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缓解前男友孕期综合征 by lemonadecokeice

前篇:在逃十年诅咒师得知前男友怀孕后



五条悟例行去家入硝子那里检查时碰巧看见人电脑网页上的论坛,那句明晃晃的「我们咒术界是不是真的要完蛋了?」正耀武扬威地彰显着存在感。家入硝子比了个OK的手势,五条悟从检查台上下来,不过我劝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下,我只能从咒力的角度分析,胎儿一切正常。老同学说了些什么五条悟完全没有在听,他的注意力还放在那条夸大其词的帖子上。最近发生了什么吗?五条悟提问大门不怎么出二门也不怎么迈的家入硝子。嗯?没有啊。家入硝子将医用手电踹进口袋回答道。哦。五条悟点点头。不过夏油呢?今天没跟你来吗?面对家入硝子的疑问五条悟耸耸肩,这个动作在他微微拢起的肚子的帮衬下略显迟钝,杰啊,他替我出任务去了。

这些该死的恶心的猴子,讨厌的情绪化的碳基生物。夏油杰收拾完又一个一级咒灵后从帐里走出来,咒灵玉的味道和十年前一样令人作呕,区别在于如今他的味觉已经不甚灵敏。他年少时熟悉这种操作模式,放帐,除灵,解帐,撰写报告。从前夏油杰乐意做这些,把保护弱者视为强者的责任和义务,甚至兢兢业业地把五条悟的那份报告也一并写好。但现在夏油杰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高专生,无视了辅助监督停在路边的车,他甩出蝠鲼扬长而去。

就在一个月前有人目击到日本咒术界的通缉对象,aka史上最恶特级诅咒师夏油杰从某个辅助监督设下的帐内走出来。而奇怪的是,平时总是忙得脚不沾地的五条悟却已经有段时间丝毫不见任何踪影。菜菜子和美美子眼看着论坛里那栋「理讨夏油杰从良vs五条悟叛变的可能性」的高楼里下的赌注越来越奇葩怪异,第一次感受到互联网的丰富多彩。夏油大人!距离上次姐妹俩见到夏油杰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他们今天说好了一定要去吃竹下路的可丽饼,毕竟上一次她们并没有去成。女孩们很快一前一后买好走出来,夏油杰收起解屏锁屏无数次的手机,抬眼就看到菜菜子的手里各拿着一块看起来就十分甜腻的可丽饼。

夏油杰自认为还算是称职的父亲,他皱起眉关心着菜菜子的牙齿情况,我记得你前不久才去拔掉了蛀牙?菜菜子讪讪地笑,这个不是给我的!女孩晃了晃左手,又和美美子对视一眼,在得到妹妹的肯定之后才终于下定决心地继续开口,我们可以去看看夏油大人的孩子吗?

时间继续倒退回一个半月前,夏油杰率领一小批盘星教核心成员,好吧,两位养女和一位外籍诅咒师前往高专。他的本意是去下战书却意外得知了五条悟怀孕的消息,原定于平安夜的百鬼夜行只能暂时搁置。天平两头不再持平,五条悟那头的砝码骤然加重,罪魁祸首是他自己。

在夏油杰蹲下身询问五条悟能不能留下这条小生命时就注定了这个孩子一定会被生下,五条悟向来拿他没有办法。夏油杰此人,前十七年兢兢业业地沿着既定轨道安稳行走,出生,成长,看见咒灵,被窗发现,升入高专,遇见五条悟,爱上五条悟,标记五条悟。任谁对夏油杰的评价都是温柔善良,难得没有沙利文主义的优质Alpha。而之后十年夏油杰像是在经历一场盛大的叛逆期,伴随着数百名普通人的鲜血与生命,铺就了只供他一人通行的单向道。普通的情爱比不上大义来得实在,夏油杰披着袈裟走的是修罗道。

