重要的事情。有什么事还需要五条悟连着去两趟的呢。

“去找了另外两家的老头子,现在要去一起开会。”

“是我的事吗?”

“算是吧,烂橘子们也该换届了。”

“他们能同意?”

提到这五条悟明显地不高兴了,对总监会的怒意积攒已久,“不同意也得同意,乱来也该有个限度了。”

夏油杰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因此放松,反而忧心忡忡,“悟,你做这个出头鸟……真的好吗?”

他们的婚姻关系无人不晓,这番举动难免会被人臆测为冲动报复,落下的污点就难以言清了。

五条悟点点头,认真道:“要不还是和你一起把他们都杀了吧?”

“……那是实在没办法的后手。”

拙劣的掩饰被五条悟一眼看穿了:“杰,差不多得了。”

夏油杰的担心不无道理。

赴约的地方是高专的会议室,不算大,勉强够坐。来的人几乎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一个比一个精明。

御三家的人和总监会的人各自坐在一块,泾渭分明。探寻的目光纷纷转向开门而入的两人来。

夏油杰面无表情地扫过屋内一眼,从各怀鬼胎的几张面孔上感受到不算善意的注视。两方势力坐得明明白白,他该坐在总监会那一侧,五条悟该坐在御三家那一侧,作为一家人此刻更应该避嫌才是。只是在几息之间他心里就转了几趟思绪。

不等行动,五条悟便大喇喇地拉着他,随意坐在两个相连的座位上,坐上了也不看人,也不松手,就这么抓着夏油杰的手把玩着。

夏油杰:“……”

其他人:“……”

想到在座各位的脸色一瞬精彩,夏油杰有些憋不住笑,反握住他的手,轻声唤了一声:“悟。”

五条悟不可能不知道,他就是故意的。故意罔顾潜在的规矩大摇大摆地和刚被释放的“犯人”坐在一块,故意着重强调他们的夫夫关系。

此刻还懵懂着一张脸,好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茫然地“嗯”了一声,尾音上扬。只是眼底同样夹杂着似笑非笑的逗弄意味。

在他们之后又零零散散地进来了两个人,一张桌子坐得满当整齐,气氛随之剑拔弩张起来。

一人率先开口发难:“五条悟,如果你是为了夏油杰如此大张旗鼓,把大家都叫过来,我想是不是有点滥用家主身份了?”

顺着声音的方向,五条悟抬头望去。是总监会的人,像颗毒瘤根植其中许久,自以为位高权重,便开始拿乔。

他话甫一出口,有两人立刻跟着附和。三人皆是总监会的老人了,一下边将话题高度提升,隐隐表明他们和御三家另外两家此刻应该统一战线,把不称职的五条家家主摘出去。

总监会和御三家本就是两个独立的体系,可又因为共同享有咒术界的顶端权力,他们不得不一边通同一气,一边又暗自较劲。这是一个此消彼长的命题,你方拥有的力量大了,我方自然就小了。两方既不想被对方压了一头,也不想撕破脸皮难看。

在这长久平和的关系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变数——五条家出了一个当之无愧的最强。在以力量为尊的咒术界中,这无异于五条悟将凌驾于权力之上,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总监会怕啊,怎么不怕。五条家家主,现世最强,只要五条悟想,完全有能力将高层短暂地洗牌。

要么拉拢,要么毁灭。

而他们竟误打误撞发现招揽而来的夏油杰似乎是一手好牌。这牌趁手也烫手,抓不紧,又舍不得扔。他们压制着他,又因为这个位置自身莫大的权利不得不任由他生长。

于是总监会由提防五条悟变为提防夏油杰,这个看似沉稳的青年像一潭平静的沼泽,有着更令人胆寒的气质。

他就坐在五条悟身旁,没有发话的意思,垂着眼皮,目光沉沉。

五条悟轻笑一声,道:“不知道是我这个家主做得失职,还是你们总监会更失职呢?”

“你什么意思?”

“我的丈夫,夏油杰,也是咒术高专的现任校长。”五条悟款款道,注意到了身边的人投向他的目光,心底瞬间猜到夏油杰是不愿意他这么说的,不愿意他在这个场合明晃晃昭示这层身份。可他偏要拽着他,“在前几天被你们以擅用职权,违背指示的名义被幽闭。”

总监会方冷笑一声:“有做错事的嫌疑,不应该好好地调查清楚么?反倒是你,五条,一味地维护夏油,在事情还不明朗的时候强硬地要将他带走,你说说,擅用职权的是谁?”

