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雨夜

《夜雨》的相关篇,夏油杰视角,第一人称,转世if。夏是甜品店店主,五有高专记忆。r18是会有r提及和描写。
关系不大但可以算作是前世相关篇链接夜雨
———————————————————————
1 初春

三月还只是初春而已,天气依然有些冷。初见绿意的枝丫推拒着慢吞吞不愿离去的冬日,在夜色里伸展着,不难看出以后会是一片盎然。我收拾着店里,准备锁门出去时看到地上湿了几滴,看来是下雨了。天气预报时常会这样,无法面对天空突如其来的脾气。好在我还没走出店门,回头拿把伞就行了。

为了拿伞,我把店里的灯重又打开了。店里只有一把长柄伞,多余的伞也因为之前几次突然到来的雨而借给了顾客或是匆匆而过的路人。我拿完伞,将手覆上电灯开关时,余光瞥见店门口站了个人。

我不得不承认,在本就灯火稀微的夜晚,比起我店里还亮着的灯,他似乎更耀眼一些。恐怕就算我刚才已经将灯关上,他那一头披着夜色的白发也能流转乌云背后的月光。

就是如此引人注目,以至于我手一直保持着盖着开关的动作,不合时宜地生出了一层薄汗。他抬起手拍了拍身上还未渗进去的雨珠,从肩膀到衣袖,从头顶到脸颊,我就这么看着,没能移开目光。他白色的头发柔软而温顺。鼻梁高挺,由于皮肤的白皙,整个像是带了珍珠的光泽。

下雨了,我听见他说,白睫下的蓝眼睛忽闪着,让我想到昨天午夜的梦。梦里雪原漫漫,我在那白茫深处拾得了一颗矢车菊蓝。醒来手间握住的不过是一把空气,却仍残留那份细雪融化后的清冷。

“我没带伞,可以暂时躲一下吗?只有你这一家店还开着灯了,是唯一一家。”

他眉眼弯弯,露出几分笑,眼神却透出一点点不确定。想来是怕被我拒绝,用上了唯一什么的这些限定。虽然是真的准备打烊了,但是我想到他雨夜无伞,一时半会无处可去,那双蓝眸也像极了我昨晚手中未能留下的蓝宝石,嘴还是比脑子动的快了些:“嗯,可以的,请进来吧。”

得到我肯定的答案后,我似乎看到他那一头有些长的白发无形中翘起来了一瞬,像猫得到了罐头似的那样开心。我心里不禁有些莞尔,看起来像个孩子呢,明明这么高的人,却会因为只是找到了一家躲雨的小店而开心。跨过门槛的时候他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有些脚步不稳,我只得快步上前扶他一把,避免他就这么撞到门边。玻璃门并不厚实,撞上一下却也会痛的。

也许是我突然的上前吓到了他,他的手臂在被我碰到的一瞬紧绷了起来,望向我的视线像凝了些刺刺的东西,试图探进我的眼眸深处。我只能在扶稳他后立刻松了手,出言道:“走路要小心。”

他低头看向自己被我碰过的手臂,沉默了起来。我能听到屋外雨水滴落的声音,像潮汐一般从混沌的黑夜深处传来,在路灯昏暗的照射下变成了老旧的颜色。想来他刚才也是从这样的路灯下走来的,穿过一片迷蒙的雨才得以找到这家店。好在刚才的雨还不是那么大呢。

“谢谢你,杰。”说话间他的眼睛又再次看向了我,似乎要捕捉我听到这句话后的每一帧反应。我没去问他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只对他的感谢做了表示,随后微笑着问他要不要先坐下,还剩下一份草莓蛋糕,可以坐下边休息边吃。说话间我已经将他带到座位上,给他拉开了椅子。

在给他打开纸盒子里打包的草莓蛋糕时,他开口了,眼睛同样未曾离开我身上一步。他问我,你不问我为什么知道你的名字吗?

我将蛋糕稳稳地从纸盒子里拿出来,放到了花边盘上,盘子做了浮雕,纹路起伏间是一朵朵温润的铃兰花,奶油白映衬着蛋糕上坠着的嫣红草莓,在雨夜里闪动着一份小小的明艳和温馨。我很满意地端着碟子在他对面坐下。在将碟子往他面前轻轻推了一下后,我回答道:“知道就省的我再告诉你了,况且对着躲雨的人问出这种防备的话,多少有点失礼呢。”

他又盯了我一会,像是要确认什么,于是我只能挂着礼貌的微笑回望着他,这时窗外倘若走过什么人,一定会以为我们在深情对视。终于检查完毕后,他低头看向了面前的蛋糕,没再看我。只是我瞥见了他垂下头的一瞬,眼里一闪而过了失落。快的像是阳光灿烂后就轻飘飘消失的雾气。明明是蓝色的眸子,却总让我想到一些潮气遍布的森林,那些在浓厚深绿的叶片下才能感受到的湿润。

“杰总是这样……什么也不记得了也还是这样……”,他小声说着,手上却一副拿起叉子要和蛋糕开战的样子,但一下却没插稳,叉子尖尖和白瓷盘碰撞出响亮的声音。

“杰不怕我是坏人吗,深夜抢劫什么的。”

“抢劫我这块蛋糕吗?”我有些失笑,看着白发男人那副孩子气的样子,继续说道,“所以抢劫犯要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男人像是气鼓鼓地戳了几下蛋糕,戳得蛋糕上的草莓都掉落在了盘子里,“悟,叫我悟就行。”

我说好,悟,所以可以不要虐待这最后一块蛋糕了吗?