五条悟怀孕的消息并没有瞒多久。没有人感到意外,仿佛即使是身为最强,只要你的性别是Omega那就注定会有这么一天。只是除了家入硝子和其他比较亲近的人之外,再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个孩子的另一位家长是谁,当然他们也不在乎。在有些人眼里,当代最强六眼的孩子会是这条生命的唯一头衔,就像他们把五条悟当作神子一样。而夏油杰,这位尚未诞生就快把咒术界搅得天翻地覆的孩子的生理学父亲,只是为这个头衔增添了一丝神秘感和也许会遗传到另一种强大咒术的可能性。

呃,等一下,我问问悟。夏油杰难得地犹豫,划开一天也没有消息通知的手机给五条悟打电话。他不像从前那样只是发信息,自从夏油杰重新回到五条悟身边,他就不得不摸索出新的沟通方式。

为什么你现在想要它了?五条悟在那时并没有清楚地回复夏油杰,他用了一个反问。是什么让你选择在十几年前放弃我们的孩子?又是什么让你如今想要留下它?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很久,最后还是五条悟放弃追问,他的脸色因为有Alpha的信息素而得到了缓和,恢复成平日里夏油杰最熟悉的模样,好吧,虽然这样一来会有很多新麻烦要应付,但如果是杰想要留下它的话,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好了。

一开始是夏油杰重新把五条悟的联系方式加回来。是的,即使他俩始终保持着肉体上的亲密关系,对方的手机号码从分道扬镳的那刻起就躺在各自的黑名单里。家入硝子把五条悟的手机号报给夏油杰的时候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看来你和五条的心智一直停留在十七岁。

然后是短信。在夏油杰的印象里,五条悟向来是喜欢分享一切的那个,上新的甜品,敌人的惨状,高专路上冒头的小花,他甚至把十年前的翻盖手机拿出来试图恢复数据,结果当然是没有成功。最后的聊天记录是五条悟在水族馆里偷拍的自己,鲸鱼从夏油杰身后的玻璃缸中掠过像一头来自远古的巨兽。十年来光阴似箭,技术进步,智能手机早就取代老式翻盖席卷全球,那台翻盖手机也终于在夏油杰想起它的那天只来得及让他回忆了五分钟青春就寿终正寝。

最后夏油杰发现五条悟如今不在乎那些他发过去的消息,未读或者已读不回,像只在闹脾气的猫,试图采用不人道的冷暴力解决问题,好在这人还会接电话。但问题是什么呢?夏油杰想不通。

电话很快就被接起,五条悟的声音在那边听起来懒洋洋的,像是刚睡醒不久。夏油杰在这边说明了情况,五条悟出乎意料地同意得很快。女孩们在欢呼雀跃,夏油杰却又接到了需要赶过去祓除的消息。于是把姐妹俩送上用来作为交通工具的咒灵后,夏油杰又马不停蹄地奔赴下一个现场。

在五条悟怀孕期间接替他的工作。这是夏油杰自己提出来的,他深知即使上面那群老不死知道了五条悟怀孕的消息咒术界也不会有让最强休息片刻的时间,因此先一步把条件放上了台面。半商量半威胁,久违地呈上报告,得到的回复是可以,但夏油杰吞噬的咒灵玉必须如实上报。上层也许拿五条悟这种无法揣摩运作和上限的咒术无从下手,但对夏油杰这样的,只需控制咒灵数量就能降低风险的咒术倒是容易设置束缚。

夏油杰在帐渐渐消失之前就开溜了,菜菜子美美子发来了他们给五条悟拍的照片。这三个人意外地相处得很好,在得知五条悟是夏油大人的Omega并且怀了孩子之后就天天想去看一眼这传说中的最强。女孩们在第一次见到平日里不缠绷带的五条悟之后就对那双苍蓝色的眼睛着了迷,夏油杰看着那张两个人一左一右摸着五条悟隆起腹部的照片,露出了今天为止第一个笑容。

