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你的擁抱像海(一發完,高專夏五)

※極限60分鐘,題目取自該活動
※60分鐘寫的極短篇,沒怎麼修飾
※一發完,高專夏五出任務的小故事

你的擁抱像海

你落在我心上,我只好抓住你。

不知從何開始,五條悟覺得夏油傑的擁抱有點疏離感。就像包圍著軀體的海浪,帶著淡淡的涼意,似水般溫存,也似水般淡漠。每當夏油被他鬧得沒有辦法,就會瞇起眼笑,甚至會伸手攬過來,而他也會趁機鑽進對方的懷裡,兩人心照不宣,當作什麼事也沒有,繼續瞎鬧一陣子。

即使再熱的天,夏油傑身上依然有一股涼意,梳成丸子頭的黑髮清爽平整,連那撮莫名的瀏海看著也很舒心,輕輕擺盪在臉頰左側。因為夏油這股寡淡薄涼的氣息,校內甚至謠傳他身上陰氣重,五條每每聽到,總是一笑置之。他想對方不會在意這種話,畢竟他們每天祓除詛咒,身上怎能沒有一絲陰氣?

這天五條速戰速決,結束手邊的任務,準備去跟夏油會合。才剛到約定地點,他就嗅到海風夾帶的血腥味。一隻金色巨鳥張開雙翼,撲擊而來,眼前的空間劇烈搖晃著,因為熱浪而扭曲變形,不遠處的海面上燃起熊熊烈焰,彷彿血紅的火輪,然而這對他而言算不上什麼,他取下墨鏡拋向身後。

「傑,怎麼不call我。」他一面說著,一面抬起右手,能關進整片藍天的眼眸寫滿張狂,「老子自己來了!」

「等等,悟……!」

在夏油阻止對方之前,術式蒼激起的風暴襲捲而來,大海甚至被這股威力分成兩半,濺起無數血色的浪花。那些血是由金色巨鳥身上湧出的,乘在海鰩咒靈上的夏油已經移動到遠處的高空,陣風仍然劃破了他的面頰,留下鮮紅的血痕。

金色巨鳥嘶吼掙扎著,朝五條射出染血的羽毛,因為無下限術式,這自然對他無效。他連眼也沒眨,做了個捏緊拳頭的動作,鳥型咒靈就被困在蒼的中心點,變得粉碎。看似無懈可擊的攻擊,卻唯獨遺漏了一點,那隻巨鳥的羽毛具有毒性,就算化作碎片,毒物也沒有立刻消失,要過一段時間才會被空氣稀釋。

「唔哇,失策☆」

毒性順著空氣流了進來,五條感到身子一陣麻痺,就這樣往海面墜了下去。這個瞬間,他只想著天太熱了,那隻該死的鳥,以及無邊無際的大海看來很涼快,就算掉下去,麻痺的身體也只會在海上左右飄移,沉不下去,也浮不上來。

「悟,抓住我……雖然很想這麼說,你現在抓不住吧?」

此時夏油人未到,聲先到,他控制著海鰩咒靈貼著海面飛行,來到好友的身子下方,一把將人給攬進了懷裡。即使帶著淡淡的調侃語氣,五條的眼眸中卻映出了對方黑髮凌亂,面頰上還掛著血痕的模樣。

「你、囉嗦啦。」五條不知怎地,感到臉上一熱。他在落入夏油懷中時就解除了無下限術式,身上的麻痺感尚未消除,「傑怎麼、不會中毒?」

「我吸收過有類似毒性的咒靈。」夏油淡淡地解釋了句,帶著涼意的指尖撫過五條浮出薄汗的前額,把自己的腦袋靠了過去,「那種事怎樣都好了。你沒事吧?我先帶你回去,讓硝子看看。」

「我、沒事的。」五條小聲說著,如往常般在夏油的懷裡拱了拱身子,「看喔,我可以動的,一下子就沒事了。因為我很強啊。」

「這樣啊,悟很強呢。」夏油壓低了聲音,以額頭磨蹭了下對方的腦袋,「我們是最強的,但是悟一個人就能完成任務了。」

在回程中夏油沒再開口。強到無須說謊,差不多恢復狀態的五條想說點什麼,又感覺兩人之間的空氣幾乎凝滯了,有點難以開口。

「傑,你的擁抱就像海。」

「……啊?」對於好友突來的感慨,夏油怔了怔。

「帶著涼意,卻能好好地包圍住我。但我想伸手去抓,好像又構不到你。」五條噘了噘嘴,往對方懷裡偎得緊了些。

「呵,悟,這是什麼形容。」夏油抿著嘴笑了,低聲說著:「什麼也沒變啊,就只是平時的我們。」

「嗯,是平時的我們。」白髮少年半放棄似地跟著笑了。他注視著那對含笑的黑眸,心中有些著急,卻又不知如何解釋了。

「這麼說吧,悟不用特地去抓我。」黑髮少年將披散的髮絲順至耳後,望著懷裡有些不滿的人,勾起唇角答道:「你落在我心上,我只好抓住你。」

「你……!」五條一下子感到小鹿亂撞,無法再看對方的臉。

夕陽的餘暉之中,海鰩咒靈的影子被拖得長長的,少年咒術師們互相依偎,彷彿忘了時光流逝,卻不得不踏上歸途。兩人的臉龐都浮起紅暈,就像戀愛的瞬間。

白髮少年心繫著任性深邃的海洋,這一刻是如此,這一生亦是如此。

FIN

8 Likes

一發完短篇《Little☆Date》也請支持XDD

沒人愛的連載《預感》更新至03

1 Like

好萌啊……

1 Like

謝謝喜歡0w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