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逃十年诅咒师得知前男友怀孕后 by lemonadecokeice

能够顺利避免烂结局吗?

ABO

夏油杰是第一个察觉到五条悟不对劲的人。

毕竟他离得最近,五条悟为了保护心爱的学生此时正站在自己和乙骨忧太的中间。夏油杰从五条悟开口的那一刻起就感受到了异常,但也只持续了几秒左右,因此他实在说不上来这种违和感究竟来自哪里。他甚至按照制定好的计划下完了战书,而菜菜子在后面嚷嚷着她心心念念的竹下路可丽饼店即将关门。夏油杰本打算转身离开,但下一秒五条悟那显眼的堪比高墙的身形先是晃了晃,然后就如同失去地基支撑一般硬生生地砸下来。如果不是夏油杰反应快接住他,恐怕五条悟引以为豪的脸蛋就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了。

今晚咒术师们的内网论坛上大概率就会有标题为「最强六眼Omega骤然昏厥,咒术界未来到底何去何从!」这样的帖子。五条家的神子从出生起就是论坛里的常客,当年讨论他到底会分化成哪种性别的那栋高楼至今都被加精挂在论坛的置顶上。

但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环境中猛然暴涨的Alpha信息素让所有人的动作都戛然而止。双胞胎和拉鲁被夏油杰伸手环住五条悟的下意识动作惊到失语,一时半会不知该作何反应,而高专这边的人更是不敢轻举妄动。开玩笑,夏油杰怀里抱着的可是当今咒术界天花板,保不齐同为特级的诅咒师是准备趁他病要他命,好一劳永逸地解决后患。或者这位向来不按常理出牌的教主有其他更可怕的想法,谁都知道五条悟是个Omega,而夏油杰又恰好是个Alpha,万一这个时候他想趁人之危干点什么,那咒术界才是真的完了。

诡异的沉默在两方咒术师阵营里蔓延开来,只有夜蛾正道望着从前的问题学生叹了口气说,硝子在老地方,你带悟去吧。夏油杰先是转告双胞胎让他们自己回去,然后无视众人的疑惑大大咧咧地抱着五条悟往高专的医疗室走。经过夜蛾正道身边时夏油杰听到他的这位前老师现校长补充道,别动歪脑筋,至少在悟醒过来之前安分点。

夏油杰随即摆出一个笑容来,怎么会呢夜蛾老师,现在我是单枪匹马,可不敢有什么坏心思。他自从做了盘星教教主之后说的话永远三分真七分假,但在看到眼前人倒下的那一刻起夏油杰心里就只剩下了五条悟,此时说不定就连他脑子里第一要紧的大义都要为怀里的挚友兼前男友让个位。所以这次夏油杰说的是十分的真,他确实没有任何其他想法,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推迟早就决定好的百鬼夜行。

就没人觉得那混蛋的信息素很熟悉吗?等夏油杰的身影走得足够远,禅院真希率先打破沉默,她刚分化成Alpha不久,受到的影响比一般人要大。夏油杰的信息素一时失控释放得太多,像是上帝突然把天开了个口子从里面降下铺天盖地的暴雨,潮湿的腥味灌进鼻腔里几乎令人作呕。鲑鱼。回应她的是点头的狗卷棘。一旁的熊猫没有发言权。啊,好像是和五条老师一样呢。乙骨忧太想起他在五条悟身上也曾闻到过这种味道,算不上明显但那气味实在太特别让人无法忽视。是夏日午后下过雨空气中特有的凉爽,夹杂着泥土淡淡的腥,就如同万物在烈日下欣欣向荣却又不可避免地奔向注定腐烂的结局。不过会有两个人的信息素完全相同吗?乙骨忧太若有所思。

当然不可能。家入硝子否决了夏油杰想让她顺便帮五条悟洗去标记的想法。她结束检查坐在床边的旋转椅上,素来以冷静著称的女医师难得一见地生了气,五条现在八周了,清洗标记你是想让他一尸两命吗?夏油杰听得满头雾水,什么八周,什么一尸两命,他根本没想要五条悟去死啊。家入硝子瞥一眼站在那里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夏油杰,心里只有「好想抽烟」这四个字,可惜她已经戒烟很久而且手头上也没有存货。