那么我们就先走咯。菜菜子拉着妹妹的手告别,夏油大人这周也不回来吧?夏油杰换上常服点头,把人送到玄关临了又嘱咐她俩好好吃饭,别乱吃零食。菜菜子吐吐舌头关上了门。你也是。夏油杰瞟一眼垃圾桶里的可丽饼碎屑,吃太多甜食对宝宝不好。五条悟本来靠在沙发枕上,听到夏油杰的话冷笑了声站起来却没有平时阴阳怪气的挖苦讽刺。人在经过夏油杰身边时凑近他的后颈闻了闻,得到满意的味道之后才回到房间。

今天硝子说什么了吗?夏油杰也推门走进卧室。她让我最好去普通医院再检查一下。五条悟平躺在床上发呆,这是他近来最常做的事。没有铺天盖地的任务他也就不用随时开着无下限,也无需使用反转术式去刷新他烧坏的脑子,这个孩子给五条悟带来了他二十几年来唯一一段闲暇时光,以及本来早就离他而去的夏油杰。五条悟盯着他失而复得的Alpha不再说话。为什么?宝宝有问题吗?夏油杰凑近了些,五条悟能闻到他身上属于雨季的信息素味道。

孩子,宝宝,一条咒术师的生命。五条悟的耳边又响起了夏油杰当时说的话,你就没打算把它留下来吗?那可是一条未来咒术师的生命。如果它没有咒力的话,你会怎么办,你会在他生下来的那一瞬间进掐死它吗?五条悟想,但终究还是没把这些话说出口,硝子从咒力的角度分析说是一切正常,但还是去医院看一下更好。夏油杰坐到床边,边点头边伸手摸摸五条悟的肚子,那明天去怎么样?

五条悟表示没有异议,不过你居然能请到假?要知道我之前可是一天休息都没有的哦。夏油杰躺到人身边环住五条悟,在他脖子间蹭蹭,亲密无间得仿佛他们之间没有过那分开的十年。你可别在最强休孕假期间把咒术界搞完蛋啊。五条悟想起上午看到的帖子,和夏油杰半开玩笑似的说。他早就不再说「我们是最强」这种话,但那虚幻飘渺的三年又仿佛就在昨日,好像昨天他才和夏油杰抱怨任务有多简单,今天夏油杰就变成了裹着袈裟戴着笑面的假和尚。可他现在正抱着自己,嘴里絮叨着明天去哪家医院检查,该注意哪些事项,就好像在新宿街头与自己对峙争吵的人不是他那样。居然有了孩子就可以换夏油杰回头,五条悟想,那这背道而驰的十年到底算什么呢?

彼时五条悟并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些想法是孕期激素紊乱导致,他沉默地听着夏油杰自顾自地说话,乖得不像夏油杰认识的五条悟。悟,你有在听吗?夏油杰从他脸上读出了呆滞,五条悟这张脸,不笑的时候就看不出情绪,寡淡地如同天上的皓月,清清冷冷。知道了,明天再说吧,我困了。五条悟说,然后他感受到夏油杰的手覆上了他的眼睛,这人好像刚刚用冷水浸过手,手掌心也是冰凉一片,和以前一样。

在五条悟再一次半夜三更叩开夏油杰的宿舍门之后,好在那会儿他俩已经确定了关系,夏油杰的耐心终于被磨尽了。我说大少爷,如果你要来我这里那就早点儿过来啊,现在凌晨两点哎。夏油杰无可奈何地打开门,他本不想来开,但还是拗不过身体本能。我眼睛痛嘛,睡不着。小少爷还抱着他的枕头,苍蓝色的眼睛一眨一眨,印在夏油杰眼里像是举世无双的珍宝。最近这几个月任务颇重,常常连轴转个好几天没有休息,五条悟尚未真正成熟的六眼不堪重负终于提出了抗议,如同被烧坏的CPU在每晚五条悟闭上眼睛后发烫得厉害。

夏油杰叹一口气拉人进房间,嘴上警告着五条悟这是最后一次,行动上却十分熟练地拿备好的冰毛巾擦手再覆到人已经闭好的眼睛上。不过杰你有雪女真的很方便哎,随时随地都可以有冰。五条悟还唧唧歪歪讲个没完,夏油杰用自己的嘴封住他的,牵着手把人带到床上,睡觉吧,大少爷。