“哦?那你说说,还要调查什么?按理说,我不应该管你们总监会的事…”

对面哼了一声,微微抬头睨他,表情分明是“你也知道?”的意思。

五条悟装作没看到,继续说下去:“但夏油杰现在也算半个五条家的人,这不正是你们想要的?”

他什么都知道…

总监会方嘴角绷紧,眼神锐利,如同箭矢紧刻在五条悟身上,眉头微不可察地叠起些许褶皱。

他知道他们的意图,他知道他们的贪念,他也许还知道……

“别紧张啊。”五条悟笑道,“还没怎么呢,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可总监会骤然阴沉的脸色将气氛推向更加紧张的氛围。

一直沉默看戏的禅院家家主此时做作地咳嗽两声,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去。他道:“行了,别打哑谜了。五条,直说吧,你想干什么。”

禅院家和五条家没那么对付,五条悟的语气是照样懒洋洋的尖锐,“哎呀,你也别急。这事儿呢,我劝你们回去查查家里的人,别什么时候被插了一些不该有的人都不知道。”

手上突然传来一阵力道。夏油杰攥了他一下,又轻轻挠过他的掌心。大家的视线多多少少焦聚在他们这儿,他还不至于转头去看夏油杰当众调个情。不过经夏油杰提醒他也发现,自己受发情期的影响并不是那么无谓,他忽地比平日急躁多了。

“五条,你什么意思。”总监会方的声音像淬了冰,是阴冷的。

“想知道那么清楚?五条律,要是你们想的话,我可以介绍他来总监会。”五条悟寻思烂橘子还好意思故意问,惺惺作态一副无知者的模样,“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把他们叫过来,闲的?话说差不多就行了,你们总监会有时候想要的太多了。”

他的神情难得认真,其他两家见状心里多了几分思忖,事未查明,他们不好发话。可这不是没可能,生活中一些未曾注意过的细节让人细思恐极,而总监会那三人铁青的脸色也叫人若有所思。

五条律是他二叔的名字。总监会和御三家各有对方的眼线是很正常的事,只是他没想到对方会大胆到直接把家里的人策反了。

不然他怎么会没有第一时间得到夏油杰被幽禁的消息呢。

二叔是提出让他结婚的人,连带着家里那些长辈一同因他的伤势而附和。那天是鬼迷了心窍,嘴里不自觉就吐出一个名字。可现在再回想,二叔的反应没有很高兴,也没有很不满。

这是总监会的旨意,约摸是知道总监会会慢慢对付夏油杰,才急着让他找个小的。可是二叔啊,就没想过若是夏油杰倒了,现在虚弱的他和五条家就会是下一个活靶子。或者说,本来对准的靶心就是他五条悟。

总监会像在放高利贷,利滚利,手段是不堪的,目标是远大到望不见的。夏油杰也许会成为下一个夜蛾正道,也许会因为他成为另一个夜蛾正道。

五条悟说:“今天,我代表五条家,对总监会的这几位提出弹劾。”

像听到什么极度荒谬的话,总监会反而镇静了下来,淡淡道:“你们五条家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能耐,能爬到政府头上去了?说句不好听的,五条悟,你现在有这个实力么?”

他们希望拉拢的是曾经的最强,或是最强遗留下来的名声,而不是现在的五条悟。

“你们搞垄断搞傻了吧?”五条悟反问,眉眼间有不加掩饰的鄙夷,“还是太久没按程序办事了?这可以向上面举报你知不知道?”

总监会方挑挑眉,似乎在笑他太年轻了,摇摇头,没说话,却像一切尽在不言中。

“夜蛾老师的咒骸保管程序是政府签的名,并交由整个总监部妥善保管,如果细查,应该能看得出到底是谁动的手脚。你们既然查了我一周没有结果,那会是谁呢?你们有什么高见?”夏油杰突然道,“且夜蛾老师那件事……真摆到明面上的话上面不会不管吧。”

五条悟接着说:“别忘了总监部最开始是怎么来的。御三家共同提名是能换掉整个总监部的,你们大可试试。”

“五条家已经递了建议书,其他两家,我劝你们也可以好好想想。”

这场会议在有始有终的紧绷氛围中结束,到了最后没人的脸色是好看的。

当然,包括了五条悟。

他带着夏油杰率先夺门而出,强撑着走了几步路后就往夏油杰身上倒去,把夏油杰吓了一跳,“悟?!”

“难受,憋死我了。”

不怪他在会议上如此横冲直撞,一个人形春药就坐在他身旁,实在难熬。


之前有点事拖了很久,接下来要赶725活动可能也会缓慢更新,已经进入完结倒计时~!

40 Likes

期待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