我的意思是,家入硝子拿笔敲敲台面点醒夏油杰,五条怀孕八周了。鉴于你现在还是他的Alpha,夏油,我有义务告诉你,恭喜你要当爸爸了。看着夏油杰呆滞的表情和依旧昏迷的五条悟,家入硝子小声地叹了口气,开始思考自己前二十七年的人生是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而不自知才会遇见这两朵人间奇葩。

难道所有Beta身边都会有看对眼的AO朋友吗?家入硝子曾经怀揣着满腹疑问在某论坛上发过贴。热赞第一的回复是「认命吧,这世界没了我们Beta不行。」不仅肯定了她的问题还一语双关地解释了现代人类社会性别分布现状。

在进入咒术界之前家入硝子身边的朋友们还是Beta占大多数,毕竟人类进化到这个份儿上,第二性征为AO的已经算得上是少数人群,但这种性别少数群体又和更为稀有的咒术师群体有着高度重叠。因此在家入硝子注定不安宁的高专时代,她接触的每一个人不杀Alpha就是Omega,以她的两位同学为首,家入硝子可没少为夏油杰和五条悟操心。

小到给忘记发情期的五条悟送上抑制剂,大到帮夏油杰的告白行动出谋划策,家入硝子一直充当着三人组里称职的奶妈角色,字面意思。就在她认为这两个人毕业就结婚的宣言即将实现时,星浆体任务半路杀出一刀把他们砍得四分五裂,分崩离析。如果他俩只是一对普通的AO情侣,看在是昔日同窗的面子上,家入硝子倒是十分愿意为他们解决眼前的感情困局。可惜他俩既不普通,现在连情侣这个头衔上也需要打个问号,所以恕她无能为力。

五条晕倒的原因是胚胎和母体缺少Alpha信息素以及用脑过度。家入硝子合上报告继续说,看来五条知道他怀孕了,反转术式的使用频率降低了不少。怀孕对于Omega的身体来说是一种掠夺,胚胎被视作区别于母体的异类,入侵者,纯靠脐带和子宫完成寄生,如果频繁使用反转术式会使排外行为更加明显从而导致流产。不过我还以为你们每个月都会见面呢。家入硝子疑惑。夏油杰片刻后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脸上再也挂不住那副虚伪的表情,只留了一个苦笑如实回答,最近两个月没有。

哦。与他俩同窗的唯一女性向来聪明,夏油杰猜她大概已经知道了原因。十年前他走进死胡同,蝉鸣不断的夏季绵长又苦涩,夏油杰匆匆忙忙丢下五条悟和家入硝子朝着反方向一路狂奔,回过神来他早就站在悬崖峭壁边上非跳不可。纵然五条悟作为挚友,作为恋人,作为被他标记过的Omega与他对峙,站在他面前无声地劝说,夏油杰依旧不为所动,系在他腰上的不过一根脆弱的蚕丝,无需外力拉扯便能够随风而去。

但现在这根蚕丝变成了一股缰绳,另一头绑着他的Omega。如果夏油杰现在选择不顾一切地跳下去,那么它甚至可能拉着五条悟一同丧命。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

昏迷的Omega在傍晚时分醒来。五条悟很久没有睡得这么沉过,六眼自打他出生起就一刻不停地在运作,像台高频传输的机器消耗着他的脑细胞,全知全视的代价高昂,甚至连睡着的时候他都能感觉到眼眶发热,如同两块即将烧坏的显示屏,让人无法好好入眠。

意识回笼,他眨了眨那双苍蓝色的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女医师,她正举着医用手电在测试他的瞳孔反应,然后五条悟微微转过头看见夏油杰。他刚想张口询问,长时间未进水的喉咙却仿佛一眼干涸的枯井,只能吐出几声咳嗽。接过夏油杰递过来的水杯,五条悟仰头喝完后又失去了开口的勇气,罕见的沉默出现在高专时期永无止息的三人组之间。

我只有一个问题,家入硝子又一次身体力行地证明了「这个世界没有Beta不行」的原则,她率先打破僵局,我到底还有没有做干妈的机会?鉴于你们有三个月零七天的时间考虑,我可以再等等。

五条悟向来不太会抓关键信息,他的手里还捧着水杯,没了绷带的遮挡让这张脸看上去尤其幼齿,恼人的时光对五条悟似乎格外优待,像是在他身上停滞了十多年,三个月零七天?怎么还有零有整的?