一定是夏油杰睡前的举动才让自己梦到了高专那时候。五条悟醒得早,六眼早就习惯了过载,他也早就习惯了一天只睡很短的几个小时。夏油杰睁眼的时候,正好对上五条悟的眼睛。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夏油杰刮了刮五条悟的鼻子。我一向都不怎么睡,你又不是不知道。五条悟说,快起来,你孩子饿了。说着五条悟摸摸肚子,14周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他其实觉得有点神奇,这里居然真的有着一个小生命。

想吃什么?夏油杰询问他的意见。枫糖煎饼。五条悟丝毫没有犹豫地回答。可以,但枫糖只能放一勺。夏油杰抬手扎了马尾。啊?五条悟不满,哎哟,它在踢我,你看,它也不乐意只加一勺!夏油杰看着五条悟信手拈来的佯装,拒绝得格外迅速,不行。猫赌气地啧了一声后和伺主讨价还价,两勺,不能再少了。一勺半。夏油杰捏住五条悟的脸。成交。

踏进医院的时候五条悟明显感觉夏油杰的脸色变差了,都是普通人的地方还是会让他讨厌。我自己去做检查也可以,要不然你别跟着了?五条悟试探性地问。不行。夏油杰拒绝得很快,没给五条悟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就拉着人往检查的方向走。

这个点医院里的病人还没有那么多,但Omega产科的夫妻倒是不少。五条悟的前一个也是一对来检查的年轻夫妻,Omega的肚子比五条悟要大上许多,看上去已经满六个月,两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幸福。而相比之下五条悟和夏油杰就显得严肃不少,做B超的医生看见他俩的表情还安慰道,别紧张,第一次怀吧?来,呼吸。宝宝很健康。啊对了,要不要听听胎心?医生没有等两人拒绝就找到了宝宝的心跳,一声声微弱但十分规律的汩汩声渐渐传到五条悟和夏油杰的耳朵里,昭示着在五条悟的生殖腔内如今真的躺着一条生命,一条属于五条悟和夏油杰两个人的生命。医生看到两人呆滞着对视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不过现在还比较小声,到再大一点的时候就能在家里听到了。

两个人直到走出医院都还愣愣的,沉浸在听到宝宝胎心的神奇和震撼中。五条悟甚至在回家的路上都少见地没有说话,看着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站在家门口,夏油杰动手开门时五条悟才开口吐出一句一直横躺在他和夏油杰之间的话语,你会在我生下孩子之后继续跳崖吗,夏油杰,还是说你要带着它一起跳?

房间里的大象再也无处躲藏。夏油杰动了动嘴。

 

28 Likes

又名都是激素惹的祸

逐渐狗血起来了

 

恕我直言,夏油先生,我认为您应该和五条老师说开。乙骨忧太和夏油杰并排坐在车后座上,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咒术界当然没有那么重要的任务需要劳烦两位特级同时出动,夏油杰只是代替五条悟行使一下高专教师的义务,顺便,为几周前那次不了了之的潘多拉开盒体验向唯一一个算是有过感情生活的同僚取取经。

但这句话从乙骨忧太嘴里说出来实在是太没有说服力,尤其是在夏油杰还能感受到里香对自己的巨大恶意时。你进去吧,注意安全。夏油杰在帐外目送着乙骨忧太,手机难得地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然后又一下,他不用看都知道是五条悟。

「杰」

「!」

聊天记录里的日期往回翻还是夏油杰之前给五条悟发的已读不回,但这人今天一反常态地主动给自己发了信息,冷暴力看似结束实际上则是毫无进展,不过现在夏油杰倒是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他早应该知道的。横亘在他和五条悟之间的不只是一条鸿沟这么简单,即使夏油杰回答说不会,五条悟仍旧半信半疑地望他,然后径直走进了公寓大门,首次谈心沟通宣告失败。夏油杰把从医院里得到的报告拿给家入硝子时和她说起这件事,同期的女医师长叹一口气说,我真是欠你们的。这样的场景仿佛回到当年夏油杰苦苦思索该怎么和五条悟表明心意,家入硝子合上检查报告单后又说,夏油,你在说这话的时候自己相信吗?夏油杰没有回答。不过我觉得五条也许不是故意问你这种他心知肚明的问题。家入硝子一针见血地挑明,你懂的,孕期激素水平总会不太稳定,你也别太在意,多顺着他来吧。