被我点明在对蛋糕撒气的悟又像刚才一样抬眸看向了我。也许是我的错觉,我竟觉得他在嘟嘴,像是委屈极了的大猫。大猫赌气似的往嘴里塞了口蛋糕,白毛也跟着炸开了一些,我心里蓦地像被挠了一下痒。也许是感受到了奶油和草莓果酱在舌尖融化后的甜度了,他那头顶的委屈乌云才得以消散了一些。他用力嚼着那口蛋糕,咽干净后,他开始开口说话。

我找人,他恶狠狠地说,像是我刚才问了他晚上在外面干嘛一样。我没打趣他刚才一进门明明说的想躲雨,只顺着他的话回问道,嗯,找什么人呢?

找一个负心汉,他更加恶狠狠地说。这次他没有停止,接着说了下去。

“我有位挚友,”他似乎不知道把挚友和负心汉连在一起说会有些奇怪,坦然地将一些秘密宣之于口,“我以前很喜欢他,我记得他,我想追上他,我现在也还是很喜欢他。”

他说的十分坦荡,耳尖却露出了草莓的颜色,粉红一片在他白皙的皮肤上格外惹眼。

“我和他牵过手,接过吻,做过爱,然后他把我留下了。”他直直看向我,吐字间草莓香气从对面传来。

“杰帮我一起找到他好吗?”

我没回答他的请求,只是看向窗外。雨下的很大,好像深海倒流进了天空,倾泻而下的海水哗啦啦冲击着耳膜,模糊了所有感官。悟的话语十分直白,冲击着我的胸腔。他的声音像是被沸水浸过,气泡上涌碎裂,我能感受到其中悟对那人的滚烫爱意。

我无奈地笑了笑,说那他真是负心汉啊。

悟说是啊是啊,杰一定要帮我找到他。

我说那找到以后呢?狠狠教训一顿?

悟摇了摇头,正想说话,却突然用手捂住了眼睛。我看到他指缝间的蓝眸有些湿润,甚至发着红,像是畏光一般。我连忙起身关掉了店里的大灯,只把桌边做成月亮形状的小灯打开,充当一个温柔不刺眼的光源。做完这些我看向悟,却见他还用手挡着眼睛,我有些着急,出声问道:“悟,还好吗?”可能是问得急,我的声音里夹杂了我自己都没意识到的不安。悟的另一只手还握着叉子,在听到了我的询问后,他又插起一块蛋糕往嘴里塞,用动作告诉我他没事。他甚至把那块蛋糕细嚼慢咽后才开口说话。

“我真没事,杰,就是偶尔眼睛畏光而已啦!”

怎么会没事,我有些无语,都已经这个样子了,眼睛都红了。想到他刚进门的时候踉跄了一下,原来不是被绊倒,恐怕是强光下有些看不清。也许是不愿在第一次见面的人面前留下什么脆弱印象,他还在单手吃着蛋糕,想告诉我真的没事,手却因视线的模糊把奶油送到了鼻尖。

我没再戳穿他,不然只怕他又要像猫一样的生气。而我的身体却比我的大脑动得快些。我已经站起了身伸手拿开了他手上的叉子,用纸巾擦掉了乱窜的奶油。

“杰…?”他温热的吐息自鼻尖下方传来,喷洒在我拿着纸巾的手上。月牙灯发黄的灯光有些昏暗,照的周围都有些褪色。我将手覆到了他的手上,为他遮蔽了更多的光,即便隔着他的手,我却好像能感觉到震颤在手心的睫毛。轻得像云朵,像羽毛,像无色的空气。我在那一刻竟错觉般地生出一种我的手掌可以覆盖住他好多东西的念头,不止他的睫毛,他的双眼,还有他的所有。

明明应该是初见的,我却能感受到我毫无章法的心跳。我闭上了眼,决定和他共享一片雨夜里的黑暗。雨声逐渐变得遥远,天空似乎成了老旧留声机,在地上留下无数声音划痕。庞大空灵的雨世一切都变得缥缈,只剩悟的声音格外清晰。我听见他说,杰,找到他的话,我要跟他在一起,重新在一起。

tbc.

21 Likes

!这一世请务必的好好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