家入硝子收起手电,多了解了解日本法律吧,五条,胚胎进入22周之后就不允许堕了。我记得我之前就说过吧,给我好好记住。谁知道你们十年后还是会搞出这档子事儿啊。说着她就像从前的每一次那样离开是非之地,独留五条悟和夏油杰两人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

明明已经不再是十几岁什么都不懂的青少年,在这件事上的夏油杰和五条悟还是与从前一般手足无措。五条悟握着水杯的手指逐渐收紧又放松,他俩终于不像几小时之前那样针锋相对,摆在眼前的是另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你两个月前劝我把标记洗掉也是因为计划好了今天吗?五条悟记起那天夏油杰难得地在床上多话,他被这人的信息素熏得迷迷糊糊,咒术界最强也摆脱不了Omega的本能,却在听到夏油杰说让他去洗掉标记时忽然清醒。那双能够看透万事万物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不解,即使过了这么久,五条悟还是搞不懂夏油杰到底在想什么。六眼能看穿一切咒力,咒术,却唯独看不透夏油杰的心。十几年前的五条悟总是懒得去思考事情的细枝末节,为什么是僕不能是俺,为什么不能欺负弱者,为什么要放帐,为什么要优先保护普通人……夏油杰心甘情愿地做他的指针,把这些五条悟不屑一顾的正论同他掰扯清楚,一条一条细细地解释,又在五条悟全盘接受之后把它打碎,一个人逃之夭夭,留下满地狼藉让他自己摸索。

所以现在五条悟知道了。

夏油杰僵硬地点头,他原本早就该和五条悟断个干净,可五条悟也早就在夏油杰天平的一端立着,另一端则放着他的宏图伟业和大义,如今却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五条悟的唇色惨白,本就寡淡的脸没了最后一点血色显得更加不食人间烟火,他难得地没有什么表情,无悲无喜仿佛远古的神祇再临。可夏油杰知道,眼前的人不是什么神祇,虽担着一个神子的名号,其实五条悟早就被他拉进人间,坠入大千世界,是个有血有肉的人类。

我知道了。五条悟把手放在尚未显怀的小腹上,那么这个小孩呢?Omega保护孩子的天性让五条悟在发现自己怀孕时下意识地减少了反转术式的使用,只是缺少Alpha的信息素让本就难捱的发情期更加不好过。但咒灵和上层那群烂橘子可不会因为发情期就放过五条悟,在连轴转了无数天之后他终于倒下从而造成了这样的局面。如果让人发现他怀孕了,不知道还会招来多少不必要麻烦。咒灵操纵和无下限六眼的孩子,听上去真是诱人。五条悟想。

好吧,没等夏油杰开口五条悟就自顾自地说起来,那这样,等我终止妊娠之后你再搞你的那个百鬼夜行什么的行吗?应该要一周左右吧。毕竟杰你也不会想要和一个虚弱的…等等等等,夏油杰没听完五条悟的话就打断了他,你就没打算把它留下来吗?那可是一条未来咒术师的生命。哈?这回轮到五条悟更加不解,难道一直不想要它的不是你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啊…夏油杰突然明白了五条悟话里的一直是什么意思,也终于想通了当时家入硝子为什么会对自己说五条可真是爱你这样的话。

时间退回十几年前的那个星浆体还没出现的夏天,高专迎来了暑假可诅咒们不会休息。任务和报告随着窗外越来越聒噪的蝉鸣接踵而至,夏油杰只在家住了一周就匆匆赶回高专,一是为了需要随时待命的任务,二是为了那个刚答应自己告白的小少爷。