给你带了喜久福,但不能一下都吃完。夏油杰一字一句地回复,但很快得到了五条悟的抗议。夏油杰看着屏幕上左右打滚撒泼的猫咪表情包笑了下然后拨通五条悟的号码,嘟了几声后对面才按下接听,他甚至能想象五条悟是怎样举着手机眉头紧皱,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听自己的唠叨,就像许多年前的每一次一样。说了不行。夏油杰还没等五条悟开口就率先截下了话头,之前去检查医生不是说要你控制血糖,不然容易妊娠糖尿病,对你和宝宝都不好。

五条悟在那头啧了一声,可是我嘴里没什么味道嘛。而且你的小孩今天一点都不乖,一直在踢我。我小时候才没这么好动,肯定是怪你!五条悟的语气里沾染上如今少有的,放在十年前却是家常便饭的撒娇。夏油杰有些恍惚,想到家入硝子的话又继续回答,好好好,怪我,我马上就回去揍它,给你出气。

你说什么呢夏油杰,你怎么可以揍它,它是你的宝宝哎。孕期激素作祟让 Omega 的情绪变得难以预料,如同夏日的天气变幻莫测,上一秒还是万里晴空下一秒就变得乌云密布,即使最强如五条悟也不能逃脱生理本能。不过夏油杰倒也熟悉五条悟的这种作法,总是能让他回忆起自己刚和人在一起的时候。

五条悟这个人,算是被千宠万惯着长大,多多少少有点少爷脾气,却也很好懂。夏油杰自认为很了解他,毕竟从高专时期开始五条悟就把什么都写在脸上,是个大大咧咧的直球选手。喜欢甜食,讨厌说教,聪明得不可一世,自信得一塌糊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性格口碑十分糟糕。和夏油杰这种把傲慢埋进内里的人很是不同,五条悟把他的狂傲大大方方地摆出来,放肆地生活着。他运气超绝拿一副好牌,御三家的姓氏,百年难遇的六眼,无比适配的术式,甚至是与众不同的没有任何味道的信息素都在昭示着这个人就快要不受生物基本原则的束缚,是真正能成神的天之骄子,任谁看了都会说他的前路必定是坦荡光明。

不过他不幸碰上了自己,夏油杰听着五条悟抱怨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过来,大概这人一辈子的坏运气都用在自己这里了吧。那头抱怨完又停顿了下,夏油杰自五条悟怀孕以来就格外敏感,连语气里都带上不自知的急切,怎么了,悟?五条悟说,没什么,就它踢了我一下,你还有多久回来?夏油杰看一眼在收刀的乙骨忧太说,马上就结束了。那你快点,五条悟打了个哈欠补充道,快点回来。

嗯。夏油杰点头的功夫乙骨忧太已经从帐内走出来,他现在能很好地控制将里香的咒力附着在长刀上,但该如何让里香放下执念去转世轮回他还是没有一点头绪。看来我们都有很长的路要走啊。夏油杰对天赋异禀的年轻咒术师向来很有耐心,更何况他原本的计划就是想要收编里香。在面对除了五条悟以外的人夏油杰很容易就能戴上他装了十年的和善笑容,而乙骨忧太是个尤其敏锐的年轻 Omega。他也带着一脸笑意,友善地对夏油杰说,夏油先生和五条老师说话时也是这样一副表情吗?也不怪五条老师不愿意再和您聊下去。我认为您还是要更真诚点才行。夏油杰还没来得及开口乙骨忧太就坐上辅助监督的车扬长而去,大约是都摸透了夏油杰不乘车的习惯,伊地知甚至都没有询问他一下。被小自己很多岁的后辈教训了呢,夏油杰苦笑着挠挠头。