照另一位同窗的话说,他俩从互看不顺眼到彼此爱慕完全符合故事的一般发展规律,这个故事叫做爱情,特殊如最强的他们也不能免俗。女同学叼着烟对终成眷属的两人指指点点,你俩结婚我是不会去的,没问你们要精神损失费已经算好的了。受尽情侣折磨的家入硝子躲进高专的医务室和远在京都的歌姬煲电话粥,一半以上的内容是在吐槽门外笑得一脸灿烂的死男同。

硝子,我和杰可是受到全世界祝福的AO恋!五条悟还想去敲医务室的门被夏油杰拦住。别欺负硝子了,悟。夏油杰牵着五条悟的手把人拉走。

五条悟是Omega这点,夏油杰直到亲自在论坛里刷到那栋居高不下的讨论楼才终于相信,高楼的最后是还在国中正当叛逆的五条悟晒了一张体检单。毕竟任谁见识到五条悟祓除咒灵的场景都不会把他和生物书上写的那个娇弱柔媚的Omega划上等号。刻板印象要不得哦,杰。五条悟说,但你的误会我完全能理解,毕竟我很强嘛。

不过五条悟也完全符合青春期Alpha对Omega的一切幻想。夏油杰想。抛开小少爷直逼一米九的身高不提,单单是那双独一无二的眼睛就能让无数人甘愿沉溺其中,一尘不染的蓝,如万里无云的晴空,又像不冻港终日流淌的海。更别说与之无比相配的白发和粉嫩饱满的唇瓣,只有在这种时候夏油杰才会由衷地感谢五条家如此让人羡艳的基因。

但唯独在信息素上,如果不是那次失控的发情期,夏油杰秉承着作为Alpha不该被沙利文主义控制的想法也许永远不会开口询问五条悟的信息素到底是什么味道。

令咒术师头疼的苦夏即使是快要被评定为特级的五条悟和夏油杰也无法坦然舒心地度过。阴晴不定的天气,持续不断的高温和突如其来的暴雨让人们的负面情绪如同无法被理清的丝线,纠缠着成为咒灵最好的养料。刚确定关系没多久的小情侣每次约会都被一个个小任务大任务无情插足,早上出门还是元气满满的活力DK,到了傍晚就变成脚步踉跄的疲惫社畜。

在五条悟再一次解除无下限,夏油杰吞完咒灵玉一起回高专的路上,本就甜食摄取量不足,对自己Omega身份也毫不在意的前者终于迎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发情期紊乱。而夏油杰直到五条悟不正常的喘气声在耳边响起,才察觉到不对。

夏油杰抱着又一次忘记打抑制剂的五条悟三步并两步走进宿舍锁上门,他贴近人后颈的皮肤撕开那片疑似过期失效的抑制贴,却意外地没有闻到任何信息素的味道。夏油杰又凑近了点嗅,依旧是一无所获。可眼前五条悟的模样分明是发情期提前,但环绕着两人的空气中除了夏油杰自己信息素里越来越浓厚的雨味就再也没有其他味道。

悟,悟,夏油杰被五条悟勾着一起进入了易感期,被琐碎任务填满没能好好休息的脑子此刻也变得恍惚起来。他捧着恋人的脸去亲吻五条悟的嘴唇,然后哆哆嗦嗦地开口,我可能出了点问题…

五条悟没想到夏油杰易感期的眼眶会这么浅,不安分的扯掉夏油杰的丸子头又伸舌头舔掉Alpha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轻声细语地问,怎么了?这下夏油杰看上去更委屈了,信息素仿佛变得具象化,凝成雨珠打湿Alpha的长发,我好像闻不到你,悟,我是不是哪里坏掉了……

他好可怜,五条悟被夏油杰的另一面可爱到,一下起了玩心,自己红着脸还忍不住去逗他,诶?杰闻不到我的味道吗?说完又在夏油杰的喉结上轻轻咬了一口,可是我能闻到杰的味道哎,怎么办呢?回答五条悟的是夏油杰略带凶狠的啃咬亲吻,这人似乎把五条悟的脖颈当成了什么丸子点心,Alpha锋利的牙齿留下显眼的咬痕,急于宣示主权的想在Omega的身上留下自己的气息和印记。怎么办呢?五条悟把夏油杰所做的一切都照单全收,既然这样,那杰就标记我吧。