悟,我回来了。夏油杰拎着喜久福的袋子关上家门,玄关处放着一双他并不熟悉的鞋。起先夏油杰还有些警惕,心想着悟居然有我不认识的朋友吗?而后转念又记起他和五条悟相当于断联十年,除了每个月必要的生理需求他俩实际上对对方几乎一无所知。工作也好,社交也好,他俩不像从前那样形影不离,自然也不会再有重合,甚至可以说是大相径庭。虽说像悟这样的性格很难想象他能交到什么新朋友,夏油杰这样想着却在看见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时险些将玉藻前放出来。

盘星教教主痛恶一切没有咒力的普通人类,把他们称为没有进化完全的猴子,但有一个人是例外,是夏油杰在痛恶的同时还要再加上一丝畏惧。至少十年前的夏油杰在面对伏黑甚尔时输得一败涂地,尤其是在那个男人宣告五条悟的死亡而他又看见了五条悟复活后胸前的惨状,它一度成为夏油杰苦夏的梦魇。梦里他一次又一次被打败,被杀死,很多时候对面是伏黑甚尔,之后又变成五条悟,然后是他自己的尸体变成五条悟的,接着又变成天内理子。他用第三视角旁观着这个梦,在梦里夏油杰尝试了一次又一次,他想要抓住五条悟或者理子的手,但没有一次成功。后来夏油杰再做起这个梦时已经不再做任何无谓的举动,他坦然地接受最后的结局。

伏黑惠的脸简直就是伏黑甚尔的翻版。夏油杰在听五条悟介绍完之后才终于按下蠢蠢欲动的咒灵,从袋子里挑了一个喜久福递给五条悟后又上下打量起眼前的少年。惠马上就要来高专读一年级了,还有个女生,不出意外的话今年一年级就只有两个。可别觉得寂寞啊,惠君。五条悟现在开始显怀了,他一只手托着肚子,另一只手往嘴边递喜久福。先来认识一下以后的代班主任,这是夏油老师。五条悟拍了拍夏油杰的手臂示意人坐下来,惠今天刚好经过这里,所以就来看看,是吧?五条悟看着拘谨的两人觉得好笑,夏油杰现在的表情就和自己当年见到伏黑惠时一样。那么既然您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伏黑惠说。昂,路上小心哦。五条悟朝人挥挥手道别。

夏油杰把人送出门才算真正放松下来,回过头去五条悟正准备伸手拿第二个喜久福,似乎是察觉到夏油杰的目光,五条悟和人对上视线然后露出一个心虚的笑容。最后一个。夏油杰把剩下的喜久福拿走。小气,五条悟叼着喜久福嘟嘟囔囔,我很久没吃甜食了好不好,而且不是我要吃,是你的小孩要吃啦。

它也是你的小孩啊,悟。夏油杰之前就想纠正五条悟的说法。很多次从五条悟的嘴里说出来,现在在他肚子里的宝宝都是冠上夏油杰的孩子这样的头衔,他似乎下意识地把自己和这个孩子的关系割裂,这可不是寻常Omega会有的表现。Omega的天性会让他们对孩子有着天生的亲切感和爱,更何况是在自己的生殖腔孕育的血脉。夏油杰能够意识到这是五条悟的刻意为之,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但我觉得它还是姓夏油比较好哎。五条悟似乎在答非所问,这样它就不会有什么奇奇怪怪的责任要背了。如果姓五条我家那群老古板肯定要天天找过来把它要走的。最好是它一出生你就把它抱走,我看你把菜菜子和美美子也照顾得很好。虽说可能会有教出第二个极端分子的风险,但不是还有我嘛,我会经常去看它的……五条悟零零碎碎又说了许多,他早就想好了这个孩子的未来。六眼和咒术操纵的孩子注定不会平凡,与其让它留在高专把咒术界搅个天翻地覆不如直接把它给杰带大,还省得那些老橘子们妄想造出第二个神子来。