第二天夏油杰难得地比五条悟醒得早,转头便看见Omega后颈上那个还未消退的牙印,昨晚发生的一切在脑子里复苏。这才确定关系第一周,他就把五条悟永久标记了。夏油杰捂住脸唾弃自己的行为,却又忍不住靠近小心翼翼地去闻五条悟的味道。完完全全是他自己的信息素不掺杂丝毫杂质。这没道理啊,夏油杰想,悟不会是个Beta吧?

你现在一定在想我的信息素到底是什么味道吧?五条悟在夏油杰睁眼的时候也醒了,在Alpha做完一系列确认动作之后他才带着笑意开口,杰可以猜猜看。提示!杰其实闻到了,它无色无味但又不可或缺,只是平常很少有人注意。

夏油杰听着这个谜题一样的形容,耐心地思考了片刻后捧起五条悟的脸颊说,水?五条悟挑着眉摇头晃脑,苍蓝色的眼睛里倒映着夏油杰的身影,像只恶作剧成功的猫咪,错!是空气啦空气!杰是笨蛋吗?夏油杰被这人的语气可爱到,移过去和五条悟头碰头,悟才是笨蛋,怎么总是记不清发情期?五条悟蹭了蹭夏油杰的额头撒娇,这不是还有杰嘛。

事实证明,不要相信青春期的DK能够好好记住生理知识。未成年人未婚先孕。哈,倒是你俩的风格。家入硝子被两个人一起拖来了医院,她看完报告半点慌张都没有,果然专业的事还是要请专业人士来做,那么年轻的父母亲,你们的决定呢?我提醒一下过了22周可就必须要生下来咯。

那时候他怎么说来着?夏油杰想。十几岁的青少年在面对突如其来的意外显得格外无措,夏油杰甚至慌张得把平日熟识的AO本能都抛诸脑后。他说,悟,我想,我们还没有能力照顾一个小生命?后来家入硝子在新宿遇见夏油杰时提起这个,知晓今天之后一切都会变得不复当年的女同学拍拍夏油杰的肩说,五条那时候没有当场动手,他是真的爱你。

如果那个孩子被留下,那么他们的未来会不会变得不同?夏油杰的回忆到此结束,而眼前他要面对的和当年一模一样,只不过如今的五条悟不再是那个会朝自己撒娇的猫咪了。

五条悟见夏油杰不再说话,低头盯着小腹发呆。他在几周前的一次祓除任务中发现了这条小生命的存在,反转术式运用时这个尚未成形的小朋友就发出了强烈的抗议,用疼痛提醒妈妈不要伤害自己。五条悟扯掉绷带布条后头一次用六眼对着自己好好扫描了一番,子宫腔内那个不明显的小东西散发着与自己不同的细微咒力,却又说不出来的相似。

啊,我怀孕了。这个信息迅速填满了五条悟的整个脑袋,但记忆深处那场长达几小时的疼痛,铁盘里盛着的一小块白色组织以及持续几天的流血在多年之后卷土重来,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这一次还是不要让杰知道的好。五条悟下意识地把夏油杰摆在了对立面。

但肚子里的这个小东西不知道爸爸妈妈正在吵架,它在汲取完Omega的信息素之后急需另一方的安抚,可无论它怎么索求,那个能够让它安心的信息素始终没能出现。

悟。夏油杰像是下定了决心,他蹲下身去寻找五条悟的脸,又伸手扣住放在小腹上的那只手。他平静地释放着信息素安抚着两个人的情绪,等五条悟的脸终于恢复过来他才开口,这一次我们能留下它吗?

大义还是可以先放一放。夏油杰想,他只是不想再让悟伤心了。

END?

不知道能不能避免,总之先跨出了历史性的一步

73 Likes

阿,看來以前是也有過懷孕,但是……:sob:

4 Likes

啊啊呜呜为什么停了感觉后续应该会很有趣的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