他和夏油杰之间早就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没有洗掉的标记和每个月一次的会面就是证明。可能这就是他十年前在新宿街头没能够下定决心的代价,五条悟想,他当然也舍不得这个孩子,但夏油杰如今仿佛回头是岸一般的举动着实让他好好思考了一下自己在夏油杰心里的位置,也许真的没有五条悟从前想象得那么重要。

五条悟向来是个很骄傲的人。他是天才,是神子,在遇见夏油杰之前很多人是这样称呼他的。完美的家世,完美的容貌,完美的天赋,他有太多值得骄傲的资本,因此他认为夏油杰爱上自己是理所当然。更何况在他们发展成恋人之前还是那么合拍的挚友,五条悟自然在夏油杰心中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一直到新宿那天为止,五条悟都是这么认为的。同样也是夏油杰击碎了五条悟的自信,他自以为是地认为能够悬崖勒马,把夏油杰从崩溃的边缘带回来,而实际上他根本算不上是一个称职的男朋友,甚至没能够察觉到夏油杰的精神状态正如倾泻而下的暴雨引发无法阻止的山洪,朝着失控的方向一路奔去。

可他肚子的这条生命却轻易做到了。五条悟在某个夜晚醒来时凝视着夏油杰熟睡的脸庞发呆,鼻间还萦绕着淡淡的雨味。平时夏油杰的信息素并没有那么轰轰烈烈的侵略性,和他这个人一样,温和凉爽的气味占主导,是蓬勃生机的具象化,五条悟很喜欢。夏油杰看起来比以前成熟了很多,他自己也不再是十年前那个有人兜底可以无法无天的五条悟了。他明白夏油杰走的是死路一条,他相信夏油杰比自己更清楚,可这人一向固执透顶,打算以身殉道,同学朋友爱人都比不上他的大义重要。就在五条悟以为这就是他俩注定的结局时,夏油杰却突然回头说不会。

夏油杰被五条悟的一番话绕得有些晕,大致明白了他的意思。所以你想要我来养它吗?夏油杰握着五条悟的手捏了捏,却发现这人的手心似乎因为紧张而变得汗津津的。五条悟点头,不行吗?不是你非要留下这个小孩的吗?当初夏油杰蹲下身的样子还历历在目,他那么温柔地安抚着,甚至可以把他的大义都放在一边,询问自己能不能留下它,就好像之前那块未成形的组织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被质问的夏油杰终于察觉到五条悟的情绪很不对,眼前的人始终没有从当初第一次失去孩子的伤痛里走出来。那时对夏油杰的爱意超过痛苦,因此五条悟很快就能转移注意力,之后忙碌的任务和工作也让他无暇顾及这些不值一提的疼痛。但现在他再次怀孕,不仅仅是孕期激素带来的生理反应,那些微小的情绪被无限放大,卷土重来,几乎快要把五条悟淹没。所以他才会不相信自己,夏油杰想。

悟。夏油杰从沙发上下来盘坐在五条悟身前,他把自己圈进五条悟的两条腿之间,下巴正好搁在眼前人隆起的肚皮上。夏油杰把五条悟的两只手都握在自己手里,然后又去喊他的名字,悟。干嘛?五条悟十分没好气地回答,他也像是意识到了自己的情绪低落,不知道是烦躁还是害羞,没有去看夏油杰的眼睛。

看着我。夏油杰说。于是那片苍蓝色的天空里终于又重新倒映出夏油杰的面容,他太喜欢五条悟的眼睛了。对不起,悟。为了那条没能出生就被放弃的生命,然后夏油杰吻了吻五条悟的肚子,带着十年里未能表达的深情,我不会带着它往下跳的,你可以相信我吗?

五条悟在这一刻想起自己为什么一直没有去清洗掉标记,因为他坚信夏油杰会来。所以管他呢,五条悟想,就信这一秒也不是不行。

END(?

夏油杰:它是不是踢我了?

五条悟:说了它很闹的!

 

51 Likes

呜呜

4 Likes

嗚嗚嗚,看得我眼眶泛淚

4 Likes

好喜欢呀 夏油你先把大义放一边吧害

2 Likes